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慈善會遭控盜賣帳戶、人頭卡…偷領安眠藥轉賣一顆2000元

  • A-
  • A
  • A+
打賞星星

圖、文/CTWANT

高雄傳出有慈善會假做好事之名接近街友、獨居老人及弱勢民眾,卻把他們當提款機,甚至還害他們遭逢牢獄之災

▲高雄傳出有慈善會假做好事之名接近街友、獨居老人及弱勢民眾,卻把他們當提款機,甚至還害他們遭逢牢獄之災。

街友是社會弱勢族群之一,現在竟然有人假慈善之名,謊稱要幫助街友,實則把他們當作提款機使用,本刊接獲投訴,「高雄市雄美慈善會」以照顧弱勢為幌子,背後卻透過街友牟利,行徑非常離譜,街友若不從就會暴力相向,甚至害他們吃上官司,警方已經接獲相關情資,將介入調查。

據了解,「高雄市雄美慈善會」在今年7月下旬才申請成立,由擔任理事長的陳女及綽號「TAKE」的王男負責會務,平常會發放物資給弱勢民眾及街友,王男還會協助他們申請急難救助金,也會替身體狀況不錯的街友安排打零工賺取生活費,看似相當正派,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

本刊調查,王男在高雄的「街友圈」相當知名,在還未成立慈善會之前,他就經常混跡在高雄火車站一帶,專門找無家可歸的街友「套關係」,熱心地噓寒問暖,讓對方把他當成朋友,等混熟後再幫街友找門路賺外快,對於這些有一餐沒一餐的街友來說,這位「老大哥」人還不錯,但他們其實正一步步墮入陷阱、越陷越深。

高雄市雄美慈善會由陳女擔任理事長,與王男共同主導會務,表面上看似行善,私底下卻把街友、獨居老人、邊緣戶當成提款機

▲高雄市雄美慈善會由陳女擔任理事長,與王男共同主導會務,表面上看似行善,私底下卻把街友、獨居老人、邊緣戶當成提款機。

阿忠(化名)因為事業失敗離家流浪,大約6年前到了高雄火車站,透過街友介紹向王男「拜碼頭」,王男推薦正值壯年的阿忠到工地當臨時工,每天可以拿到1000元不等的報酬,讓他很感動,後來在工地受傷後,休養期間王男幫他在火車站附近租屋,並向知名連鎖超市設立的慈善基金會申請急難救助金,讓阿忠很感動。

但等到阿忠傷癒後,王男卻要他趕緊外出工作,還將慈善基金會發的愛心福利卡沒收,也經常派給他一些「奇怪」的任務,例如帶其他街友去通訊行辦理預付卡、郵局申請帳戶,若街友不合作,還會遭到王男當街暴打,但大家敢怒不敢言,就算有路人報警,最後也被當成街友爭執。

在一次與工地工人閒聊中,阿忠發現王男竟私下剋扣他500到600元不等的工資,愛心福利卡中的購物金也通通被吞掉。原來街友們辦的手機門號、郵局帳戶等,通通被王男拿去轉賣不法集團牟利,每件只給街友們幾百元當作報酬,後來連獨居老人、弱勢家庭都成了王男的目標,有人甚至因為帳戶被賣給詐騙集團成了洗錢帳戶,遭到警方查獲後還吃上詐欺官司,被判刑、罰款,找上王男卻一概不認,最後求助無門,只能入獄吃牢飯。

弱勢民眾泣訴自己拒絕拿健保卡領藥提供王男、陳女轉賣,竟遭到對方威脅、騷擾,害她嚇得離家北上躲藏,差點變成街友

▲弱勢民眾泣訴自己拒絕拿健保卡領藥提供王男、陳女轉賣,竟遭到對方威脅、騷擾,害她嚇得離家北上躲藏,差點變成街友。

另一位街友小黑(化名)小時候父母離異,跟著父親、奶奶生活的他,17歲就接連遭逢親人亡故,從中壢流浪到高雄,一晃眼已經23年,年紀不大,但已經是資深街友,數年前還因為車禍重傷頭部,迄今都要服用抗癲癇藥物,也才讓他發現王男有盜賣藥物的惡行。

小黑說,街友或多或少都有精神障礙或癲癇的病況,需要到診所拿藥,其中包括史蒂諾斯、FM2等強效安眠藥,王男帶街友就醫開藥後,將健保卡留置精神科診所,又利用診所因疫情提供老人家、行動不便患者可代領藥物的漏洞,將街友的藥物領走轉賣,害得診所遭健保局調查,只好取消便民措施,必須本人才能領藥,也連帶波及其他無辜患者。

王男惡劣的行徑在街友圈傳開,加上有其他慈善會介入,被控制助的街友一個個離開王男,但他還不死心,索性與陳女成立慈善會,又逼迫接受物資救濟的街友、弱勢民眾要定期領藥供他轉賣。據說FM2一顆甚至可以賣到2000元之譜,街友若不從就會被打罵騷擾,一名單親媽阿美(化名)為此還逃到台北躲避,不敢回到高雄租屋處居住。

本刊調查,王男本身領有中度精障身冊,還有低收入戶身分,他與有毒品前科的陳女成立慈善會,不思好好助人,「掛羊頭賣狗肉」背地裡壓榨弱勢,把街友當成提款機,行徑令人不齒,而至截稿前面對記者詢問,陳女與王男對相關指控則未有任何回應。

延伸閱讀

CTWANT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