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用筆飛翔/飛行員爸墜機走了 腦麻女兒畫直升機:別擔心我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張雅筑、影音剪輯江芳緣/台中報導

爸爸陳秀明是機師、飛行員,但不幸在2015年墜機身亡,沛儒透過繪畫思念父親。(圖/受訪者提供)

▲爸爸陳秀明是機師、飛行員,但不幸在2015年墜機身亡,沛儒透過繪畫思念父親。(圖/受訪者提供)

「我爸爸是直升機飛行員,我覺得直升機就代表我爸爸,所以我就畫一個直升機來想念他...」因早產導致腦性麻痺的陳沛儒,為了讓大家聽懂自己在說什麼,所以一字一句都比別人更用力、努力,但她臉上不時露出陽光般的燦爛笑容,原因是,父母沒有因為她的身障放棄過,反而把她當作一般的孩子,用滿滿的愛教養她。但幸福的一家四口卻因2015年墜機意外變調,機師爸爸陳秀明罹難,沛儒和媽媽分享心路歷程,那份勇氣撼動人心。

現年29歲的沛儒第一次坐在鏡頭前接受專訪,談及自己的「與眾不同」,她表示,從小就發現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得仰賴輪椅代步,雖然也會羨慕別的同學可以自由的玩耍、奔跑,不過她深知,「我的腦性麻痺,就是已經成為事實了,所以我是覺得,羨慕歸羨慕,可是自己的事情回到現實,還是要自己努力,看要怎麼做才會比較好。」沛儒說,成長過程自己算是很幸福的,因為家人都很愛她,唯獨求學時移動輪椅不方便,還有難免遇到同儕的不好聽話語,讓她曾一度陷入低潮。

沛儒因為早產導致腦性麻痺,成長過程相當辛苦,因為得花很長的時間復健,避免雙腿萎縮。(圖/記者張雅筑攝)

▼▲沛儒因為早產導致腦性麻痺,成長過程相當辛苦,因為得花很長的時間復健,避免雙腿萎縮。(圖/記者張雅筑攝)

沛儒因為早產導致腦性麻痺,成長過程相當辛苦,因為得花很長的時間復健,避免雙腿萎縮。(圖/記者張雅筑攝)

沛儒媽媽補充表示,其實孩子早產時沒發現異狀,只覺得她很小、很小,直到7個月大發現怎麼一直坐不穩,回到台中榮總做檢查才知道罹患腦性麻痺,「醫生告訴我,她需要拿殘障手冊,然後我就一路上帶著她開始做復健。」媽媽說,起初抱持著很大的希望,總覺得透過復健應該會變好,但後來開始遇到挫折,結果不如預期,自己也開始焦慮、暴躁,所幸丈夫的一句話讓她勇敢接受,「他告訴,『把這個孩子當作正常的孩子在帶』,所以我們也因為這樣子其實,你會看到她是非常樂觀的一個小孩。」

丈夫、爸爸確實在這個家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沛儒說,父親是她的心靈導師,每當她遇到挫折時,爸爸都會聆聽並鼓勵她「要勇敢,想辦法解決,不能只用哭的。」說到爸爸對自己的好,沛儒突然低下頭哽咽,「對不起,我講到我爸爸,就忍不住想他,就會很難過...」

談及最愛的爸爸,沛儒忍不住哽咽,他透露,自己好長一段時間走不出來。(圖/記者張雅筑攝)

▲談及最愛的爸爸,沛儒忍不住哽咽,他透露,自己好長一段時間走不出來。(圖/記者張雅筑攝)

本來是幸福的一家四口,但在6年多前,直升機墜毀意外,讓他們失去最愛的丈夫、最愛的爸爸,幸福瞬間變了調,母女三人跌落谷底。更讓本來愛笑、無憂無慮的沛儒,一度失去方向。沛儒的父親陳秀明,曾經是陸軍航空特戰輕航隊飛官,退伍後轉往凌天航空任職,曾協助過導演齊柏林拍攝知名紀錄片《看見台灣》,但在2015年11月22日時,因清洗高壓電塔礙子作業時不幸墜機身亡。

「我沉浸在悲傷裡面,因為那時候我感覺我好像,就是找不到出口吧,因為我本來是個很開心的人,算是愛笑吧,我成長過程都是,每天每天都很快樂,很快樂的度過每一天,沒有想到我爸爸的過世,帶給我很大的,算是打擊吧。」沛儒說,爸爸過世後自己非常的悲痛,內心彷彿破了一個洞,怎麼樣都無法填埔,一度找不回那一個勇敢開朗的自己,其他家人為了讓她轉移注意力、學習謀生能力等,介紹了各種工作,但整個生活依舊一團亂,直到遇上了油畫的啟蒙老師,才讓她真的找到出口。

透過畫畫沛儒找到了情緒的出口,也找到了成就感和生活重心。(圖/受訪者提供)

▼▲透過畫畫沛儒找到了情緒的出口,也找到了成就感和生活重心。(圖/受訪者提供)

透過畫畫沛儒找到了情緒的出口,也找到了成就感和生活重心。(圖/受訪者提供)

而會開始接觸油畫,沛儒覺得也是天上的爸爸庇佑,因為在那之前爸爸曾拿著蓮花到夢裡找她,彷彿是要安慰、鼓勵自己,「那個夢很抽象,但我印象深刻,沒多久媽媽的朋友就介紹我去學畫畫了。」投入畫畫、創作後,沛儒從中找到情緒的出口和生活的重心,「我一直畫,在畫畫的時候,你沒時間想別的事,你就只能專注在畫畫、要畫什麼,怎麼話比較漂亮,怎麼描繪才比較順暢,就是開始走出來、找回笑容,所以也是因為畫畫救了我吧!」

回憶那段時間,沛儒媽媽說,自己其實比任何人都慌亂,因為承受了很多的恐懼,「後來家人會一直覺得『這個小孩該怎麼辦?』覺得該給她一個生活的,什麼要有收入,都會用一般世俗的眼光,那我也因為這樣,讓她到處去做了很多東西。但後來我心裡在想,就為了賺錢嗎?所以那時候我心裡在想,好像不需要這樣過。」大家的關心、擔憂,導致沛儒一夕間面對社會的各種問題,而媽媽更忙碌,因為得當起小幫手,這樣的生活反而讓他們找不到方向。

沛儒媽媽張姿君說,自己在那段時間也很恐懼、不知所措,但漸漸地她學會面對並和女兒們成長,自己很感謝這一路幫助他們一家的人。(圖/記者張雅筑攝)

▲沛儒媽媽張姿君說,自己在那段時間也很恐懼、不知所措,但漸漸地她學會面對並和女兒們成長,自己很感謝這一路幫助他們一家的人。(圖/記者張雅筑攝)

「我當時做了很大的取捨,所以2萬多塊她不用賺,她只要安心的生活,我把我的本業做好,那這反而是更好的方式,所以後來我就完全放下世俗的觀念。」沛儒媽媽表示,後來她就讓孩子專心學畫,沒想到沛儒的畫作受到青睞,有人欣賞購買,雖然起初的初衷只是希望女兒透過繪畫找到情感的出口,結果也從中找到成就感和不一樣的回饋,讓他們非常開心。

沛儒分享著自己的畫作,其中一幅她最喜歡的就是在天空中飛翔的直升機,她說,因為爸爸很喜歡直升機,她覺得直升機就代表爸爸,「所以我就畫一個直升機來想念他,因為我覺得直升機翱翔在天空中很帥、很帥氣。」一路走來確實不容易,但沛儒感性表示,生前父親深知罹患腦麻的她,在很多事情比較辛苦、不怎麼平順,可是總會告訴她,希望她很開心的笑,想看到女兒生活是快樂的,臉上掛著笑容,「所以我希望爸爸可以不用再擔心我了,我會繼續努力,也會繼續開心的笑,然後也會繼續努力的生活,可以比較不用再擔心我了。」

雖然還是會想念爸爸,但母女們深信,父親永遠活在他們心中,而沛儒也喊話天上的爸爸,「別擔心,我會繼續努力過生活。」(上圖/受訪者提供;下圖/記者張雅筑翻攝)

▼▲雖然還是會想念爸爸,但母女們深信,父親永遠活在他們心中,而沛儒也喊話天上的爸爸,「別擔心,我會繼續努力過生活。」(上圖/受訪者提供;下圖/記者張雅筑翻攝)

雖然還是會想念爸爸,但母女們深信,父親永遠活在他們心中,而沛儒也喊話天上的爸爸,「別擔心,我會繼續努力過生活。」(上圖/受訪者提供;下圖/記者張雅筑翻攝)

至於總是無條件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媽媽,沛儒說,每當自己難過時媽媽都會努力陪她熬過,還會關心她「妳今天好不好?」、「妳今天過得怎樣?」讓她覺得被重視,也覺得被鼓勵到,有勇氣分享自己的心情、心事。至於妹妹,沛儒透露,一路來從沒聽過妹妹埋怨自己,反而很常聆聽、關心,甚至教導她很多事情,「我覺得妹妹就像爸爸一樣,是個很溫暖的人。」

花了一段時間從悲傷走出來,罹患腦性麻痺的沛儒,她第一次接受媒體專訪,努力的在鏡頭前分享他們一家的故事,想告訴大家,爸爸用直升機飛翔,而她會用畫筆畫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最後沛儒也說,她會努力繼續復健不讓雙腿萎縮,還有另個願望是,「希望有人可以繼續喜歡我的畫,我可以再畫出更多很漂亮的畫」。

✎支持「小光點」-沛儒的畫作:https://reurl.cc/6ENRvO

沛儒的畫作。(圖/受訪者提供)

▼▲沛儒的畫作。(圖/受訪者提供)

沛儒的畫作。(圖/受訪者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