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TDR修法遭轟為個案 法律系教授游進發:不該處罰的就不能處罰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TDR修法爭議再度引發論戰。(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TDR修法爭議再度引發論戰。(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民進黨立委蔡易餘提案修法證券交易法,19日遭民眾黨立委黃國昌發文痛批根本為替涉及台灣存託憑證(TDR)爭議的涉案人脫罪。不過對此,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游進發認為,監察院早針對相關案件糾舉過,但金管會不採納,黃國昌說法只是混淆焦點,不該處罰的就不能處罰「難不成所有冤獄賠償法都是為了個案?」

立委黃國昌19日在臉書上連發2篇文,針對立委蔡易餘提案針對證券交易法第4條、第165條之2條文修法,痛批為個案脫罪的修法捲土重來,強調根本為金融重犯提修法。對此,蔡易餘表示,律師黃帝穎認為,現行法律對於TDR有立法未備,才希望能在立法院內有討論的機會。而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游進發則透過臉書,認為修法絕非為個案,不該處罰的本就不能處罰。

游進發認為,2012年1月間,TDR被納入證交法第165條之2規範對象,但在此前,就是因為金管會曾以財政部1987年的第900號公告為核定TDR有價證券的依據,因此到TDR在證交法的適用範圍,一直爭議不斷。

游進發強調,1987年當時台灣就是沒有TDR,11年後才有第一檔,事實如此明確,900號函是要如何概括核定「未來商品」?法官如何依罪刑法定原則處罰相關被告?台灣是法治國家,法院必須依法裁判,行政機關也必須依法行政,如果法官與行政機關創造、編織法律規定文意,就是構成違法裁判、違法行政。

而證交法第6條規定「任何外國有價證券來台募集、發行,必須經我國主管機關核定」,其規範技術與內涵之一,為有限列舉併概括授權,絕不能將概括授權理解為「這條規定已概括核定,或授權主管機關得概括核定所有、一切、未來的每款外國有價證券」,否則當主管機關不需逐一核定任何外國有價證券,便是喪失首次監理外國有價證券需符合台灣法律進入台灣市場的功能與角色。

至於財政部第900號公告,從其文義,即無論如何都無法得到其具有外國有價證券核定行為之意義,並未指涉任何具體的有價證券,更遑論概括授權核定;若以其具有核定行為意義,無疑就是違法的概括核定,「既然沒有TDR的核定,就沒有TDR的炒作犯罪」。

加入 @setn 好友

【#直播中LIVE】台中捷運傷人案 洪姓嫌犯父母出面回應
大數據推薦
【#直播中LIVE】蔣萬安赴議會市政總質詢
熱銷商品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