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和平歸來/橋牌社拍外傳重現SARS 直擊悲劇…誰能忘?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張雅筑、影音剪輯江芳緣/彰化報導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逐漸趨緩,大家雖慢慢回歸正常生活,但還是不敢鬆懈、小心防疫。(示意圖/資料照)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逐漸趨緩,大家雖慢慢回歸正常生活,但還是不敢鬆懈、小心防疫。(示意圖/資料照)

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爆發至今已3年多,這過程幾度讓人回想起近20年前的SARS事件,那時的慘痛經驗讓人難以忘懷,也警惕著「絕對不能重蹈覆轍」!台灣首部政治職人劇「國際橋牌社」,製作人汪怡昕和團隊籌備許久,想製作以SARS事件為背景的改編創作戲劇《和平歸來》,歷經各種困難終於在8月10日殺青,進入後製剪輯階段。談及這過程,汪怡昕有感謝也有感動更有不捨,特別是醫護們犧牲奉獻的橋段,讓看似剛強的他一度哽咽。

「這麼重要的記憶,我們是不是應該讓它變成一個,以歷史、真實歷史為基底的虛構戲劇,讓更多更年輕的人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以SARS、當年台北和平醫院事件為背景改編的戲劇《和平歸來》,製作人汪怡昕表示,會有這個點子,除了是受到COVID-19的啟發外,再加上這件事眾說紛紜,當事人或非當事人對SARS的描繪各式各樣,甚至有的出現180度的說法。眾所皆知,這回台灣防疫很成功是有鑑於當年的經驗教訓和許多人的犧牲,汪怡昕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和團隊耗時近兩年做口訪、各方面的調查,希望還原當年的「歷史」再加上一些虛構的改編。

2003年SARS在台灣爆發後,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因出現院內感染,被迫倉促封院,引發社會恐慌。(圖/資料照)

▼▲2003年SARS在台灣爆發後,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因出現院內感染,被迫倉促封院,引發社會恐慌。(圖/資料照)

2003年SARS在台灣爆發後,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因出現院內感染,被迫倉促封院,引發社會恐慌。(圖/資料照)

疫情下要完成這些,確實困難重重!汪怡昕解釋道,因為SARS的當事人牽扯到政治界,也牽扯到那時候的媒體生態和醫療生態,「所以每一件事情其實都會出現好多種不同說法,那我們的困難是你要去比對各式各樣人物的說法。」除了要比對說法、脈絡,過程中要取得對方的經驗分享、信任也是非常不易的,像是有些醫護因當年的事件有創傷症候群離開醫療工作,或是有些怕引起不必要的事端選擇絕口不提,還有的政治人物因此淡出政壇或高升的,汪怡昕直言,要取得比較清楚的說法,是得花很多時間建立信任的。

田調、口訪後完成劇本,接著開拍又是一層層難關。「還原到20年前,有很多醫療上面的邏輯、行為跟標準程序都不一樣!」汪怡昕分享其中幾個比較明顯的今昔差異實務狀況,以CPR來講,當年是15:2(壓胸與吹氣比),就是15下加上兩下呼吸(吹氣),可是現在已經是30:2了;另外還有插管的部分,當年不像現在有麻醉科醫師專責,也不是先麻後插,「以前就是由比較年輕的醫師插管,所以在SARS期間才會以這麼多R,我們講住院醫師染疫。」既然是以SARS事件為故事基底,理當很多情節是要還原的,汪怡昕說,針對這些細節就很容易引起誤會,可能現在人會以這年代的視角去看,質疑「怎麼會是這樣呢?」針對這部分,他直言,是團隊努力要克服的挑戰。

製作人汪怡昕與秀傳外科醫師黃漢斌討論醫療情節注意事項。(圖/記者張雅筑攝)

▲製作人汪怡昕與秀傳外科醫師黃漢斌討論醫療情節注意事項。(圖/記者張雅筑攝)

「我們這部片其實想講,『在災難下,人性的選擇是什麼?』在災難裡面有人承擔、有人退縮,有人做自己的算計,有人為了大功,我們想講這個。」汪怡昕表示,雖然這部看起來是醫療劇,但也是在講醫療現場的災難,它背後的政治邏輯是什麼,因為就他們認為,「所有的事情我們認為都是因為政治的決定而引起的。」

專訪當天,正好直擊到令人悲慟的情節在拍攝,詢問汪怡昕這過程有沒有讓他深刻或不捨的橋段呢?本來侃侃而談的他,瞬間低下頭嘆了一口氣,直言很多畫面震撼、沉重到他想起來都很不捨、難過。

談及拍攝過程,汪怡昕哽咽表示,有幾場關於封院後的戲,讓人看了真的非常不捨,因為在那個環境下,他們似乎沒有選擇的權利。(圖/記者張雅筑攝、國際橋牌社和平歸來授權提供)

▼▲談及拍攝過程,汪怡昕哽咽表示,有幾場關於封院後的戲,讓人看了真的非常不捨,因為在那個環境下,他們似乎沒有選擇的權利。(圖/記者張雅筑攝、國際橋牌社和平歸來授權提供)

談及拍攝過程,汪怡昕哽咽表示,有幾場關於封院後的戲,讓人看了真的非常不捨,因為在那個環境下,他們似乎沒有選擇的權利。(圖/記者張雅筑攝、國際橋牌社和平歸來授權提供)

汪怡昕分享兩場比較深刻的,其中一場竟是封院。他說,封起來後就代表沒人會再進去支援了,只能靠裡面的人獨立作戰,而那裡面的醫護可能都已經輪班兩、三天了,這群人其實是很絕望的,可是那場戲,護理長鼓勵大家堅守,這幕讓人非常感動,「就是你在絕望下,有一群人他其實不願意,maybe可能是被迫的,他還願意為其他人守在那邊,為什麼?因為他們不守,病人就死光了。」

許多人都會稱那些醫護為英雄,但汪怡昕搖頭表示,對他來說,他們其實不是英雄,「他們只是盡一個醫護人員『Never Give Up (永不放棄)』的本分,他們是被迫的,被迫放在那個環境,可是他們對自己、對病人沒有放棄。」汪怡昕說,這些真實的情節,不論戲內戲外,其實都很貼切呈現醫護,因為許多人都不知道他們堅守崗位有多辛苦,只會覺得那是他們應該的,因為他們是醫護,「但其實對我比較大、比較深刻的體會是,醫護是一個堅守人最後一道防線的無名英雄。」

藍丞曦飾演的資淺護理師,因目睹震撼的一幕大受打擊。(圖/記者張雅筑攝)

▲藍丞曦飾演的資淺護理師,因目睹震撼的一幕大受打擊。(圖/記者張雅筑攝)

至於另一場比較深刻的是,一名資淺護理師目睹染疫台商傷害自己,因為這名台商傳染給懷有身孕的太太,太太過世後他打擊太大,而這護理師看到那一幕衝擊的畫面,最後智力回到6歲。談到這兩場戲,汪怡昕一度講到哽咽,因為這些故事其實都真實發生過,太讓人遺憾和不捨了。

疫情下要開拍醫療劇,確實不容易,劇組克服各種困難加上彰化秀傳、彰濱秀傳醫院給予支持,才讓許多醫療場景得以順利拍攝。(圖/彰化秀傳醫院提供、記者張雅筑攝)

▼▲疫情下要開拍醫療劇,確實不容易,劇組克服各種困難加上彰化秀傳、彰濱秀傳醫院給予支持,才讓許多醫療場景得以順利拍攝。(圖/彰化秀傳醫院提供、記者張雅筑攝)

疫情下要開拍醫療劇,確實不容易,劇組克服各種困難加上彰化秀傳、彰濱秀傳醫院給予支持,才讓許多醫療場景得以順利拍攝。(圖/彰化秀傳醫院提供、記者張雅筑攝)

「這一檔戲其實,在籌備過程中幾乎也是一檔不太可能開啟的戲,除了劇本、田野,除了各式各樣的籌備之外,然後還有一個是資金...」從籌備到開拍再到殺青,汪怡昕坦言飽受各種考驗,特別是醫療技術、系統和場景等,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面臨困境之際,許多貴人伸出援手,包括彰化秀傳、彰濱秀傳醫院,以不影響患者權益借出未使用的樓層、病房等,甚至提供醫護給予技術指導。汪怡昕對於這樣的幫助,頻頻道謝已高齡82歲的秀傳總裁黃明和先生,「如果不是秀傳的全力支持,從總裁黃明和先生以下全院動員,然後有這麼多場所,我們不太可能有那個年代的器材,我們不太可能在拍攝現場有即時的技術指導,還有這麼多擬真的情節出現。」對於汪怡昕的感謝,黃明和除了給予支持、鼓勵,更期許醫療劇可以帶給台灣社會正面影響力,幫助我國的醫療、防疫和健檢制度等更完善和進步。

汪怡昕很感謝有許多人給予幫助,也透露這部戲有許多亮點和職人、知名KOL、網紅等參與演出。(圖/國際橋牌社和平歸來授權提供)

▼▲汪怡昕很感謝有許多人給予幫助,也透露這部戲有許多亮點和職人、知名KOL、網紅等參與演出。(圖/國際橋牌社和平歸來授權提供)

汪怡昕很感謝有許多人給予幫助,也透露這部戲有許多亮點和職人、知名KOL、網紅等參與演出。(圖/國際橋牌社和平歸來授權提供)

此外,這部《和平歸來》其實還有許多醫界KOL、網紅前來劇中相挺、增色,汪怡昕笑說,不能劇透,只能告訴大家彩蛋多到數不清!一路走來非常不容易,但對於願意分享當年資訊,還有那些願意給予幫助的醫界、政界、媒體界的好朋友們,汪怡昕除了在專訪過程中不斷表達感謝外,更感性表示,「其實要感謝的人很多,這一部是一部很困難、很困難的劇,那其實我們劇組不孤獨,我們其實得到很多好朋友的幫助,也謝謝這檔演員的付出,做非常多功課,然後感同身受去演繹。」

該劇預計年底前上映,汪怡昕說,選在艱難的時候去啟動,其實更能感同身受,「也許等到3年後、5年後我們籌備起來更容易,但也許那時候大家已經對於我們這樣防疫,這種的外在威脅已經習以為常。」言下之意,是希望大家莫忘教訓和感謝那些無私犧牲、奉獻的人們,同時也透過「和平歸來」祝福著大家,因為那是最平凡也是最大的願望和祝福。

和平歸來拍攝現場,導演林世章現場指導演員藍丞曦如何詮釋驚嚇倒地。(圖/記者張雅筑攝)

▼▲和平歸來拍攝現場,導演林世章現場指導演員藍丞曦如何詮釋驚嚇倒地。(圖/記者張雅筑攝)

和平歸來拍攝現場,導演林世章現場指導演員藍丞曦如何詮釋驚嚇倒地。(圖/記者張雅筑攝)

演員鍾瑶、黃新皓、百白與專業護理師陳育瑩討論該怎麼演出搶救過程。(圖/記者張雅筑攝)

▲演員鍾瑶、黃新皓、百白與專業護理師陳育瑩討論該怎麼演出搶救過程。(圖/記者張雅筑攝)

【94要客訴】2022九合一大選 6都+13縣+18歲公民權 1126不斷電開票過程直播!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