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獨家/聯電工程師棄7位數年薪!轉賣「神奇黑汁」 理工魂一樣狂

  • A-
  • A
  • A+
打賞星星

「咖啡流瀉入人的胃,把全身都動員起來。思想列成縱隊開路,有如三軍的先鋒……紙張上墨跡斑斑,這場戰役始終傾瀉著黑色液體,有如一個真正的戰場,籠罩在黑色的硝煙中。」──巴爾札克

記者陳弋/新竹報導

研發工程師自創咖啡品牌,「RD」精神延續。(圖/記者陳弋攝影)

▲研發工程師自創咖啡品牌,「RD」精神延續。(圖/記者陳弋攝影)

19世紀法國文豪巴爾札克(Honoré de Balzac)晚年即便債務纏身,有一樣東西他非買不可:咖啡豆。時至今日,全球有三分之二人口飲用咖啡,平均每天賣出14億杯,這種神奇的黑色飲料成了無數人的「必需品」。對於咖啡師、烘豆師林永祥來說,咖啡更是一個夢想、一項志業,讓他毅然決然放棄工程師的七位數年薪,轉而每天與豆子為伍。

68年次的林永祥畢業於淡江大學電機研究所,一出社會就前往新竹科學園區做IC設計,開咖啡廳之前待過2家電子公司,聯華電子(2303)是他第二個職涯,研發工程師(R&D Engineer)前後一當12年,看似人人稱羨的工作,在他心目中仍不及另一個夢想。

我們詢問林永祥「哪一包咖啡豆是最得意的作品」,他信心滿滿回答:「每一包!」(圖/記者陳弋攝影)

▲我們詢問林永祥「哪一包咖啡豆是最得意的作品」,他信心滿滿回答:「每一包!」(圖/記者陳弋攝影)

在竹科大公司上班,收入相對優渥,生活穩定,也充滿挑戰性,但林永祥心底始終有個創業夢,「在聯電當RD沒有不好,只是心中有一個更遠的目標,第三份工作就設定跳脫科技業」。他一度不知道這個目標是甚麼,直到咖啡香飄進他的生活。

進入竹科上市公司擔任工程師是許多理工科系學生的目標,對數字、科學懷抱濃厚興趣的「過來人」林永祥也說,能將客戶要求的電路設計出來,並解決相關疑難雜症,其實很有成就感。

林永祥曾獲得2016年TISCA烘豆賽冠軍,2018年起主要擔任咖啡賽事的評審。(圖/記者陳弋攝影)

▲林永祥曾獲得2016年TISCA烘豆賽冠軍,2018年起主要擔任咖啡賽事的評審。(圖/記者陳弋攝影)

林永祥後來之所以一頭栽進咖啡的世界,來自朋友的一包咖啡豆。當工程師壓力難免,加上工作時必須思路清晰,林永祥和無數上班族一樣,幾乎每天喝咖啡提神,某一次喝到朋友帶來的豆子,他驚覺「跟印象中的氣味不一樣,原來咖啡不見得會苦,而是帶有香氣」,遂萌生追尋理想香氣的念頭。也因為喝的量較大,且當時精品豆的價格居高,他索性自己買生豆回家烘,還四處求師,就此慢慢「入坑」。

烘豆是一門技藝,擁有一定火候的人一般不會隨意將心法傳授他人。林永祥最初透過朋友認識幾位前輩,登門拜訪數次,和對方交流知識,一同鑑賞咖啡豆,如果確認對方烘出來的風味和調性是自己心喜的,便進一步探詢是否願意開班授課,分享珍貴的烘豆經驗。摸索了幾年,林永祥逐漸烘出獨有風味。

林永祥強調,手沖咖啡也要記錄咖啡粉和水的用量、手法,觀察如何造成味覺差異,這些都是data(數據)。(圖/記者陳弋攝影)

▲林永祥強調,手沖咖啡也要記錄咖啡粉和水的用量、手法,觀察如何造成味覺差異,這些都是data(數據)。(圖/記者陳弋攝影)

林永祥並沒有一下子轉換跑道,而是選擇繼續當工程師,利用下班時間和假日烘豆,先將作品賣給同事和親朋好友,同時接受別人的回饋和建議,就像一場又一場的小型市調。

聯電生涯來到第四年,林永祥某天走在光復路上,無意見看到一紙招租公告,恰巧符合他心中鄰近商辦的店面設定,於是在此開了第一家店,店名取作「RD Cafe」,RD至此有了第二層涵義,除了研發工程師,也是「烘豆師圓夢」(Roaster's Dream)。

林永祥深怕父母憂心他的生計,創業前2年,店面主要由太太操持,他依然在聯電擔任資深研發工程師,下了工作崗位不得閒,繼續烘豆,一天24小時彷彿不夠用。從IC設計到烘豆,他不改理工魂,程式、科學、數據等觀念一併應用過來,「咖啡其實是科學加感官,豆子丟進去幾公克、火力多少、烘多久,這些都要記錄和數字化,逐批逐鍋記錄;烘完之後每鍋親嘗,這就是感官的部分,進一步分辨香氣的消長,同時回頭檢閱紀錄表,看差在哪,有時候天氣也會影響,就像做實驗」。

昔日聯電的同事,如今一部分變成林永祥的常客。(圖/記者陳弋攝影)

▲昔日聯電的同事,如今一部分變成林永祥的常客。(圖/記者陳弋攝影)

工程師轉戰餐飲業,不免遭遇青黃不接的過渡時期,RD Cafe創立之初,收益無法維持一家4口過去的生活品質,所幸陣痛期僅為期半年,後來漸漸步上軌道。林永祥提到,研發工程師的薪水比一般工程師高,創業前 有試算,離職開業後需要多少營業額才能支撐基本開銷,當評估差不多了,就放手去做。聯電生涯第六年,他告別高薪工作,全心投入咖啡事業。

咖啡是名副其實的「黑金」,根據國際咖啡組織(ICO)的調查,台灣人一年喝掉28.5億杯咖啡,市場規模逾700億元。國內各式特色咖啡廳林立,凡人跡所至,眼前突然出現一家咖啡廳並不令人意外。林永祥的小咖啡館開在大馬路上,超商和連鎖咖啡環伺,店內沒有植栽,不擺贅飾,亦無刻意營造的文青氛圍,重點回歸咖啡本身。我們發現,不少客人走進來點1杯咖啡,坐下來邊喝邊滑手機,停留約10分鐘便閃人,更多人是進來買咖啡豆,迅速結帳離開。

林永祥透露,自己的店主攻外帶,回頭客占約8成,他們主要來買咖啡豆,有一些是科學園區的上班族,多半是比較想喝到產區風味的客人。他喜歡跟客人互動,談論咖啡的知識,當然也會介紹自己的豆子,據稱有人本來只喝超商的美式咖啡,因為他的引介變得「懂喝」,漸漸迷上香氣型的咖啡豆。來自顧客的信任,是他的成就感來源,無論是深焙、淺焙、中深焙皆各有市場。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餐飲業,林永祥也很有感,RD Cafe原本有機會再下一城,卻因疫情爆發錯失展店契機,好在他的咖啡豆不乏擁護者,北中南都有咖啡廳同業採購他的豆子,他也樂於為各家咖啡廳客製化不同風味的咖啡豆。

林永祥樂於介紹自家咖啡豆,和客人交流咖啡知識。(圖/記者陳弋攝影)

▲林永祥樂於介紹自家咖啡豆,和客人交流咖啡知識。(圖/記者陳弋攝影)

從電路設計到感官味蕾,理工男追尋咖啡香,林永祥2015年開店至今迎向第八個年頭,他欣慰家人從原本的擔心轉為支持,有夢想為基,咖啡對他來說是一項學不完的技藝,只要持續挖掘,就會有新東西湧出,關於生豆、台灣豆、品質、來源、手沖技巧等知識無窮盡,「只要有心研究,它是一個大世界」。

最後,林永祥強調,喝咖啡其實是很放鬆身心靈的一件事情,好的咖啡喝下肚,依然一夜好眠。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