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看到了!林青霞交往18年對象現身 白先勇曝光超狂背景

  • A-
  • A
  • A+
打賞星星

資深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金聖華(右)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 (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右)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 (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神秘交往18年的對象曝光了,林青霞息影之後,為什麼華麗轉身當起作家出了四本書。文學大師白先勇說,關鍵在於一個人-金聖華。金聖華是法國巴黎大學的文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系主任,更是學術界、翻譯界的知名教授。她與大明星林青霞背景完全不同,金聖華在《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一書中,訴說為什麼跟林青霞這麼有緣,也道出林青霞是如何一步步走向作家之路,動人心弦。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中 為文學大師白先勇。 (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中 為文學大師白先勇。 (圖/時報出版提供)

「千里姻緣一線牽」指的男女之情 其實摯友之間的因緣也是

文學大師白先勇《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序中提到,林青霞與金聖華相知相惜的秘密。

人世間人與人相識相知,相生相尅,全在一個緣字。有的是善緣,有的是惡緣、孽緣。金聖華與林青霞相交來往十八年,絕對是一段善緣。

一個是法國巴黎大學的文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系主任,大半輩子側身於學術界,是翻譯界的名教授。另一個是曾經演過一百部電影,紅遍華人世界的大明星,前半生縱橫於演藝圈二十餘年,結交的大多是一顆顆閃亮的星星。

這兩位女士在截然不同的領域,不同的世界生長發跡,是一種甚麼緣份讓她們在後半生的某一點上,兩人的命運突然交結,踏入了彼此的生命中。金聖華與林青霞,相交的一段故事,就像一部溫馨的文藝片,細細的透着一股暖意芬芳。

我們說「千里姻緣一線牽」指的男女之情,其實摯友之間的因緣也是靠着一根無形的線千迴萬轉把兩人繫在一起。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 (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 (圖/時報出版提供)

《小酒館的悲歌》 串起中文翻譯者金聖華與林青霞的半生緣

《小酒館的悲歌》於一九六三年改編為舞台劇,在百老匯上演,一九九一年改編為電影,Vanessa Redgrave 主演,獲三項金像獎,但這本翻譯小說,在海外華人世界讀者不多,香港的書店裏也只剩下幾本孤本。

誰知有一位移居美國加州的前香港影劇記者張樂樂手上卻有一本《小酒館的悲歌》。張樂樂很欣賞這部中篇小說的譯筆,認為流暢生動,主動跟譯者金聖華聯絡,而且兩人一九九三年在美國加州會面,從此多年保持聯係,成為筆友。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

▲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

張樂樂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把金聖華跟林青霞拉攏在一起

二○○三年張樂樂返港,從前她在港跑電影圈與大明星林青霞、張國榮稔熟,這次張樂樂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把金聖華跟林青霞拉攏在一起,成就了一段相知相惜,不棄不離十八年的友誼。

林青霞年輕時學業不順,中學沒有唸到好學校,大學也沒有考上,林青霞終身引以為憾。其實這是天意,上天要造就一顆熠熠發光的天王巨星,故意不讓她走一般人循規蹈矩的路途。直到她拍過一百部片子,退出影壇後,林青霞青年時期埋伏的求知欲,上進心又蠢蠢欲動,重新燃燒起來。

金聖華是留學美國法國文學博士  沒想到收到一位紅遍半邊天的大明星徒弟

她(林青霞)這時最需要的是一位有文學文化素養的老師引導她走進文藝花園。金聖華這時出現,恰逢其時,這位留學美國法國的文學博士,教了一輩子的書,沒想到卻收到了一位紅遍半邊天的明星做徒弟。

林青霞與金聖華(右)在半島酒店互相素描對方(2021)。(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與金聖華(右)在半島酒店互相素描對方(2021)。(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訴說與金聖華的好交情  亦師亦友笑傲文學江湖

林青霞《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序中提到:

要知道,一個長期受眾人注意的人,如果能夠遇到完全可以信任的朋友,是非常珍貴的,更何況是談得來,互相給予養份的朋友。

在新冠病毒弄得大家草木皆兵、人心惶惶之際,為了安定自己的心,讀書、寫作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林青霞與金聖華)每個月會交一篇文章給《明報月刊》,在交談的過程中,她決定記錄下我們相識相知的十八年。

在我們相處的日子裏一句不經意的話語、一個小動作、一起拜訪大師們的經歷,經過她的生花妙筆,即刻串成一篇篇鼓舞人心的動人故事。

在她的文章裏除了我們兩人的情誼,還可窺知一位位大師的風範和學識,還有一些跟故事有關的故事,讓讀者除了看見林青霞不為人知的真面目,同時也增長了見識。

聖華是位學者,可能寫慣論文,對故事的時間地點和真實性抓得非常準確,是花大功夫的,雖然過程辛苦,但精神是愉快的,在疫情加劇的槍林彈雨中,她不停的謝謝我,說是因為寫我,讓她的日子在快樂中度過。

一直嚮往自己能夠成為一個文化人,看完聖華的二十二篇,原來在我跟她交往的十八年中,經她引見,不知不覺中結交了許多文化界的好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呢,不是開玩笑的。驀然回首,我的大部份朋友竟然都是大作家,看樣子我一隻腳已經踏入了文化界。

金聖華(左)新書發表會, 林青霞到場祝賀(2016)。(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左)新書發表會, 林青霞到場祝賀(2016)。(圖/時報出版提供)

《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這個書名非常切題,我和聖華都見證了對方人生中的酸、甜、苦、辣,如果她沒有記錄下來,日子過去了,也就沒了痕跡。其實很多事我都忘記了,難為她記得那麼清楚。

一個大博士肯花這麼大的心血把我的生活點滴記錄下來,豐富了我的生命,其實真正該感謝的是我。但是最重要的是,看這本書的人,能從書中得到一丁點感悟、一丁點啓發和一些知識,相信金聖華就算是再辛苦,內心必定是充滿喜悅的。

金聖華(左)獲香港中文大學榮譽院士與林青霞合影(2012)。(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左)獲香港中文大學榮譽院士與林青霞合影(2012)。(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訴說與林青霞的好交情  滄海一聲笑傲文學江湖

金聖華在《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回憶與林青霞相知相惜的開始………《覓名師》

二〇〇四年十二月,蘇浙同鄉會的餐桌上,坐着張樂樂、我,還有林青霞。由於料想不到的原因,促成這次聚會,而這次餐敍,把原本已經斷線的兩端,又連接在一起了。

張樂樂,一個熱心的朋友,當年曾是活躍於電影圈的娛樂記者,跟許多大明星相熟,包括張國榮、林青霞等巨星。後來嫁到美國去了,由於想念香港,時常找機會回來跟朋友敍舊。那年年底,香江才子黃霑因病逝世,十二月五日在香港大球場有場追思會,樂樂特地從加州趕回參加,在會前,這位我與青霞之間原先的穿針引線人,又把我們倆給聯繫上了。

是因為懷念黃霑,青霞發表了她的處女作〈滄海一聲笑〉,這篇文章,題目取得非常好,既是《笑傲江湖》主題曲的名字,而曲中的詞句,如「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清風笑,竟惹寂寥,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又確是填詞人一生的寫照。原來,青霞從一開始,就是為文章點題的能手,多年後,她屢次為好友江青設想書名,如《點點滴滴》、《我歌我唱》、《念念》等,這種特殊的才具,早年已有先兆。

林青霞息影之後華麗轉身成為作家,關鍵在於亦師亦友的金聖華。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林青霞息影之後華麗轉身成為作家,關鍵在於亦師亦友的金聖華。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從二〇〇五年開始,我們又時相過從,然不再拘泥於定時定候的相聚,而是採取隨心所欲,自由自在的方式,譬如,在半島飲茶,相約去看電影,看畫展,逛書店,聽演講等。

這時候,青霞雖然已經在文壇上跨出一小步,但是仍然謹慎謙遜,抱着畢恭畢敬的態度,到處虛心求教。寫完一篇文章,她會傳給高中同學、各地友人等舊雨新知看,把就近或遠在上海、台北,甚至美國的反饋意見收集起來,悉心揣摩,不斷改進。當然,她也會向相識的文壇中人一再討教。以下,就是一些她當時搜羅所得的寫作竅門。

張大春告訴林青霞,「寫別人沒有寫過的,自己的故事」,這倒是最適合的方式,青霞的故事,有多少人傳過,聽過,但都是道聽途說言過其實,讓當事人自己現身說法,不是最引人入勝嗎?因此,小思認為:「青霞的圈子,青霞的經驗,是旁人無法企及的」,所以該寫她圈子裏自己最熟悉的,獨一無二的經驗。

青霞在踏上文化之旅的初階,的確時常躬身自省,反覆思量,摸索着一條最適合的路子,她既怕自己才學不足,又恐文筆不濟,這時候,她最需要的是增強自信,盡情發揮。

因此,我開始介紹一些名家的作品給她看,例如楊絳、林文月、季羨林的散文。這些大家,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豪華落盡見真淳」,他們下筆,不在乎尋章摘句,不在乎精雕細琢,而是以最最懇摯的態度,直抒胸臆,將內心深處的所思所感,通過純真的言語,如實表達出來,因此最能觸動人心。

看了這些名家的文章,青霞開始感悟,覺得非常踏實、舒坦,原來,好的文章可以這樣寫的,恰似真正美麗的人,未必需要塗脂抹粉,錦衣羅裙一般。

除此之外,我也盡量將一些在自己人生旅途上,曾經對我從事翻譯和文學創作多番提點,引領,協助,支持的前輩先驅,一一介紹給青霞,希望她也能從中得到滋養,有所裨益。於是,就衍生了青霞與名家之間,日後種種隔空相遇,隔代求教,千里尋訪,香江會晤等文壇佳話了。

金聖華(右二)新書發表會,林青霞到場祝賀(2005)。(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右二)新書發表會,林青霞到場祝賀(2005)。(圖/時報出版提供)

書名要《同步綠蔭上》還是《談心》?  林青霞直截了當選這麼說

金聖華說,在書本完成之前,書名的選擇,林青霞給了靈感…..

我們(金聖華、林青霞)都認為,如今世界瞬息萬變,今日不知明日事,任何想法,(寫書)必須得馬上坐言起行,說做就做,否則,延宕誤事,徒然留下遺憾而已!

這本書當然不是容易寫的,先得想個書名,我暫時想到的名字是:《同步綠茵上―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書中計畫把我們相識相交十八年以來的點點滴滴,記錄下來,作為一個見證,將林青霞如何由一個明星,蜕變為一位作家的心路歷程,如實呈現在者眼前。

誰知道跟青霞說起,個性爽朗的她認為「同步綠茵上」不夠突出,她說書名最好直截了當,讓人一眼就受到吸引。我說,我們多年來談天說地,話題不完,可惜「交談」這麼好的書名,早讓林文月用上了,我們商討了一下,認為那就不如用《談心》吧!

十八年前,由於友人的引薦,我們初次會晤,當時彼此之間,並沒有存在甚麽特殊的展望和期盼。友誼是在不經意中自然而然發展的,恰似一顆微小的種子纖纖弱弱,於適當的時候,播入適當的土壤,經長年累月,在和風吹拂細雨潤澤下,逐漸發芽,成長,如今竟然綻放了一片燦爛繽紛的姹紫和嫣紅!

十八年前,青霞是洗盡鉛華的退隱明星,一位成功實業家的妻子,一個兩名孩子的母親,膝下的小女兒還是個正在學步的嬰孩。剛完成了生兒育女大任,意欲尋找自我在人生道上的方向。

我呢?當時還是在香港中文大學全職任教,一向在學術園地裏忙於耕耘,跟外面的繁華世界,尤其是影藝圈絕少往返。

絕對想不到的是,這樣不同圈子的兩個人,驀然邂逅,在此後的人生旅程上,竟然同步向前,攜手共賞了無數怡情悦性的好風光。這些年,我們彼此扶持,互相勉勵,無論對生命,對文學,對為人處世的看法,都有了嶄新的感悟和體會。

寫這本書,記錄下來的是一份歷久不渝的友情,一種同步追求創作的文緣,一個傳奇人物不為人知的真實面貌,以及息影巨星如何從紅毯到綠茵,在人生道上,跨界轉身,自強不息的故事。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

▲ 金聖華(左)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聖華是巴黎大學文學博士,出書寫與林青霞相知相惜18年的真實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撰寫與摘自時報出版之《談心-與林青霞一起走過的十八年》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