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一千個晚安/你的夢想還在嗎?與現實抵觸只能從中不斷修正

2019/06/06 14:54:00
  • A-
  • A
  • A+

作者/貝怡


人,都有夢想吧?程諾夢想開創屬於自己的服裝設計工作室;天晴也曾夢想成為知名的漫畫師;柏森想要成為創作歌手。


柏森經過寬姐推一把,和奮力不懈的努力,他帶著樂器和作品,終於到了比賽現場;但卻因為不得已的工作的遲延,没能及時報到,失去比賽資格…天雨成了柏森唯一的聽眾;柏森的才華,只有天雨知道。當柏森躺在家中床上,目光渙散、喃喃自語,自我安慰、自我鼓勵時,天雨哭了;真心愛著一個人的時候,他所想的,就是你所想的;他所在意的,就是你所在意的;他得榮耀,你會感覺驕傲,雀躍不已;他受傷了,你也會心痛;當他受到打擊時,你的心也跟著碎了…你好像他的生命共同體,發生在對方身上的事,你都感同身受。更何況,對方的一切,你是一起經歷過來的。



▲在意天晴的程諾打電話關心但其實是查勤吧。(圖/一千個晚安第10集劇照)


柏森流不出的眼淚,天雨都為他哭盡了…我眼眶也濕了…


高大帥氣的福地祐介,華語說得挺流利、好標準啊!他飾演的佐藤問天晴:妳曾經是漫畫工作室助理,現在呢?天晴說,就是社群網站「大俠戴站長五四三」粉絲專頁的站長啊。他聽了,了然於心的點頭笑了。我想她的處境,他應該已經推敲到了…也有朋友問我:你也有夢想吧?當夢想與現實抵觸,你的夢想還在嗎?小時候,多少人寫過作文,跟老師說過,想做總統、做老師、做護士、做董事長…呢?我告訴我的朋友,我不是没有夢想,而是只能在現實中不斷修正。曾經我也是有明確夢想的人;卻在成長的過程中,一個一個失去…現在的我,做著的,是與夢想無關的工作。現在要問我,我的夢想是什麼,我還真的不敢再有把握明確的說…看這一集的大家,你們的夢想還在嗎?你們已經達成夢想了嗎?還在努力嗎?還是,就像平叔曾對柏森說的,務實點,找個像樣、穩定的工作做一做,夢想,就是只能做夢的時候想一想?我好像,都快變成被現實打敗的大人了。


一千個晚安


▲Jason不懷好意的看著天晴,打量著壞主意。(圖/一千個晚安第10集劇照)


令我驚訝的,是程諾遍尋不著的合夥人Jason,竟然出現在戴家和的老師的生日聚會上。Jason在服裝工作室向程爸爸請求金援的那種奸詐狡猾的嘴臉,立刻在我腦海浮現!没想到這次他竟拿著舊單據,向天晴討三百萬元的舊債?!怎麼只要跟錢有關的事,都與他有份?那張舊單據,到底是真是假呢?以目前來看,我覺得,這一集裡,關於Jason貪婪的嘴臉,有個理由上的交代;因為他的爸爸失智,獨生子的他工作、理想、孝道、責任…皆難全。失智症患者很明顯的多疑,找不到東西、記不清事件、時空認知錯亂…這些都困擾著Jason。他說,請看護需要錢,所以,爸爸得自己照顧。這說出現在台灣高齡化人口、低生育率所造成許多年輕人的困境。


一千個晚安


▲柏森努力許久的準備,因為錯過比賽而化作泡沫。(圖/一千個晚安第10集劇照)


我的一位朋友,父親病逝,母親中風,他是獨子,還没有結婚,是母親唯一的親人;他非常孝順,知道母親需要他,就辭去工作,在醫院照顧母親。出於朋友的關心,我勸他重回職場。長期照護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有可能是幾週、幾月、幾年、甚至終其一生!他不工作,没有收入,將坐吃山空。就算家產再多,離開職場太久,也將與社會脫節;他的母親,要照顧到什麼時候不知道…有一天他母親走了,他呢?他為自己的老年打算過、努力過嗎?他甚至單身没有孩子防老…他是個年輕人,現在不去拚理想,以後就更難了。


一千個晚安


▲柏森的事就是天雨的事。(圖/一千個晚安第10集劇照)


我們會羨慕那些有兒女孝順陪伴照顧的老人家;但那些只出錢請人照顧父母的年輕人,難道就不夠孝順嗎?不。
如果我們站在這些年輕人的立場去看去想,就會發現憑眼見去批判別人,是有失公允的。看著,覺得Jason要錢的嘴臉難看卑鄙;其實他也是可憐的。他的理想呢?他的青春、他的愛情、他的人際關係呢?每天守著一個人,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呢?


我這樣講,好像很不孝;但,這種人生的境遇與無奈,怎樣去面對和處理才好呢?Jason才是這戲裡的年輕人當中,最孤立無援的…我猜,大家都和我一樣不喜歡Jason。如果要喜歡Jason,除非要他把那貪婪卑鄙的嘴臉和手段給去掉!對吧?


一千個晚安


▲個性直率的程珊直接找上程諾。(圖/一千個晚安第10集劇照)


天晴和佐籐所住的老師家,天還黑著,魚塭就要工作;用長長的竹竿拍打水池,激起本性膽小的虱目魚,把肚子的髒東西放出來!讓牠們「消肚」!這樣虱目魚比較乾淨、吃起來比較好吃。程諾會把Jason當朋友,必然有他的可愛之處。程諾還會和Jason一起合開工作室,一定是有正向的理由。我不相信程諾是那麼糊塗的人,會和一個徹底的大爛人在一起做朋友、拚理想和事業。Jason有没有「消肚」的一天呢?如果他能變得可愛,我會期待看到。


理想的實現,有時候不是自己一個人能完成的事。我曾經訪問過一位九十多歲高齡的女學者兼教授;她說,她能有所成就,是因為她有完全支持她的丈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的才華、理想、抱負…被埋没在婚姻中?他的丈夫也有工作,但幫著照顧家、照顧教養孩子、孝養父母…她要做的事,他都理解並支持。她又說,她是很成功的女強人;但是,她做為妻子和母親,卻是失敗的…她的兩個兒子都讀博士,也都娶了博士做妻子,卻都不許妻子像她一樣工作成這樣…我想表達的是,理想要成功,除了有所犧牲,也需要親人的支持與協助。當程諾羨慕天晴有妹妹一個家人也好,可以好商量;好像自己多孤獨一樣;天晴就跟程諾說,你也有妹妹啊,只是你不承認罷了。真直白啊!有很多人不喜歡聽別人說直白的話,聽了就生氣。但程諾没有,他喝口咖啡,放在心上了。程珊主動來找程諾談工作,說:「上一代感情的事,為什麼要牽連到我們?誰愛誰?誰負了誰?那也都是我們爸媽自己的選擇,幹嘛要讓我們受苦啊?還是你覺得自己太無聊,想把他們的感情扛在自己肩上啊?」她說的不無道理,但程諾不想表態。她又說,她並不是來要他接受她,只是來談生意、談合作,希望彼此都能發揮自己的專業,不要因為私人的情緒影響公事。「身為一間公司的負責人,不為公司的營運著想,只因為私人情緒放棄這麼大的機會,這才叫公私不分吧?」


程諾這才接受了帶來的提案。相較於同樣直白的天晴,天晴言語態度還溫婉些;這個妹妹程珊,感覺真是咄咄逼人的狠角色!
程珊葫蘆裡到底還有没有賣別的藥,還不知道;但是,幫助,來的時候,不見得都是一種形態或樣子;只要是能幫到點上,就是有益處的。感覺,城府深又悶的程諾,需要有些親近的人幫助心事重重、容易弄擰的他,把關鍵找到、將心引導開來呢!
就像戴站長一直對他做的一樣。


Jason向天晴討債;我若是天晴,在一趟旅途中碰到這樣的事,也會心情不好,大受打擊吧。本業都放著没做,收入也没了,債,要怎麼還呢?出事的時候,你會想起誰?程諾在海邊發消息給天晴,她帶著餐包來看他。在台灣濱海的露天觀景咖啡座,兩人談起手足之情與理想實現。程諾掛心,没有他這個金主在身旁,天晴一個人去到台南旅行,到底行不行?主動打電話、介意天晴的新旅伴;討伴手禮話語之下隱藏的撒嬌。或是天晴因為父親的債務,打電話給程諾;彷彿有他在就能安心…


愛,是雙向道,是有來有往的。不自主的依賴、掛念、關心、介意、尋求慰藉或幫助…這兩個人之間,真的,是有些什麼。下一集,程諾才會下台南去四草找天晴,他會遇到Jason嗎?彷彿智多星的他,對戴家和三百萬的債務解決的辦法有點子嗎?
我都好羨慕天晴有個程諾啊…如果是我,我只能把借據先拍下來,拿去找律師了…


追蹤娛樂星聞
大數據

讀者留言

© 2019 www.setn.com 三立新聞 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我要爆料

關於三立 | 關於三立新聞網 | 隱私權政策 | 三立新聞自律守則 | 合作提案窗口 | 企業徵才 | 頻道位置 | 意見反應 | 我要爆料

©2019 Sanlih E-Televi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盜用必究 台北市內湖區舊宗路一段159號 02-8792-8888


回頂部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