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留學生返鄉遇塔利班掌政 驚險逃生急救家人

  • A-
  • A
  • A+
打賞星星

塔利班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前幾週,在海外求學的阿富汗青年瓦其夫正好從新加坡返鄉度假,未料卻碰上故鄉被塔利班占領的變故,被迫上演一場有如電影情節的驚險逃生記。

▲在新加坡求學的阿富汗青年瓦其夫日前返鄉度假,卻碰上故鄉被塔利班占領的變故。在驚險中順利返星後,他努力寫信給各國使館及國際組織,為家人尋求協助。攝於16日。(圖/中央社)

27歲的瓦其夫(Adbul Wasiq Waqif)去年赴星求學,目前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的碩士生,頂著一頭俐落短髮、背著後背包,走在校園裡,看起來就像一般國際學生。

今年5月,他在學校假期期間返鄉探望父母,不料,就在計劃返星的2、3週前,塔利班(Taliban)掌控了他們的村莊─阿富汗東北部巴達克珊省(Badakhshan)的一個小鎮,距離首都12小時車程。

原本愉快的假期瞬間變成驚險逃生記。在塔利班統治下生活一週的瓦其夫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形容,所有的地方頓時變得如同軍營,塔利班成員帶著槍,他們頭髮和鬍子都很長,樣子跟一般民眾很不同。

長達一週的時間,瓦其夫都躲在家裡。他是村裡少數受高等教育並到海外留學的人,也常在社群媒體上發表反塔利班的文章,「如果他們知道我在那裡,一定會傷害我或折磨我」。

回想起那段時間,他說,市場、學校都關閉,人們很少出門,街上到處都是持槍的塔利班分子。有些女孩、婦女聽說塔利班已經改變了,就照常外出到市場買東西,卻無端遭到塔利班分子毒打,在那之後,連男性也不太敢出門,尤其是曾在阿富汗政府工作的人。

隨著村裡情況越來越糟,瓦其夫決定儘早離開阿富汗,返回新加坡。他選在大半夜出發,先到阿富汗中部,後來2個姊姊因為擔心他的安危,一起陪著他從中部到喀布爾。

一路上驚險萬分,瓦其夫回憶,塔利班掌控了所有道路,攔下他們所搭乘的巴士,逐一盤問車上每個人,做什麼工作?為什麼要去首都?是否在前阿富汗政府或軍隊工作?為能順利前往喀布爾,他假裝自己是服飾店老闆,要去首都採買。

經歷層層關卡,他終於安全抵達喀布爾,在那待了一週後,順利於8月初回到新加坡,還在隔離期,就聽到塔利班攻下喀布爾的消息。

「當一個人離開家鄉,看到他的國家被恐怖組織掌控,一定會感到很難過」,他坦言,「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很傷心」。

塔利班掌權後,朋友、家人紛紛透過簡訊、電話跟他聯絡。他跟家人通話時,他們都哭著喊說「我們該怎麼辦?」

▲阿富汗四季分明,金色的秋天景色美如童話,圖為阿富汗東北部巴達克珊省的秋景。(圖/阿富汗青年瓦其夫提供)

▲阿富汗四季分明,春天處處百花盛開,圖為阿富汗青年瓦其夫與友人在家鄉的合照。(圖/瓦其夫提供)

瓦其夫一共有4個姊姊、5個哥哥,都在前阿富汗政府工作,很擔心塔利班會對他們不利。因此,身為老么的瓦其夫很努力寫信給各國使館及聯合國相關組織,希望為家人尋求相關協助或幫助他們逃離阿富汗。

所幸,在他寫信給英國大使館後,成功協助最年長的哥哥一家人撤離到英國。瓦其夫說,現在阿富汗的生活很困苦,不僅有飢荒,經濟情況也越來越差,他會繼續嘗試,盼能找到方法再幫助至少1到2位家人離開阿富汗。

自美國宣布從阿富汗撤軍後,過去幾個月以來,塔利班叛亂分子陸續攻下多座省會城市,更於8月中奪下首都喀布爾,時隔20年,重掌政權。瓦其夫指出,塔利班雖已宣布臨時政府,但阿富汗人民並不接受。

塔利班過去曾於1996年至2001年統治阿富汗,實施嚴格伊斯蘭律法,限制人民自由且剝奪女性受教權。瓦其夫說,「我們稱那段時期為阿富汗史上的黑暗時代」,婦女在經濟發展、教育、政治等領域的參與「都是零」。至今阿富汗人民仍記得那段歷史,這是他們不想在塔利班統治下生活的原因。

重掌政權的塔利班在媒體前宣稱他們已經改變,但瓦其夫斷言,這只是為了要說服國際社會認可他們的合法性,一旦國際社會承認塔利班政權合法性,他們就會故技重施。

過去20年,塔利班殺了許多士兵、無辜平民、老弱婦孺,迫使許多人逃離阿富汗,「你要如何相信這樣的人一夕之間就改變?這根本不可能」。

儘管塔利班一再承諾會建立一個較溫和的政府,但近期頒布禁止剃鬍修鬍的命令似乎暗示阿富汗將重啟過去執政時期的嚴苛規定。外電報導,塔利班自8月奪權以來,嚴懲反對人士,日前擊斃4名涉嫌綁架的男子,還將遺體懸掛在街頭示眾。

阿富汗境內多為高山及沙漠,多年來飽受戰亂之苦,而這些「黑暗面」往往也是國際媒體報導焦點。瓦其夫對此表示,阿富汗其實是很美的國家,四季分明,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美景,例如春天百花盛開,夏天像是水果及種子的季節,到了秋天,大自然色彩出現明顯變化,冬天雖然很冷但景色很美,處處都像披上了一層白衣。

▲阿富汗四季分明,阿富汗青年瓦其夫表示,冬天雖然很冷但雪白的景色很美。(圖/瓦其夫提供) 

他強調,不是所有人民都是好戰分子,雖然有些人總是在戰鬥,但他們大部分是被巴基斯坦等鄰國利用,接受訓練而成為極端宗教分子。

「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的國家和我的同胞,為什麼他們不想讓我們的國家安全,為什麼不讓我們過我們的生活?」瓦其夫說到激動處,不禁落下男兒淚。

瓦其夫是故鄉村裡的少數菁英,高中畢業後,拿了獎學金到印度念大學,取得企業管理學士,隨後又到韓國留學,取得公共管理碩士學位。原本預計完成新加坡的學業後,要返國貢獻所學,為國家發展盡一份心力,但如今阿富汗變天,打亂了他所有的計畫。

「我很擔心如果回國的話,會遇到什麼事情」,瓦其夫說,像他這樣有海外留學經驗的高知識分子,在當前情勢下,回去阿富汗並不安全,尤其是他寫了很多反塔利班的文章。無論如何,他畢業後會先尋找在新加坡或其他國家工作的機會,若沒有其他出路,下下策才是冒險回到阿富汗。

中央社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