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殘忍?醫嘆為何放棄插管 他抱著往生肺炎母親:我是對的

  • A-
  • A
  • A+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日前針對這波本土疫情死亡個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於記者會上表示,關於台灣致死率偏高,約20%的死亡個案有簽署DNR(Do-Not-Resuscitate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張上淳感嘆雖然插管對病人與醫護都辛苦,但有相當比例「其實救得回來」;此言論連日來引發討論,被外界號稱亞東醫院女戰神「亞東台姐」的張厚台醫師,就曾臉書喊話,不應該讓選擇DNR的家屬和病人「被扣上可惜的大帽子」,另外,ICU醫師陳志金也於臉書分享一個讓人省思的病患小故事。

▲DNR(Do-Not-Resuscitate不施行心肺復甦術),近來引發廣泛討論。(手術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日前於記者會中分析台灣新冠肺炎(COVID-19)致死率,約20%的死亡個案有簽署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因而他感嘆其實這些生命「其實救得回來」,這句話引發醫界高度討論。

ICU醫師陳志金表示意見,他認為這對家屬還有醫護都是打擊,他更在臉書分享妻子長輩朋友的故事,該位朋友年邁的母親,因為肺炎住進加護病房。她和弟弟,依照母親的交待,沒讓母親插管。

不過某位ICU主治醫師在查房的時候,跟姊弟倆說「你們怎麼可以那麼殘忍?就這樣放棄?」姊弟倆看著媽媽,再次詢問媽媽的意願,然後維持原來不插管的決定。

陳志金轉述該患者家屬的心情,「最後,媽媽是在我懷裡往生的。我知道我做的決定是對的,是媽媽希望我幫她做的決定。但是,午夜夢迴的時候,每當我想起醫師的那句話,我就會忍不住淚水,不斷的在想,我是不是太殘忍了?我是不是不應該放棄?如果當初我不顧媽媽的反對,讓她插管,我現在是不是還能看到媽媽?可是,我又很怕,媽媽會受苦,拔不了管,然後就一直躺在床上,我知道她一定不希望這樣沒有尊嚴的活著。可是,醫師的那一句話,就一直深深的刻在我的心上,經常就會冒出來!每一次出現的時候,我心裡就很痛!又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做錯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說這句話的樣子。」

陳志金表示,肺炎當然是一個有機會治好的疾病,但是也可能會發生插管以後,拔不了管,依賴呼吸器的情況,面對這種抉擇,的確是很困難。這是要依病人的身體狀況,好好的和病人、家屬討論,即使醫師自己覺得應該要插管,也要充分的向病人和家屬分析利弊,再尊重病人和家屬的決定。如果家屬無法做出決定,也可以考慮「限時治療嘗試」(time-limited trial),先行治療,再設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底線。

陳志金認為,專業的ICU醫師,不會把自己單方面認為是「對」的治療,就一定要病人、家屬接受,更不會說出「家屬為什麼要放棄病人」這些會造成家屬一輩子內疚自責的話。

陳志金文末呼籲不管任何醫師都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一句話可以撫慰病人、家屬的心靈,一句話也會造成病人、家屬一輩子走不出悲痛、內疚自責,如今DNR被廣泛的討論是一件好事!只是,無法避免的,總會有人用來作為批判和分裂的工具。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