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害怕連累!桃醫護理師「隔窗望家人」逼哭網:來不及說再見

  • A-
  • A
  • A+

生活中心/陳又瑞報導

衛福部立桃園醫院感染事件持續擴大,第一線醫護除了面對醫護更要面對各界多重壓力。有名加護病房女護理師今(23)日回憶,自己在11日突然接到通知要居家隔離,當時她仍在醫院努力工作,連先生、女兒們都來不及說再見,後來雖然見面卻也只能夠隔窗相會,直呼「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家人就在妳的面前,但妳卻抱不到也碰不到,因為害怕連累」。

▲尤姓護理師只能隔窗和老公、女兒對望。(圖/尤姓護理師授權提供)

尤姓護理師表示,去年疫情剛開始時,聽著學姊們回憶SARS的經歷她還覺得不可思議,「當時的第一線醫護人員真的很辛苦、很偉大,也因為有了那時候的經驗,再加上很多醫護人員的犧牲,才有現在的SOP,也讓我們有一個正確的方向」。沒想到後來踏上急重症外科的她,也有需要照顧到確診重症病患的那一天。

尤姓護理師回憶,「我永遠都記得醫院的第一個重症患者」,當時所有長官都到場,大家同心協力反覆檢查防護裝備齊全,酒精、乾洗手、漂白水也全部準備,就怕漏了哪個環節,「我們怕的是什麼,是看不到的病毒,你永遠不知道它會停留在哪裡」。

那天她即使下班仍留在崗位上,看著同事將患者送進負壓隔離病房、安頓好後才離開,因為裡面缺了東西都要外面協助,「畢竟穿脫隔離衣很耗時間,而且越快越容易出錯,怎麼可能髒了馬上就換一件」。至今她仍會在每次穿上防護裝備時,站在窗前檢視自己穿戴正確且齊全,才會進入負壓隔離病房。

尤姓護理師透露,「11號被通知要居家隔離的那一天,我依然照顧完重症患者,在醫院洗完澡,才跟著同事坐著醫院安排的車來到檢疫所,根本來不及收行李,也來不及跟先生、女兒們說再見」,先生也成為最辛苦的人,同時面對公司、學校、照顧兩個孩子的壓力。

尤姓護理師有感而發的說,在隔離期間天氣最冷的那天,先生帶著小孩送行李給她,「那一天我了解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家人就在妳的面前,但妳卻抱不到也碰不到,因為害怕連累」,而她也終於在今日迎來隔離的最後一夜。

尤姓護理師喊話,「很感謝這段期間大家的關心與陪伴,也謝謝同事及長官們的愛心」,直言檢疫所什麼都不缺,「最後謝謝先生的支持,我還是決定堅守崗位,回去和大家繼續奮戰」,強調自己不後悔選擇這一條路,也希望大眾可以給予桃園醫院的第一線鼓勵。

尤姓護理師全文:

還記得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聽著學姊們回憶當年SARS時期的經歷,覺得很不可思議,當時的第一線醫護人員真的很辛苦、很偉大,也因為有了那時候的經驗,再加上很多醫護人員的犧牲,才有現在的SOP,也讓我們有一個正確的方向。

從沒有想過,畢業以後踏入臨床,就開始走急重症外科這條路的我,竟然也有需要照顧COVID-19重症病患的那一天,我永遠都記得醫院的第一個重症患者,當單位接到通知的時候,所有長官都來了,大家同心協力的將一切準備就緒,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檢查好幾遍,防護裝備齊不齊全,酒精、乾洗手、漂白水全部準備,就怕漏了哪一個重要的環節,我們怕的是什麼,是看不到的病毒,你永遠不知道它會停留在哪裡,那天下班後我仍然留在單位,看著同事小心翼翼的把患者送進負壓隔離病房,將病患安頓好我才離開,關在負壓隔離病房裡面,缺了什麼東西,都要外面的人協助,畢竟穿脫隔離衣很耗時間,而且越快越容易出錯,怎麼可能髒了馬上就換一件。

過了快一年,陸陸續續也照顧了好幾個病患,每一次穿完全套的防護裝備,我還是會站在鏡子前面檢視自己,確定穿戴正確且齊全,我才會進去負壓隔離病房,11號被通知要居家隔離的那一天,我依然照顧完重症患者,在醫院洗完澡,才跟著同事坐著醫院安排的車來到檢疫所,根本來不及收行李,也來不及跟先生、女兒們說再見。

先生是這段期間最辛苦的人,他要面對公司及學校給的壓力,自己照顧兩個小孩,在天氣最冷的那一天,帶著小孩送行李給我,那一天我了解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家人就在妳的面前,但妳卻抱不到也碰不到,因為害怕連累。

今天終於是隔離的最後一夜,很感謝這段期間大家的關心與陪伴,也謝謝同事及長官們的愛心,檢疫所真的什麼都不缺,每天吃很飽,睡很暖。最後謝謝先生的支持,我還是決定堅守崗位,回去和大家繼續奮戰,撐過這一個關卡,希望疫情可以快點結束,第一線醫護人員加油

#從來都不後悔選擇了這一條路
#桃園醫院加油
#我們真的很需要大家的鼓勵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