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自曝演東方不敗的秘密曝光 竟是因為她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1992年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奠定了林青霞女扮男裝的武俠基礎,也開啟香港武俠片的天下。而當初監製徐克為什麼大膽不理會《笑傲江湖》作者金庸的反對堅持林青霞演出,如今真相曝光,不是一句相信徐克這麼簡單而已,林青霞說:「早在1983年的電影《新蜀山劍俠》中,自己全身紅衣發狂魔笑的一個鏡頭,讓徐克堅定的非要我演出《東方不敗》不可。」

▲ 林青霞自曝演出東方不敗,竟是因為她演的一位仙女走火入魔。(圖/翻攝自《東方不敗》電影、豆瓣電影)

▲林青霞自曝演出東方不敗(左),竟是因為她演的一位仙女走火入魔(右)。 (圖/翻攝自《東方不敗》電影、豆瓣電影)

一百年前香港第一部電影《偷燒鴨》 李小龍.蕭芳芳出道作

林青霞在所寫的《窗裡窗外》「七十、八十、九十」篇章中,訴說香港第一部電影《偷燒鴨》與自己電影從《窗外》風生水起的開始,網友可能想不到,《偷燒鴨》的電影童星男女主角,竟然就是鼎鼎大名的李小龍與蕭芳芳的童年作品。

▲林青霞說的《偷燒鴨》竟是李小龍、蕭芳芳的童年出道作。 (圖/翻攝自《偷燒鴨》電影預告)

一百年前香港第一部電影《偷燒鴨》開啟了香港電影之路,那是黑白無聲電影的年代,記錄了百年歷史的變遷,變到現在的彩色寬銀幕加上電腦特技。一路走來,

華人的電影,走出了香港,走出了台灣,走出了大陸,走到世界上許多角落,捧回無數的國際大獎。身為電影人怎不感到與有榮焉?

《窗外》臺灣禁演香港票房六十五萬港幣  她一夜成名

1972年從街上被人領入影圈,拍了第一部電影《窗外》,從此改變了我的命運。如果說我平均每年拍一部戲的話,那得拍上一百年。我的電生涯跨足了七十、八十、九十三個年代,歷經了電影的三大潮流,也是我人生的三個階段。

七十年代的唯美藝愛情片。

八十年代的社會寫實和詼諧喜劇片。

九十年代的武俠刀劍片。

▲林青霞的出道作品《窗外》,讓她一夜成名至今。 (圖/時報出版提供)

七三年我來香港宣傳《窗外》,香港人被我的清純所吸引。媒體給了我一個「清純玉女」的稱。《窗外》票房六十五萬港幣,當時對文藝片來說是相當高的票房。我一夜成名。

至今《窗外》沒有在台灣上演過,一九七四年台灣上演我的第一部戲,是劉家昌導演的《雲飄飄》,當時西門町大排長龍,賣座四百萬。從此我片約不斷。

七二年至八0年我總共拍了五十五部戲,其中五十部是唯美文藝愛情片。那個年代的台灣還在戒嚴期,民風保守純樸,電檢尺度很緊,我們這種片子最受歡迎。現在的情愛片關係很複雜、層次也豐富,有同性異性戀的,有政治色彩做背景的,有講前世今生的。

▲ 林青霞的愛情電影作品引起狂潮。圖為西門町戲院當年盛況。(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拍遍陽明山的別墅 二秦二林是高票房保證

我們那時候的愛情片非常簡單,就單純是男女談戀愛,多數是男追女,幾乎每部戲都有父母角色的參與。很容易拍,不用搭景,不需造型,陽明山的別墅我們都拍遍了,服裝自己帶,導演前一天告訴你帶幾件衣服,你回家就自己配,化妝梳頭也可自己搞定,一部戲三十個工作天,兩個月內就可拍完。

瓊瑤小說改編加上俊男美女最受歡迎。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觀眾更是瘋迷。當時製片只要簽到秦漢、秦祥林、林青霞、林鳳嬌其中兩個人的合約,就可拿到新、馬片商的資金,也就可以開鏡了。

所以媒體稱那個年代是二秦二林年代,那時候我們每個人手上同時都有幾部戲。我最高紀錄是同時間有六部戲在拍,忙起來兩個禮拜沒上過床。男女主角一到片場就找床,見了床倒頭就睡。有一次我靠著牆站著就睡著了,導演喊:「預備!預備!」才把我嚇醒,現在想起來還很懷念那段軋戲的日子。

成名帶來的壓力和長期的體力透支,我就像快斷了的弦似的,終於承受不了了。七九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我離開了電影世界,到美國加州進修和享受自己支配自己時間的自由。

《愛殺》讓林青霞的電影和真實人生 進入下一個階段

在美國的十五個月,拍了一部譚家明導演的《愛殺》。這部戲是非常講究的奇情戲,也稍帶血腥,導演為了要表達一種冷的感覺,整部戲在洛杉磯和舊金山拍攝,戲的背景以藍、紅為主,在我的電影裡是第一次有美術指導(張叔平)。從這部戲 開始我進入了電影和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愛殺》讓林青霞進入新人生。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八三年三月回到臺北,電影界已經大移位,文藝片不再受歡迎。八十年代台灣解除戒嚴,電檢尺度放寬,電影類型也多樣化。這十年我嘗試了各種類型的戲,沒有一部是唯美文藝愛情片,電影裏也不再出現父母角色。也許是時代改變了,開始崇尚自我感覺的關係。

起初片商對我持保留的態度,直到拍了朱延平導演執導的詼諧喜劇片《紅粉兵團》,票房再創佳績。從此又開始了我的軋戲生涯,甚至是港、台兩地軋。

七十年代是戲裏文藝、戲外也文藝,常在人情的壓力下接了不少不想接的戲。

八十年代是戲裏江湖戲外也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情況下也接了許多不想接的戲。

▲ 《粉紅兵團》讓林青霞的新戲路獲得片商青睞。(圖/時報出版提供)

《新蜀山劍俠》讓林青霞跟香港結緣  她的武俠世界從此開始

拍徐克執導的《蜀山》後跟香港結了緣,八四年接了林嶺東導演的《君子好逑》之後,就在香港待下了。香港資訊發達,電影也較國際化。香港人不講人情,不求人,合則來不合則去,我沒有了人情的包袱,也不再身不由己,拍了些比較考究的電影。

▲ 《新蜀山劍俠》的仙女魔化一角,成為《東方不敗》的不二人選。(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1983年的 《新蜀山劍俠》是林青霞最早的武俠作品。(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因為時代的改變,港臺電影開始陸續到大陸出外景,九0年第一次到長春、哈爾濱拍攝《滾滾紅塵》,這是以大時代的動盪期做為背景的愛情故事,也因為這部戲我得了唯一的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新蜀山劍俠》中的仙女魔化狂笑  是東方不敗的開始

九一年接拍《東方不敗》,《東方不敗》之後的十七部戲裏有十一部是武俠刀劍片。徐克拍《東方不敗》的念頭是因《蜀山》而起,八三年拍《蜀山》有兩個鏡頭,是我站在水中的大石佛像上,一身紅,揮舞著衣裙轉身邪魔似的狂笑。下了戲導演以堅定的眼神跟我說,將來他會找我演一部戲。

▲《新蜀山劍俠》的仙女魔化一角,成為《東方不敗》的不二人選。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 《新蜀山劍俠》的仙女魔化一角,成為《東方不敗》的不二人選。(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八年後他找我,要我演企圖一統江山的教主「東方不敗」,是個男人,我沒什麼猶豫就答應了,因為我對他有信心。這部電影的票房是想像不到的好。這部戲帶起了武俠刀劍片的潮流,九十年代大部份電影公司找我演的都是反串男人的武俠片。

▲1992年的《東方不敗》再創林青霞的演藝高峰。 (圖/翻攝自《東方不敗》電影)

從飄逸的純情玉女到男人  林青霞說:最難演的是林青霞

一九七二到一九九四的二十二個年頭裡,我從飄逸的純情玉女,演到刀裏來劍裏去的男人,見證了人世間的浮浮沉沉和電影潮流的起起落落。拍過一百部戲,其實,林青霞最難演的是林青霞。

▲ 1992年的《東方不敗》再創林青霞的演藝高峰。 (圖/翻攝自《東方不敗》電影)

▲1992年的《東方不敗》再創林青霞的演藝高峰。  (圖/翻攝自《東方不敗》電影)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