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專訪/神似許光漢!甜心系畫家「打造4人女團」圓歌手夢 重大計畫曝

生活中心/賴俊佑報導

左邊是許光漢,右邊是甜心俱樂部部長張好。(圖/翻攝自 許光漢IG、張好提供)

▲左邊是許光漢,右邊是甜心俱樂部部長張好。(圖/翻攝自 許光漢IG、張好提供)

「希望看到我的作品的人,都能被療癒。」33歲圖文創作者、「甜心俱樂部」部長張好看似文靜、內向,但其實懷有偶像歌手夢想,還自掏腰包訂製專屬麥克風,無奈因為現實無法如願,因此創作4人女團「甜心BAB」,完成未實現的歌手夢,張好就像個經紀人替成員辦展、出周邊,四處散播歡樂和希望。隨著知名度提升,經常口罩示人的張好,偶然被親友發現,他其實有一張神似許光漢的美顏,讓作品受到更多關注。

張好苦笑說,身邊常常有朋友說他某些角度像許光漢,甚至參加有陌生人的聚會,也被朋友介紹神似許光漢,讓他有些承擔不起,不過後來有朋友開導,這件事可以讓原本不認識你的人好好記住你,進而認識你的作品。

許光漢2023年底一組雜誌時尚照討論度極高,張好就去生活百貨買類似的商品低成本模仿,拍照後上傳IG,原先擔心會被「許太太」出征,沒想到獲得好評,甚至還有「許太太」私訊說「刀已經準備好了,但砍不下去」。張好說他很感謝大家的回饋,也對許光漢感到不好意思,希望對方不要介意。

張好創作出4人女團「甜心BAB」,完成自己未實現的偶像歌手夢。(圖/張好提供)

▲張好創作出4人女團「甜心BAB」,完成自己未實現的偶像歌手夢。(圖/張好提供)

張好從小有當偶像歌手的夢想,會拿膠水罐當麥克風,撕碎的衛生紙塞氣球戳破當紙花,根據他媽媽的說法,張好小時候有跟白冰冰、龍千玉同台唱歌,但找不到照片難以佐證。不過隨著年紀增長,張好漸漸有社恐和害羞的傾向,年過30後自覺不可能完成當偶像歌手的夢,但內心還是住著一個愛唱歌男孩,於是他上網訂製專屬麥克風,偶爾分享唱歌影片給他的Hammy(甜心俱樂部粉絲名)聽。

2021年創立「甜心俱樂部」,起初創作是一些熊、兔子、狗等森林夥伴日常,但少了一些辨識度,有些人以為「甜心俱樂部」是玩具屋或賣衣服的,同行也建議應該要做出角色IP出來,於是張好參考韓國女團NEWJEANS、BLACKPINK,創作出4人女團「甜心BAB」,有兔子Billie、貓Hanna、熊Nijiang和狗Bagel,並賦予每個成員個性,此後創作、周邊就以成員形象為主,也算是完成部長沒有當偶像歌手的未竟之夢。

張好為Lulu創作的金馬寶貝,還製成紀念衣服送給對方。(圖/張好提供)

▲張好為Lulu創作的金馬寶貝,還製成紀念衣服送給對方。(圖/張好提供)

韓國歌手JESSI的畫像被JESSI本人轉發,讓張好受寵若驚。(圖/張好提供)

▲韓國歌手JESSI的畫像被JESSI本人轉發,讓張好受寵若驚。(圖/張好提供)

2022年部長收到藝術空間「正白」的邀請到高雄辦展,首次的小型個人展,張好好奇大家會是想來了解創作,還是只是想跟風打卡,於是執行一個實驗性計畫,他在玻璃窗貼滿20張宣傳單,每張宣傳單有5張可撕下的廣告紙條,只要撕下、拍照上傳限動滿24小時,就可憑廣告紙條領取100元獎勵金,當時張好準備1萬元來發放,展覽為期30天,但廣告紙條7天就撕完了,不過真正來領100元獎勵金的僅20幾人。

這個實驗性的計畫,被台南新光三越的企劃部注意到,因此隔年邀請辦展,自此提高知名度,後續到文博會、草率季擺攤,並跟美妝品牌、早餐業者聯名,2024年在台北新光三越也有小小個人展出。

張好坦言自己是個社恐的人,每次辦展覽都會耗盡社交能量,需要閉關一個禮拜好好休息,但只要遇到粉絲跟他說有多喜歡作品、想跟本人合照,又會感受到滿滿的愛,即使再累也願意花時間、精力辦展跟大家見面;除了粉絲的愛,還有受到藝人青睞,像是主持人Lulu曾到攤位買衣服、穿上節目亮相,張好還特製「金馬寶貝」紀念衣送給Lulu,另外2023年底創作韓國歌手JESSI的畫像被JESSI本人轉發,讓張好受寵若驚。

張好在新北租下6坪空間,給芭比娃娃、公仔和玩具一個家,收藏數量近千。(圖/張好提供)

▲張好在新北租下6坪空間,給芭比娃娃、公仔和玩具一個家,收藏數量近千。(圖/張好提供)

娃娃屋的每個成為表情都是微笑的,每當張好感到疲倦,這裡就是他的充電場所。(圖/張好提供)

▲娃娃屋的每個成為表情都是微笑的,每當張好感到疲倦,這裡就是他的充電場所。(圖/張好提供)

知名藝術家曲家瑞有一個擺滿娃娃的工作室,而張好也有一個娃娃屋,從小就開始收藏芭比娃娃、公仔和玩具,雖然中間曾轉送親友,但收藏數量太可觀,放在家連媽媽都覺得困擾,於是張好在新北三重租下一個6坪空間,給芭比娃娃、公仔和玩具一個溫暖的家,目前收藏數量近千,包括從日本扛回來的限量版美少女戰士公仔、半夜會自己唱歌的睡美人芭比、以及市面絕版的S.H.E公仔,宛如一個小型博物館,將全世界的少女成員,通通納進「甜心俱樂部」這個大家庭。

張好說這些芭比娃娃、公仔和玩具的共通點,每個表情都是微笑的、溫暖的,這個空間像是一個充電能量的場所,每當心情不好或是自己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忙感到疲倦,他就會獨自來這個空間跟這些芭比娃娃、公仔和玩具講講話、吐苦水,將負能量消彌。

張好的媽媽其實就是芭比愛好者,在他小時候,媽媽就會買芭比給他玩,甚至還有買小型娃娃車讓他推去菜市場,滿足張好的少女心,雖然會有長輩指責「男生怎麼會玩這些」或「男生沒有男生的樣子」,但媽媽擋下這些尖銳言語,回擊「又有什麼關係」,甚至長大後的感情世界,媽媽從不過問,僅說「不論你愛男生還是女生,不要愛畜生就好」。

張好創作的似顏繪在社群平台爆紅,讓他收到巨量投稿請求幫忙畫似顏繪。(圖為第一代似顏繪/張好提供)

▲張好創作的似顏繪在社群平台爆紅,讓他收到巨量投稿請求幫忙畫似顏繪。(圖為第一代似顏繪/張好提供)

張好說自己是喜歡推翻自己創作的人,目前似顏繪已經出到6.0版。(圖為第三代似顏繪/張好提供)

▲張好說自己是喜歡推翻自己創作的人,目前似顏繪已經出到6.0版。(圖為第三代似顏繪/張好提供)

除了「甜心俱樂部」女團「甜心BAB」,張好還有幫粉絲畫似顏繪,最初是受朋友委託在喜帖上設計新郎新娘的似顏繪,朋友收到成品給予超高評價,讓張好有些喜出望外,簡單的似顏繪居然會受到喜愛,某天突發奇想,在IG限動發文,1小時內傳來的臉照通通畫成似顏繪,果然收到大量投稿,粉絲收到成品後會換成IG、LINE的大頭貼,讓似顏繪的詢問度暴增,後來張好改成5分鐘內投稿,甚至隨機挑選臉照創作,都無法消化雪片般飛來的投稿,因此最終改成不定期開放線上填表單。

張好說自己是喜歡推翻自己創作的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修改顏繪的細節,目前已經來到6.0版,丘比娃娃輪廓配上厭世眼神,彷彿像是每個純真的人正面臨社會摧殘,但放大看才會發現,眼神裡其實卻充滿愛心,張好說似顏繪的靈感、配色來自給他溫暖的娃娃們,他希望能夠透過似顏繪,給粉絲注入滿滿的溫暖。

前面提到張好有個偶像歌手夢,2024年有了重大計畫,他決定發行個人單曲,還找了認識的音樂人量身打造單曲,要求有「田馥甄的質感、Makyo的電音、陳珊妮的level」,後來又覺得自己適合王心凌或卡莉怪妞的甜心感,看似有些荒謬,但他認為自己已經年過30了「再不做可能會後悔」,想在青春尾巴留下一些瘋狂回憶,預計2024年上半年發行。

張好找音樂夥伴幫忙寫歌、發單曲,想在青春尾巴留下一些瘋狂回憶。(圖/張好提供)

▲張好找音樂夥伴幫忙寫歌、發單曲,想在青春尾巴留下一些瘋狂回憶。(圖/張好提供)

加入 @setn 好友 #三立獨家 Exclusive
推薦圖輯

【#直播中LIVE】合體蔣萬安!盧秀燕造訪台北燈節
大數據推薦
【SETN12小時新聞現場 #直播中LIVE】每周一至周五早上10:00至晚間22:00
熱銷商品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