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逆境父愛/擠一張床10年 他獨養兒女告白亡妻:我做到了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張雅筑、影音剪輯江芳緣/彰化報導

黃培嘉強忍喪妻之痛,透過忙碌工作麻痺自己外,也想做好對老婆的承諾,那就是好好照顧兩個小孩。(圖/記者張雅筑攝)

▲黃培嘉強忍喪妻之痛,透過忙碌工作麻痺自己外,也想做好對老婆的承諾,那就是好好照顧兩個小孩。(圖/記者張雅筑攝)

「剛好兩個很需要媽媽,但她卻走了,反正也是遇到了,人生無常啊...」翻開塵封多年的相冊,單親自強爸爸黃培嘉說,自從妻子病逝後再也沒翻開過,就怕睹物思人,想念老婆又難過。婚後不久,太太紅斑性狼瘡復發,本來在外工作賺錢的黃培嘉,一肩扛起照顧妻小和經濟責任,豈料最後還是期待落空,他強忍喪妻之痛努力履行承諾。十年過去了,三口依舊擠一張床,但兒女都長大且很懂事,黃培嘉說,相信天上的妻子都有看到,「我都有做到!」

妻子生病後,要往返醫院、照顧孩子和打理家務,根本無法好好工作,黃培嘉只好賣房子還貸款、籌醫藥費、生活費,而一家人就從逾10年前,擠在一間小房間裡、共睡一張床。談及原本幸福小康的家庭突遭逢巨變,黃培嘉表示,自己其實原本沒打算結婚,但為了圓生病父親心願,和當年小自己12歲、一直想婚的女友討論後,兩人決定共組家庭,「那時候我剛好39歲,啊她27歲,我岳父那邊也很乾脆啊,兩個人就這樣結婚了。」

妻子生病後,賣掉原本的家租屋,而屋子裡唯一的房間、床就是他們全家人睡覺的地方,一擠就是10多年。(圖/記者張雅筑攝)

▼▲妻子生病後,賣掉原本的家租屋,而屋子裡唯一的房間、床就是他們全家人睡覺的地方,一擠就是10多年。(圖/記者張雅筑攝)

妻子生病後,賣掉原本的家租屋,而屋子裡唯一的房間、床就是他們全家人睡覺的地方,一擠就是10多年。(圖/記者張雅筑攝)

婚後黃培嘉繼續在雲林麥寮六輕開貨櫃車,家裡就交由太太打理,翻開那時的相冊,他淡淡地說,「這些相片從她往生後我就不敢看了,怕會想她啊,今天第一次拿出來。」一張張和妻子的合照,還有大女兒剛出生時一家三口,但就獨缺兒子的照片和一家四口的全家福,原因是,沒多久太太健康就亮紅燈,「10幾年前啊,去中國醫學院那裡,在台中啊,醫生就說什麼『紅斑性狼瘡』,我了解的是,她差不多高中的時候就得到,但我也不知道這個病是什麼,是什麼情形我也是都搞不清楚。」

跑遍多家醫院,得到的答案都是「紅斑性狼瘡」,黃培嘉說,反正遇到了就是要面對,但萬萬沒想到情況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糟,「結果到後來說那個是絕症,那時候我也是...還有兩個孩子,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回憶當時,妻子最嚴重的時候曾三更半夜突然血崩,本以為是婦女病,最後狀況不對勁,緊急送醫後開始一直住院,「那3、4年多都一直住院。」黃培嘉說,最嚴重的一次是在醫院走廊,太太突然倒下,自己嚇得抱起來按鈴求救,幾個醫護紛紛衝出來,送進加護病房後就再也沒意識了,「因為還要照顧兩個孩子,台中跟線西很遠,就轉過來鹿基醫院,彰化那個鹿基醫院,那時候我知道已經差不多不行了...」

黃培嘉說,太太雖然生病很痛苦,但總是隱忍著不讓他擔心,甚至不忘寫字條提醒他怎麼打理家務。(圖/記者張雅筑攝)

▲黃培嘉說,太太雖然生病很痛苦,但總是隱忍著不讓他擔心,甚至不忘寫字條提醒他怎麼打理家務。(圖/記者張雅筑攝)

雖然太太飽受疾病之苦,但黃培嘉告訴記者,太太從未喊過痛,即便連走路都很困難,要治療很痛苦,「但她都很堅強,(不舒服)都不會跟我講,什麼傷痛都不會講啊,就怕我擔心吧。」為了照顧病妻、一對兒女,黃培嘉辭去工作,遇到有機會的零時工就兼差賺一點,但他坦言,那時花費真的很大,在沒收入的狀況下只好賣房租屋,和靠著過去的存下的積蓄度日,「照顧好幾年啊,都沒有什麼收入,還好平時省吃儉用,加上醫院幫忙申請中低收,所以掛號費有省一點。」

太太生病後,黃培嘉開始學習煮飯、洗衣,他苦笑說,自己起初連洗衣機都不會用,太太還為此寫字條教學,「我就乾脆叫那麼電器行老闆來家裡,教我怎麼開關,他就問我說『你太太呢?』我就說,『我太太住院,我不會洗衣服啊!』那時候我印象很深刻。」此外,黃培嘉也開始學習下廚,自嘲都是東湊西湊,知道孩子們喜歡吃吳郭魚,買了三條回家煎,結果「臭火焦 (燒焦)」,但沒想到兩個孩子還是很捧場,吃得津津有味,一旁的兒子柏翔笑說,「還是要吃掉啊,不要浪費食物。」

太太生病後,黃培嘉開始學習煮飯、洗衣,他苦笑說,自己一開始連洗衣機都不會用。(圖/記者張雅筑攝)

▲太太生病後,黃培嘉開始學習煮飯、洗衣,他苦笑說,自己一開始連洗衣機都不會用。(圖/記者張雅筑攝)

一直深信太太會有好起來的那天,但最後期待落空。談及妻子病逝當天,黃培嘉表示,要感謝的人真的太多了,因為那時護理師提醒要準備衣服在晚上11點接遺體,在晚間等待的過程,朋友們發現他悶悶不樂,這才說出自己妻子病逝的消息,「他們馬上問我有沒有錢,然後一些朋友就自掏腰包。」坦言那時身上的錢根本沒辦法付清住院費和幫妻子辦後事,多虧靠親友和彰化家扶中心提供的2萬元。但最感謝的是,當黃培嘉在醫院準備付所有的醫療費用時,鹿基醫院的社工剛好出現給予幫助。

「鹿基的社工老師很有心,看我在櫃台就說,『爸爸你今天要來繳費?你為什麼有錢?』我就跟她說是一些親戚朋友還有那個彰化家扶中心的社工老師2萬塊,準備6萬多要付清啊。」黃培嘉表示,那名社工小姐聽到後馬上要他把錢留著,阻止他支付剩下的醫療、住院費院,不斷跟他說,「你留著!要辦喪葬費你留著,我跟我老闆,老大那個8樓,我跟那個董事長講,結果10幾分鐘她下來,就說『ok了』,開始幫我辦那個死亡證書,不用繳錢。」

妻子生完小兒子後不久就生病且病情惡化得很快,黃培嘉說,很遺憾連全家福都沒拍。(圖/記者張雅筑攝)

▲妻子生完小兒子後不久就生病且病情惡化得很快,黃培嘉說,很遺憾連全家福都沒拍。(圖/記者張雅筑攝)

曾經的幸福瞬間缺了一角,但孩子還小,黃培嘉沒有太多的時間難過,而是趕快想辦法振作,因為兩個小孩要吃飯要上學,他不能倒下,要多賺點錢撐起這個家。那時的黃培嘉已年過半百,根本找不到工作,在朋友的建議下他開始開計程車掙錢養家,「那時已經50幾歲,人家公司也不請我們啊,照顧小孩也不可能再開貨櫃車,我就開始跑計程車,這樣才照顧得到小孩,到現在也跑了10多年。」

起初生意都靠親友推薦,但漸漸的,黃培嘉的熱心和真誠打動許多人,所以做出好口碑、生意絡繹不絕,原因是,他常常載村子裡的長輩,不嫌麻煩地代替他們的兒女、子孫陪同看診,即便因此失去其他載客機會或被醫師誤認是患者的兒子,黃培嘉都覺得沒關係。他謙虛表示,自己沒多想什麼,就覺得這是自己能做的,「我都是載一些阿婆、阿公啦,大部分,就賺個油錢這樣子。他們也常常問我說,『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就說,『我以後也會老!』平常心啦,是我的客人也是一樣,我賺錢是一方面,要養家糊口,一方面是以後我也會老,也希望兒子也對待我,跟我對待那個阿公、阿婆一樣。」

坦言難免夜深人靜時會感傷,但又會趕快要自己收拾負面情緒,因為就怕影響到孩子們。(圖/記者張雅筑攝)

▲坦言難免夜深人靜時會感傷,但又會趕快要自己收拾負面情緒,因為就怕影響到孩子們。(圖/記者張雅筑攝)

一路走來肯定是滿滿的辛酸,黃培嘉說,曾遇到一次工作到三更半夜回家洗衣服,「眼淚快掉下來,就覺得我為什麼會這麼累?為什麼我要走到這個時候,剛好兩個孩子很需要媽媽,為什麼...我很常問自己,『我為什麼走到這種地步啊?』有時候一個人,難免嘛!但我都不會跟那兩個講啊,因為畢竟他們也都是孩子。」

慶幸兩個孩子都很乖巧、懂事和自愛,加上這幾年來彰化家扶中心持續給予的幫助,包括每個月的扶助金、定期的物資、過年年菜和親子園遊會等,甚至即將上大學的兒子本來要扛家裡的舊桌電到學校,說什麼也不肯爸爸多花3萬元買筆電,「還好社工老師來說可以協助申請2萬元的數位載具補貼,他才勉強被說服,同意買筆電,不然一直堅持要扛那台桌電去學校。」大女兒涵詩目前在台北工作、靠自學想考公務員,小兒子柏翔是準大學生,不久後也要離家,黃培嘉表示,雖然多少不捨,但也希望藉此讓孩子們學習獨立,同時自己也可以有更多時間開計程車賺錢,希望能讓兒子無憂無慮完成學業,同時也教育他們、提醒自己,「將來有能力了記得回饋社會,幫助需要的人。」

彰化家扶中心暖心送物資和善心人士捐贈的父親節蛋糕。(圖/記者張雅筑攝)

▼▲彰化家扶中心暖心送物資和善心人士捐贈的父親節蛋糕。(圖/記者張雅筑攝)

彰化家扶中心暖心送物資和善心人士捐贈的父親節蛋糕。(圖/記者張雅筑攝)

專訪當天,有善心人士陳宜君小姐捐贈蛋糕,彰化家扶特別帶著送給黃培嘉,提前替他們慶祝父親節。收到蛋糕,父子倆堅持要放進冰箱裡,原因是,女兒剛好明天要回家,是5月疫情爆發後時隔3個月的團聚、慶祝父親節,黃培嘉除了道謝也露出笑容說,「這等我們妹妹(女兒)明天回家再一起分享。」

雖然小小年紀就失去媽媽,但柏翔告訴記者,自己深信母親一直都在,只是在另外一個世界,至於父代母職的爸爸,他很心疼也很感謝,特別是每每在睡夢中聽到引擎聲,總會驚醒,一旁的爸爸黃培嘉聽到忍不住問,「我有觀察好幾次你都等我回來才睡著,因為我沒在你旁邊嗎?」柏翔點點頭說「嗯...」雖然沒有過多的甜言蜜語和感謝,但從他們的互動可以感受得出來,逆境中,讓他們撐下去的就是,對彼此的愛與責任。

(上圖)柏翔希望爸爸可以不要再那麼辛苦,也承諾未來會好好完成大學學業,成為有能力的工程師;(下圖)一家三口日前提前過父親節。(圖/記者張雅筑攝、受訪者提供)

▼▲(上圖)柏翔希望爸爸可以不要再那麼辛苦,也承諾未來會好好完成大學學業,成為有能力的工程師;(下圖)一家三口日前提前過父親節。(圖/記者張雅筑攝、受訪者提供)

(上圖)柏翔希望爸爸可以不要再那麼辛苦,也承諾未來會好好完成大學學業,成為有能力的工程師;(下圖)一家三口日前提前過父親節。(圖/記者張雅筑攝、受訪者提供)

最後黃培嘉也說,妻子病逝前特別交代他要好好照顧兩個孩子,他承諾「一定會的」,現在10多年過去了,「應該我太太也知道,我照顧這兩個無微不至,祂也有看到,應該是很安慰啦...」不論這過程有多難過,採訪中黃培嘉總是笑笑的面對一切,但這個笑容背後其實藏著不願讓孩子們擔心的苦,還有對天上太太的承諾。黃培嘉表示,孩子們都健康長大了,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他們都平安然後有好的工作、穩定的收入,「這樣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幫助角落弱勢家庭&兒童:

劃撥帳號:00271389
匯款戶名:家扶基金會彰化分事務所
服務專線:04-7569336
傳真電話:04-7569332
電子發票愛心碼:2100

推薦專題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