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特異女星/出道8年總是話題製造機 雞排妹坦承背後有原因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老天爺為什麼讓我一直可以被討論,是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喜歡被民眾簇擁,也不會從變有名中獲得快感…,我一直都沒有這個感覺,所以我才適合這份工作,我不會被沖昏頭」,說話給人的印象總是直白大膽,態度也總是從容淡定,雞排妹─鄭家純堪稱這世代的話題製造機,出道8年來,話題和討論度從沒少過。她的身分是女星,卻沒有大眾期待的「女星的樣子」,她很有自己的作風,也常常和爭議扯上邊。如此「反社會」的人格,鄭家純到底紅什麼?她的內心究竟又在想些什麼呢?

▲鄭家純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揭露自己面對演藝圈和爆紅的心態。(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採訪這天,鄭家純穿著一身白色洋裝,自己化了一臉素雅的淡妝,沒有多華麗、精緻的裝扮,但她身上就是散發著強大氣場,一舉一動、每個眼神都充滿自信,沒有一絲猶豫。她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私下的她面對工作是很嚴謹的,在正式開拍之前,她還會和攝影師確認自己在鏡頭裡呈現的樣貌。

記者原以為,像鄭家純自我意識如此強烈的人,應該很不喜歡大家叫她「雞排妹」吧?有種失去自己名字的感覺。沒想到鄭家純聳聳肩,一點都不在意,「雞排妹這名字,因為真的比較好記,所以我尊重大家的選擇,大家想怎叫就怎麼叫吧!」

鄭家純回答這題時,態度非常輕鬆,或許對她而言,被叫什麼名字真的不太重要,「我想,我們也沒辦法去影響別人怎麼想和怎麼說,所以在意是沒有用的…,但我去年有許一個生日願望,希望大家不要再叫這名字了,是因為年紀的關係,我27歲了還被叫『妹』有點怪,但如果之後有人還是這樣叫,我也無法阻止啦。」

炒新聞?搏版面?究竟是誰打造出「話題製造機」?

鄭家純出道前其實是位模特兒,2012年,她接下了一份工作,是替一間雞排店代言,沒想到她姣好身材和顏值完全搶走主題,在網路上引發話題,還意外上了新聞,讓她瞬間爆紅,「後來我剛好要去找經紀人領薪水,那位經紀人就問我,有沒有想要出道當藝人?我問說,當藝人有什麼好處嗎?他告訴我,我現在外拍3個小時收入頂多3千塊,但如果當藝人去上通告的話,一集就5千塊,當下我也沒有想太清楚,就簽約了。」

從模特兒順利轉戰演藝圈,鄭家純很幸運地獲得光環,但她卻沒有太大的感覺和興奮,「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沒有星夢」。沒有星夢的女孩,19歲出道,馬上就成為鎂光燈追逐焦點,佔據各大新聞版面,只要有她,就有討論度,幾乎所有媒體和相關網站都要來搶一點話題。

▲紅了8年始終不退燒,鄭家純儼然成為話題製造機。(圖/翻攝自雞排妹IG)

鄭家純形象性感,敢露又很敢說,當時不管發生什麼新聞,即使不關她的事,但都會有記者問她的回應,似乎是有她的訪問就會有流量,這也常讓她被推上風口浪尖,「比較有趣的是,在我20歲的生日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我擇偶條件,然後我說我不會跟月入22K的男生交往,因為他會有壓力,畢竟收入有點差距嘛,加上如果是領22K的男生,有可能他剛出社會,那他沒有辦法理解我工作上的壓力。」

結果報導一出,焦點全都放在「雞排妹拒絕低薪男」,讓她被塑造成拜金女的形象,「記者不會把我的解釋放進去,我有解釋,但記者沒有報,後來記者還去問其他女藝人說『妳們會排斥跟22K的男生交往嗎』,每一個都說不會,結果最後都嫁豪門…,所以我才說時間會證明一切。」

在記者訪問鄭家純時,剛好《紐約時報》推出了紀錄片《陷害布蘭妮》,講述著媒體和社會大眾如何為了流量,用盡一切手段報導和炒作,最終擊垮了一位當紅女星。私下和鄭家純的經紀人討論起這件事時,經紀人感觸很深,「但鄭家純她心理素質真的很強很強,她挺過那些鋪天蓋地的負面報導,沒有被擊倒。」

鄭家純出道沒多久,也有狗仔四處偷拍她,有次拍到她和弟弟外出,但因為弟弟還未成年,鄭家純不希望弟弟被曝光和牽連,當場要求狗仔刪除照片,但狗仔態度也很強硬,最後只能找警方到場處理。當時鄭家純涉世未深,坐上警車後不斷哭泣,沒想到狗仔就坐在她旁邊,依舊拿著錄影機對著她不停拍攝。這樣的經歷對年輕女星來說應該是很受傷且驚恐的,但鄭家純挺過來了。

鄭家純剛出道時,對於大眾的種種誤解其實心裡是很抵抗的,「因為我會覺得,我明明不是這意思,為什麼媒體要斷章取義,或把標題下那麼聳動,好讓大家來攻擊我」,說到這裡,鄭家純的語氣沒有任何憤怒,「當時我的壓力來源是因為我不理解,我不懂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那之後有一天我發現,我是改變不了他們的,他們身旁親近的人可能都改不了他們,我又怎麼會覺得,我講個幾句話就可以改變他們對我的想法呢?那就不用浪費力氣,所以這個困惑就解除了。」

直到最近,鄭家純接到記者電話時,心態已經完全不同了,「當時有位記者跟我說,他同事在酒吧遇到我,而且拍了照,被長官要求要寫800字的新聞,我說800字很多耶,而且真的沒有什麼,我只是跟朋友在那邊喝一杯而已,但記者還是說他真的需要800字,我就想說好吧,我來幫忙想想最近有什麼事情可以讓他寫到800字。」

或許,在鄭家純徹底明白這個生態是如何運作後,她面對世界的態度也截然不同了,她已經學會,不再讓外界紛擾主宰她的情緒。

沒有大眾認為的女星應有的樣子 「但我真的已經戴上面具了」

不過一定有不少人好奇,身為高討論度的女星,總是佔據新聞版面,鄭家純難道沒有想過「當個說話安全的女星」,或者戴上面具,讓自己爭議少一點嗎?她馬上澄清:「我有戴上面具啊!我真的和大部分的上班族沒兩樣,大家在職場上的表現和私底下的表現一定有落差,我也是,我真的有戴面具了,而且已經很控制自己了。」

很多人都說鄭家純在鏡頭前太做自己了,「我個人是否認這件事的,如果我真的很做自己,那大家看到的樣子不會是這樣…,我現在呈現出來的樣子,已經是非常非常節制的狀態了。」

甚至女星們應該都會盡量避免聊到性相關,或者避開口味較重的工作,為了讓自己保持清新、健康形象吧?但鄭家純沒有忌諱,近期最鮮為人知的,除了主持節目《深夜保健室》,大聊性愛和兩性關係,還賣起飛機杯,「因為我真心覺得兩性議題沒有什麼,就跟我認為飛機杯是個日常用品一樣。我知道有些人會靠著情色議題讓自己紅得比較快,但時間會證明一切,我只希望透過節目讓觀眾的性生活品質提升,這跟聊色騙點閱之間是有很大差距的。」

▲不避諱談兩性和性愛,主持深夜保健室,什麼都敢說。(圖/深夜保健室提供)

但作風大膽,還暢聊兩性議題,難道不怕身上的標籤再也撕不下來嗎?鄭家純態度依舊很淡定,「我覺得標籤總有一天都會自己掉下來,我也可以趁機勉勵一下有這個困擾的人,不用去擔心那些標籤,就算幾百張標籤貼在妳身上,真正了解妳、愛妳的人是看不到的。」

鄭家純還透露,其實自己也和節目單位提議過,想找下一位接班主持人,因為她覺得自己的能量總耗盡的一天,「但是要找到像我一樣,對於性工作者、特殊性癖好者,甚至一般人無法理解的領域時,是用沒有成見、真的可以同理,又願意聊性話題的主持人真的不多,同時又要考量到觀眾的審美觀,所以目前節目還是需要我,我也會把它做好。」

鄭家純沒有一般女藝人的包袱,在節目上毫不避諱,聊性愛、聊特殊性癖好,就像聊最近紅什麼名牌包一樣地自然,「因為我覺得,不管是戀足控、絲襪控…,這些其實就跟興趣一樣啊,就像有些人喜歡聽音樂、有些人喜歡畫畫、有些人喜歡去看飛機…,每個人都有獨特的興趣,那為什麼套用在性行為時,大家就不能有自己獨特的興趣呢?」

「推廣性教育應該是全民一起努力,而不是藉此變有名。」或許對鄭家純來說,她並不像大眾所說的「作風大膽」,而是她始終做她認為對的事、說她認為對的話,心口一致,「我不會騙人,也不會為了出名而去做什麼事」,她就是自然而然地堅持理念而已。

▲對鄭家純來說,性需求是非常自然且健康的事,她也推出相關產品,希望提升國人性品質。(圖/翻攝自純色粉專)

但也是因為這樣獨特的個性,鄭家純在演藝圈宛如孤鳥,沒有朋友,但她一點也不在意,「我還是有別的朋友啦,只是我在演藝圈不交朋友,因為我認為那就是職場,職場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交朋友的地方…,我想很多人也不會跟職場的同事周末還約去爬山吧。」

對她來說 職場不是交朋友的地方 工作就是工作

但,與其說鄭家純在演藝圈沒朋友,不如說她不需要朋友,「其實我真的很宅,也很需要自己的空間和時間」,而且面對工作時,每個人的需求也都不一樣,「有些人很需要和長官、同事感情非常好,需要這些支持讓他們的專案可以順利地完成,但是有些人是可以獨立作業的,就算他和主管沒有私交,他要達到的目標也都會照他的預期去實現,我就是獨立作業那個派別的。」

再探究深一點,鄭家純不需要靠任何人,或許也是為了讓工作更單純,避免麻煩。她真的非常清楚自己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演藝圈又比較特別,因為你跟比你紅的人交朋友,他有可能防備你;你跟比你不紅的人交朋友,你也很難保證他有一天不會為了想博取版面而出賣你。」

不過鄭家純也很坦率透露,「我和有些藝人是真的不合,但我不會去栽贓別人、抹黑別人,我光靠我自己就會有很多新聞了,我幹嘛要去說謊別人對我不好來換新聞?我知道這是很多人會用的招數,但那是因為他們本身沒有媒體價值。」

回答在演藝圈的交友狀況,鄭家純從頭到尾都很淡然自若,她不覺得委屈、也不覺得難過或孤單,即使傳出很多演藝人員拒絕和她同台,她也不覺得受傷,「拒絕就拒絕啊,有什麼關係?關鍵點在於,你的成就感來源是不是靠別人對你的稱讚,還有別人對你的認可?如果你所有的情緒,都要靠別人才能獲得滿足的話,那很危險。」

▲在演藝圈如同孤鳥,但鄭家純完全不受影響,靠自己完成每一件事。(圖/翻攝自雞排妹IG)

叛逆性格從何而來?­「我不懂為何大家一定要找出答案」

鄭家純在演藝圈裡,就是個特殊的存在,很多不明白她的作風,但她就是有話題、有人氣。叛逆、不服權威、說話嗆辣,也不按著演藝圈的劇本走。到底是什麼原因塑造出鄭家純如此標新立異的性格?

「我從小就被這樣講啦」,標新立異這個詞,從鄭家純小時候就圍繞在她耳邊,「我從小就不是一個好學生,我一直會去挑戰師長,但在成長過程中一定會有一個階段,我會想,我是不是要去學習跟別人一樣?那妳會很快地發現,真的不需要,那會太痛苦,不應該一直勉強自己。」

鄭家純從小就是個「問題學生」,師長叫她做什麼,她偏偏不做,因為她覺得沒有必要,「我覺得我是藐視權威吧,我不覺得權威應該是要絕對服從,它是可以去問『為什麼』的,我一直以來的壓力來源,都是我搞不清楚那件事情。」

鄭家純在一個複雜的家庭關係裡長大,她的父親再婚娶了她的母親,但在她7歲時父母又離異,父親也交了其他女朋友,而她和弟弟被託給父親的第一任妻子照顧,在她18歲時,母親又癌症過世,後來她選擇離家出走,離開讓她不快樂的地方,靠自己工作賺錢養活自己。

「小時候當然會不能夠理解,為什麼我的家庭是長這個樣子、為什麼別人家庭長那個樣子,但有一天我發現,噢,沒有為什麼,那是大人間的愛恨情仇」,當搞清楚心中的疑問後,鄭家純就釋懷了,「我也不認為這些經歷可以當作藉口,變成壞小孩或是不去努力,我不會怪罪這些事,人生是要為自己負責的。」

「說到家庭,真的很多人想要從我的家庭背景,去探討為何我會誕生出這種人格,但我必須要說,我和我的弟弟是在同樣的環境長大的,我們同父同母,可是我和他的個性就截然不同啊,我們的抗壓性也有很大的差別」,所以對鄭家純來說,從家庭問題找出解答是沒有意義的,「我也不懂,為什麼大家一定要找出這個答案,它就是沒有答案。」

▲從小個性標新立異,鄭家純始終不按照劇本走。(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話題不退燒「或許我很適合這工作」 只想把影響力發揮在需要被看見的地方

「出道8年,我的聲勢其實沒有跌下來太多過,就一直以來都在浪頭上,這可能也是一種命中註定吧,我有一天就發現,好像不管我說什麼、做什麼都會有話題,跟才華好像真的沒什麼關係耶,會紅就是會紅。」

甚至鄭家純對於負面新聞和批評都沒有太大感覺,「所以我的感受就是,可能我真的很適合做這份工作,既然一直都會有話題、一直都被討論,那我可以把這些能量,帶到真正需要被看見的地方,例如公益、政治、社會議題,現在的主力就是性教育,那也滿好的,可能老天爺讓我適合作這份工作有祂的意義在吧。」

對鄭家純來說,她要的不是名氣和光芒,只想把影響力發揮在她認為對的事情上,「其實性學這個領域,是個無邊無際的宇宙,對我而言,《深夜保健室》像是一艘太空船,到性學宇宙的各個星球拜訪,把那顆星球的知識傳回來地球跟人類分享,希望大家看了節目後,性生活的品質會提升。」

這位27歲的女孩,將持續自己的獨特作風,走在這條註定不平凡的演藝之路上,「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真的天生不喜歡表演,我沒有辦法從表演獲得的掌聲中得到快樂」,就是像大部分的人一樣,其實對自己的工作沒有很喜歡,只是為了討生活罷了,「也是因為我很適合做這工作,所以繼續地在這個職場上努力,而我的成就感是來自於,把這個與生俱來的運氣,去幫助到需要被幫助的人,那我就會快樂。」

▲身為女星,鄭家純卻表示自己不愛表演,只想把影響力發揮在需要被看見的地方。(圖/翻攝自雞排妹IG)

電電購看直播搶現金紅包 四季雲端墊、雙銀bra、除臭褲、撐腰健膝、美激背心、甩油鍋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