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媽搭小黃「不敢說哪裡來」 台灣運將一句話讓她超意外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廖俐惠/台北報導

台韓混血電影《醬狗》講述韓國華僑議題,男主角的父親是中華民國國籍、母親則是韓國人,拿著一本不被國際承認的「無戶籍護照」來台灣尋根。這部電影探討身分認同,而男主角的境遇,正是台韓導演張智瑋的親身經歷,張智瑋今(11)日接受媒體訪問,分享拍攝電影來一路的辛苦,透露其實在選角、選地點時,也曾經因為一些敏感的因素遭受到挫折。

▲導演張智瑋、監製劉嘉明接受媒體訪問。(圖/記者廖俐惠攝影)

不少台灣人對韓國有負面印象,最早要從1992年台韓斷交,韓國轉而與中國建交,接著在運動場上,2010年又發生了楊淑君跆拳道爭議事件,台灣人反韓情緒高,導致身為韓國華僑的混血兒「裡面不是人」。30代的新銳導演張智瑋的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韓國人,他首部劇情長片《醬狗》講述韓國華僑的身份認同。張智瑋分享,身為韓國華僑,跟韓國朋友一起看運動賽事就會很尷尬,只敢默默地為台灣拍手;但與台灣人一起,卻總會被說「欸死韓國人」、「死泡菜」。

張智瑋也分享,自己高中前在台灣和南非讀書,大學、研究所、學齡前則在韓國,台韓兩邊跑讓他的身分處於很曖昧的狀況。他回憶起,當年楊淑君事件發生時,台韓關係緊張,當時人在韓國的張智瑋會固定上韓國的節目,結果那陣子電視台的電話竟被打爆,要求抵制張智瑋,甚至受到死亡威脅,還會肉搜他的身家資料,稱「我知道你住在哪裡,什麼時候錄影,小心一點!」要他滾回台灣,張智瑋也因此收到許多電視台的通知,要他暫時別上節目。

▲監製劉嘉明、導演張智瑋、導演母親張女士。(圖/想映娛樂提供)

同時在台灣,社會上也出現焚燒太極旗、爆揍辛拉麵等情形,讓人在台灣的張智瑋媽媽也相當擔憂,不敢說自己是韓國人。張智瑋分享,有一天媽媽搭乘計程車時因為口音被運將詢問是哪裡人,一直到最後他才承認「我是你們現在最討厭的韓國人。」

沒想到運將卻說,台灣人不會對你們怎麼樣,只是最後又叮嚀了一句「你以後還是先說你是日本人好了」。讓張智瑋覺得比起韓國,台灣人相對友善的多。

▲導演坦言,選角上也遇上一些困難。(圖/想映娛樂提供)

儘管身為台韓混血,張智瑋還是覺得自己就是台灣人,「我就是台韓混血的台灣人,那是沒辦法改變的事情」,認為血統是無法改變的事情,但認同就是取決於自己怎麼想。

《醬狗》其實是韓國人歧視當地華僑的字眼,電影中男主角因為華僑身分,遭到許多韓國人的霸凌以及欺負,這樣敏感的議題,讓他們在選角上有遇上一些困難。張智瑋透露,其實有很多韓國演員對於這樣的題材是抗拒的,因為擔心會被封殺,甚至影響到在中國的發展,因此提出能否改掉片名,或者刪減部分橋段。但導演有自己的堅持,決定做自己想做的,最後導演找上了在幾年前就認識、讓她印象深刻的《騷動青春》金叡恩,金叡恩看完劇本後也很感興趣,經過試鏡後也雀屏中選。

除了選角,張智瑋也分享,電影中一個很重要的場景是位於明洞的「國民黨駐韓直屬支部」,現在已經變成了咖啡廳,剛好對面就是中國大使館。原本劇組都已經與咖啡廳約好要進行拍攝,可沒想到在拍攝前一天,咖啡廳老闆很緊張打電話來,說「你們不要來,我們不讓你們拍」,讓整個劇組相當傻眼,詢問「是不是錢不夠,我們可以再給」,但咖啡廳老闆仍堅持「這不是錢的問題,反正你們不要來就對了!」

 
 
 
 
 
 
 
 
 
 
 
 
 
 
 
 

 

▲咖啡廳上有個大大的國民黨徽。

不過詢問導演張智瑋,觸碰這些敏感的議題,是否有感到後悔,甚至擔心未來遭到封殺呢?張智瑋坦言,確實曾被人說「為何要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沒辦法讓自己往前走」,但他反問自己,「假設今天我作為一個創作者只留下一部電影的話,我要留下什麼,當我想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是要做《醬狗》!」想透過這部電影反映自己的經歷,希望能夠留下點什麼。

至於未來想要拍攝麼樣的電影?張智瑋說,他身為韓國華僑,一直以來都是「走到哪裡都是外來者」成長的經歷,對於身分認同、自我認同、邊緣人的議題都有在關注,未來比較還是傾向於「被壓抑的一群」的相關創作,每一次的創作都是每一次的自我探討,也是一段療癒的旅程。

▲導演張智瑋未來還想繼續做關於身分認同、自我認同議題的作品。(圖/想映娛樂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