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戰火悲歌!烏克蘭百名代孕嬰兒躲防空洞 苦等不到親生父母

  • A-
  • A
  • A+
打賞星星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烏克蘭許多代孕嬰兒出生後,受戰爭影響受困防空洞,苦等不到親生父母接回家。(圖/PIXABAY)

▲烏克蘭許多代孕嬰兒出生後,受戰爭影響受困防空洞,苦等不到親生父母接回家。(圖/PIXABAY)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造成士兵、平民無辜喪命,烏克蘭的「代孕」產業也受戰火波及,引發人道危機。許多代孕嬰兒受困在防空洞,等不到親生父母。根據歐洲新聞台(Euronews)旗下網站Euronews Next報導,一位出生3週的男嬰阿里(Ali)為烏克蘭一位代理孕母所生,目前滯留在首都基輔的防空洞,等待親生父母接他回家,預計月底這座防空洞,將有超過100名代孕嬰兒。

烏克蘭多年來提供合法、價格實惠、法律相對寬鬆的商業代孕,讓歐洲不孕症夫婦趨之若鶩來到這裡求子。但俄軍大舉入侵,使得這項跨國產業陷入恐慌,有數千個冷凍胚胎的存放受到威脅,還有大腹便便的代理孕母倉皇逃難,經營非營利代孕機構「壯大家庭」(GrowingFamilies)的艾佛林漢(Sam Everingham)告訴Euronews Next:「我們從來沒見過這麼嚴重的危機。」。

根據《中央社》報導指出,阿里的親生父母來自加拿大多倫多,求子10多年未果,3年前來到烏克蘭求助,當地代孕價格介於4萬至6萬歐元之間(約新台幣128萬至191萬元),約是美國價格的一半。阿里原本預計會在新生兒護理中心待個幾天,等待親生父母從多倫多出發、在伊斯坦堡轉機、飛到基輔迎接小寶寶,但2月24日,俄羅斯出兵攻打烏克蘭之後,航空公司停止所有飛往烏克蘭的航班,這對夫婦無法抵達基輔,安排代孕的診所承諾,會確保新生兒安全無虞。

阿里的父親法魯克(Farooq)受訪時表示:「我們的孩子在基輔的防空洞內,我們沒辦法去接他。我要怎麼過去那裡?我不會說烏克蘭語,我對這個國家一無所知。」。BioTexCom法律顧問赫爾曼(Denis Herman)告訴Euronews Next,目前這座防空洞中約有30名嬰兒,「我們每天都會有一、兩個或兩、三個新生兒出生」,預計到月底嬰兒人數會破百。

家園受戰火侵襲,不少烏克蘭代理孕母被迫到處逃亡。(圖/PIXABAY)

▲家園受戰火侵襲,不少烏克蘭代理孕母被迫到處逃亡。(圖/PIXABAY)

不只代孕嬰兒面臨找不到親生父母的困境,代理孕母的安危也備受威脅。歐莎娜(Oksana)是一位32歲的烏克蘭代理孕母,她懷著一對保加利亞夫婦的女嬰,目前懷孕39週。當俄羅斯入侵時,她與丈夫與9歲的女兒住在位於基輔、BioTexCom診所附近的公寓裡。一家人在基輔的地鐵站躲了兩天,然後向北逃往切爾尼戈夫(Chernihiv)。當切爾尼戈夫也被轟炸時,他們逃到鄰近東北部城市蘇米(Sumy)的故鄉。歐莎娜說:「此時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生下孩子以及活下來。目前暫時沒有全家再次遷徙的計畫。」。

非營利代孕機構「壯大家庭」的艾佛林漢表示,戰爭發生後,一些夫婦持續向代理孕母施壓,要求她們逃往烏克蘭更安全的地區,甚至應該離開前往代孕也合法的喬治亞。他表示:「這在道德上是不正確的。這些女性不是私人財產,她們有自己決定的權利,不能被強迫遷徙。委託代孕的父母和機構都必須了解這一點。」。

代孕診所也表示,將代理孕母和新生兒帶到波蘭邊境風險太大,他們同時警告,如果代理孕母最後來到一個禁止代孕的國家,而歐洲大部分地區都是如此,代理孕母將是唯一被承認為嬰兒合法母親的人。目前歐莎娜正在烏克蘭東部等待,儘管戰事日益激烈,但她隨時都可能分娩,她表示:「我希望一切會平息下來,我才能把孩子連同官方文件帶到診所轉交。這不是我的孩子,是別人的,應該跟他們在一起。」。

歐莎娜表示,她之所以會成為代理孕母,是為了支付父親昂貴的手術費用,如今隨著戰事爆發,一切都懸而未決且充滿風險,但她並不後悔,「因為人們有了孩子就會很開心」。

不只代理孕母、嬰兒安危受到威脅,讓代孕診所傷透腦筋的,還有存放在基輔多達6000個冷凍胚胎,以及屬於客戶的數千個冷凍胚胎、卵子和精子樣本,正尋求協助移送到安全地點,可能是另一個國家。艾佛林漢表示:「全球有超過3000對夫婦將胚胎存放烏克蘭,他們希望這些胚胎有朝一日能成為他們的孩子,這些家庭的希望如今被摧毀了。他們有機會能再見到那些胚胎嗎?」。

 

【小記者大爆料】金曲預測搶先報!具俊曄放閃大S好浪漫 鄧佳華又爆新歡有事嗎?
大數據推薦
【小記者大爆料】金曲預測搶先報!具俊曄放閃大S好浪漫 鄧佳華又爆新歡有事嗎?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