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書線民身分震驚全台 促轉會:轉型正義必經的陣痛期

  • A-
  • A
  • A+

記者陳政宇/台北報導

立委黃國書坦承曾被迫為情治單位進行政治偵搜,宣布退出民進黨,引發輿論譁然。對此,促轉會今(22)日表示,促轉會的職權是還原歷史真相、釐清壓迫體制責任與處置方案規劃,而此類事件是轉型正義必經的陣痛期,同時是我們要共同學習面對的衝突與挑戰。

▲ 黃國書坦承「線民」身分,並宣布退出民進黨。(圖/翻攝自黃國書臉書)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每當轉型正義出現爭議時,社會時常出現希望避免撕裂社會的聲音,另一方面,當事人與家屬長年來要求真相的聲音也不容忽視。但是立法者在促轉條例中要求促轉會要以「還原歷史真相、釐清壓迫體制加害者及參與者責任,促進社會和解」為任務,因此,促轉會依法即以此方向執行任務。

促轉會說,還原歷史真相是轉型正義的基礎,促轉會應該指認出過去的威權政府、黨政軍特等部門犯下的錯誤、對人民造成的傷害;透過責任釐清希望提醒社會,國家承擔錯誤並負責的必要性,以避免體制壓迫人民、扭曲人性的錯誤再度發生。跟世界各國的經驗一樣,談論過去的錯誤,總是困難、讓人難以面對的,促轉會可以理解社會上很多人的擔心,但如無法面對歷史真相,就無法做到釐清責任與追求和解,故自成立以來,即兢兢業業為還原歷史真相與釐清責任而努力。

在工作內容上,促轉會說明,還原真相、開放檔案、釐清壓迫體制加害者及參與者責任,是促轉會的法定職權。檔案研究的部分在促轉會與專家學者協力下,各界關心的黨國體制的上層架構樣貌,階段性成果皆已陸續公開。即使如此,促轉會仍要聲明,目前我們對軍事審判體制的瞭解較為完整,但監控體制圖像還需要更為長期的整理研究。另外,針對檔案上涉及的情報來源,情治機關對於如何揭露也有不同看法,這些都有待部會之間達成共識。

促轉會指出,除了政治檔案研究外,促轉會依據促轉條例第4條在檔案開放應用的原則上,邀集相關當事人陳述意見,也是作為責任釐清之政策基礎。為此,促轉會於2019年3月開始執行「監控類檔案開放閱覽之當事人意見調查計畫」,開放懷疑自己被監控或被載入監控類檔案的相關當事人,前來申請閱覽自身檔案,希望能透過當事人閱讀檔案的想法及意見紀錄,核實並補充檔案中未記載的更多面貌,作為後續檔案開放應用政策的意見參考。

促轉會說,此項計畫至今年5月30日結束,採申請為主,邀請為輔的方式進行。全案共接獲163份申請表, 其中100份申請表查有相關檔案並通知申請人,最後共計78位申請者到會閱覽 。此外,為了政策規劃研究,補足我們對案件類型多樣性的了解,核實我們研究的個案,也主動邀請了23位當事人閱覽檔案。另有委託研究團隊邀請的16人。在所有申請案件中,除查無檔案者之外,我們沒有拒絕過任何一個個案。目前這些計畫都已經結束,促轉會也將政策建議函送檔案局,並且規劃提出修法建議。有需要閱覽檔案的民眾接下來可以到檔案局去申請。此外,為了解監控體制運作,促轉會也以檔案為基礎,進行軍法體制與情治機關調查,增進我們對監控體制運作的理解,作為後續規劃釐清責任的基礎。

促轉會表示,上述計畫之執行,都是為了執行促轉條例任務,揭露壓迫體制與擬定後續政策做準備,關於壓迫體制的階段性成果,已我們已在任務報告的初稿中公佈並已上網。報告中揭示:威權統治者透過軍事審判與監控體制,既有高壓手段、也有嚴密滲透手段,其中,國民黨的組織無所不在,足以證成黨國體制運作的軌跡。我們呼籲國民黨嚴肅面對歷史,不要自外於轉型正義這個重要的民主工程,具體可從通報海工會、文工會、青工會等重要檔案做起。

此外,促轉會提到,對於個別體制加害者與參與者的責任釐清與處置方案,促轉會已規劃在促轉條例全文修正草案中設置專章處理,內容包含:定義加害人、課以主管機關調查義務、規範主動調查之對象與範圍、設置法定調查程序、以及對於調查結果之處置、救濟程序等。此外,為了達到轉型正義修復及和解的目的,草案也納入修復式正義的精神,讓被害與加害有對話的可能,且對於主動坦承並道歉之加害者得以免責之機制。

同時,促轉會披露,線民樣態多種,參與程度與加害行為各異,須就個案調查討論,應該負的責任也不相同。

至於,如何面對社會衝突?促轉會認為,對於此案所帶起的社會討論及批評,促轉會虛心接受指教,但也樂見許多人分享自己在威權統治時期的經歷與遭遇。但促轉會強調,運用相關檔案時,仍應保持審慎,多方查證比對。另外,必須注意到監控檔案是國安情治機關的工作紀錄,經情治人員篩選,轉傳,層層通報、過濾,反應特定觀點與脈絡。因此,檔案不可盡信但也非全無可採,檔案的研究與核實調查仍有高度的必要性。

促轉會說,此類事件是轉型正義必經的陣痛期,同時是我們要共同學習面對的衝突與挑戰。威權體制的運作基礎就是在撕裂社會成員彼此的信任,受害者或壓迫體制的加害人、參與者都是威權體制的經歷者,歷史的真相需要釐清,不因為害怕衝突而逃避面對真相,唯有釐清真相,歷史傷痕才能彌平,追求社會和解才有可能。我們需要學習面對每個人在威權時期中的不同角色,共同進入修復式正義的對話。

促轉會也強調,不同於報復式正義,修復式正義不以懲罰為目的,而以修復受創的集體關係為目的。如果我們以單一判準對「參與威權體制的人」進行獵巫,強化「加害人」與「被害人」的對立,會讓威權體制的協力者更加噤聲,而失去認識威權體制全貌的機會;如果我們都是威權體制的經歷者,我們需要聆聽威權體制協力者的聲音,才能更全面地瞭解威權體制對全體社會的撕裂與創傷,更重要的是,學習不再犯錯。強化整體社會作為共同體前進的基礎。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