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生遇「租屋狼」獲賠50萬 律師曝關鍵:立刻到醫院

  • A-
  • A
  • A+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一名女大生在新北市租屋,卻在看房時,喝下「未來室友」準備的一杯威士忌後「完全斷片」遭到侵犯。事後女大生提告並求償,結果勝訴,獲賠50萬元。律師余淑杏點出關鍵,就是事發後女大生立即就醫驗傷,畢竟性侵害往往發生在隱蔽,只有當事人在場的場所,勇於向律師、檢警或社工單位尋求協助,保留補強證據,才能自保。

▲律師表示,受到性害後的立即反應處置,對於是否有足夠證據證明遭侵害,相當關鍵。(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根據判決,女大生因為有租屋需求,認識一許姓男子,2人約定看房,許男也表示,若女大生決定租了,大家就是室友。看屋結束,許男調了一杯加冰威士忌邀請女大生喝,女大生見許男似乎可信任,因此喝下。未料這一喝,完全斷片,清醒後女大生察覺身體有異狀,才發現被性侵了。

新北地方法院審理期間,許男辯稱,雙方是你情我願,發生關係後,女大生還留在現場一會,且女大生只喝了1杯,沒有酒醉。但法官不採信這樣的說法,判決女大生勝訴,獲賠50萬元,可上訴。

類似女大生的狀況,其實早多有案例,律師余淑杏認為,因性侵害犯罪通常都發生在隱蔽的場所,加上僅有雙方在場,多半缺少決定性關鍵證據,事後如何證明雙方並無合意,是違反被害人意願發生性關係,都是訴訟攻防的重點。

從許多案例可見實務上,不乏因為被害人無法提出相關證明,也無輔佐證據,法官基於刑法「無罪推定」原則,無法僅憑被害人之詞就作出有罪判決。因此被害人的證詞可信度有多高?是否有其他補強性的證據?將會是決定訴訟結果的關鍵。

余淑杏表示,法官判女大生勝訴的原因,在於法官審酌了雙方熟識的程度、通訊軟體內的對話等,對話並無雙方聊天、聯繫感情等內容,僅有女大生質問加害人事情經過。

最重要的是,女大生在事發後立即到醫院驗傷,且一再向社工、醫護人員表示相當擔心家人知道後會傷心,這些便是「補強證據」,讓法官採信女大生的說法。

即便加害人辯稱,女大生只喝了1杯酒,沒有酒醉,且事發後有停留在現場一段時間,但法官認為,「酒量」僅是個人臆測,每個人喝酒後的反應都不一樣。比對通訊軟體的對話內容,也不難發現女大生曾一度不知所措,才會停留,並不表示雙方合意發生性關係,因此最後判決女大生勝訴。

余淑杏強調,其實最重要的,就是事發後的即時處置,立即到醫院驗傷,有助保全證據;和加害人保持距離,避免訴訟時被質疑合意性行為後翻臉;一定要向律師、檢警、社工求助,「補強證據」才能真正自保。

★ 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