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方泂鑌逼死自己兩個月 為華劇「一千個晚安」變身歐巴

2019/03/08 19:36:00
  • A-
  • A
  • A+

記者常朝貴/綜合報導


方泂鑌全新單曲《一千個晚安》,同時也是2019年三立華劇《一千個晚安》同名片頭曲,當他在創作這首歌的時候,為尋找創作靈感,特地閉門細讀劇本,可謂在入戲極深的狀況下創作出這首《一千個晚安》。除了擅長的作曲,方泂鑌更是親自操刀作詞部分,全部不假手他人就是要呈現出最完整的內心感受,表現出劇中女主角對於親情的渴望,還有成長中的焦躁不安,一切都在父親的離世後情緒轉化,立志要代替父親完成心願,也在過程中找到自己。


方泂鑌為華劇《一千個晚安》演唱主題曲。(圖/海蝶提供)


▲方泂鑌新歌《一千個晚安》,是2019年三立華劇《一千個晚安》片頭曲。(圖/海蝶提供)


新歌《一千個晚安》,這次跳脫方泂鑌一貫的男女情愛的療癒情歌,嘗試以親情為出發點,有感而發的唱出人世間最切不斷、卻又最具價值的情感。創作之初得知在這部戲中,有放入齊柏林導演遺作《看見台灣2》的空拍畫面,讓他聯想到劇中的父親給女主角滿滿的愛,與愛著台灣這片土地的齊柏林導演留下的《看見台灣》給我們的引領是相同的, 因為父親給予孩子的愛與齊柏林導演給予台灣人民的愛都是一樣的。方泂鑌表示:「所以對我來說,這首歌說的是女主角的心境,同時也是對齊柏林導演致敬的作品。」


方泂鑌為華劇《一千個晚安》演唱主題曲。(圖/海蝶提供)


▲方泂鑌為創作華劇《一千個晚安》主題曲,耗費兩個月時間。(圖/海蝶提供)


為了這首歌方泂鑌從創作到完成整整閉關近兩個月,從研讀劇本、詞曲的創作、編曲、到錄音完成,可說是整個頭都洗下去的徹底投入,反覆琢磨到逼死自己的錄音方式;在編曲的部分,方泂鑌特別請到好友,知名編曲人伍冠諺擔任弦樂監製及編寫,兩人攜手打造出「一千個晚安」這首歌澎湃的編曲。從一開始的鋼琴獨奏到越來越壯闊的弦樂,而在方泂鑌溫暖而堅定的唱腔中,這首歌就像是《一千個晚安》這部戲的濃縮版,你能聽見女主角的獨白、祈望,如山的父親的引領,夢想如同列車的穿梭在大山大水之間,並且在一千個晚安聲中,讓愛陪著你入夢。


方泂鑌為華劇《一千個晚安》演唱主題曲。(圖/海蝶提供)


▼▲方泂鑌拍攝《一千個晚安》主題曲MV,造型帥比韓國歐巴。(圖/海蝶提供)


方泂鑌為華劇《一千個晚安》演唱主題曲。(圖/海蝶提供)


MV導演胡瑞財以「夢境」與「星夜」為視覺主軸,營造奇幻帶有希望感的風格,讓方泂鑌以說書人的身分,貫穿戲劇片段,時而思考,時而呢喃,像是說著睡前故事。日景利用鏡面反射,紗簾的層疊,製造空間延伸的迷幻錯覺。以帶著亞麻綠新髮色、搭配上今年冬日最流行的高領及長版大衣出現的方泂鑌,彷彿出現在韓劇中的歐巴,連導演都開玩笑說;「我好像在拍沒有雪的冬季戀歌!」


方泂鑌為華劇《一千個晚安》演唱主題曲。(圖/海蝶提供)


▲MV導演在拍攝方泂鑌新歌《一千個晚安》時,笑稱自已是在拍「冬季戀歌」。(圖/海蝶提供)


 



▲影片來源: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追蹤娛樂星聞
大數據

讀者留言

© 2020 www.setn.com 三立新聞 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我要爆料

關於三立 | 關於三立新聞網 | 隱私權政策 | 三立新聞自律守則 | 合作提案窗口 | 企業徵才 | 頻道位置 | 意見反應 | 我要爆料

©2020 Sanlih E-Televi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盜用必究 台北市內湖區舊宗路一段159號 02-8792-8888


回頂部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