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青鳥行動是「討伐黃國昌」的集會 黃國昌2800字長文致歉:對歷史負責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立法院會28日續審國會職權修法相關法案,最後三讀通過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部分條文;民團發起「青鳥行動」號召民眾再到立法院外抗議,到場群眾高喊反對國會濫權、要求退回法案,手舉「沒有討論不是民主」、「反黑箱反擴權」標語表達訴求。

黃國昌稱青鳥運動,這不是一場反對國會改革的集會,這更是一場「討伐黃國昌」的集會。(圖/記者鄭孟晃攝影)

▲黃國昌稱青鳥運動,這不是一場反對國會改革的集會,這更是一場「討伐黃國昌」的集會。(圖/記者鄭孟晃攝影)

民眾黨團總召黃國昌今(29)天凌晨在臉書發表【邁向正常國家,對歷史負責】長文,他在文中稱,這不是一場反對國會改革的集會,這更是一場「討伐黃國昌」的集會。他並向向民眾黨團成員致歉;同時,對這一陣子以來,可能因為修法過程而造成的社會紛擾、對立,他也要向全國的人民為自己努力不夠而致歉。

黃國昌並強調,我們一定對歷史負責,我們也會遵守道德價值與是非的底線。這只是改革的第一哩路。接下來台灣民眾黨將繼續堅持推動改革法案,一步步把國家還給人民。

以下為黃國昌 【邁向正常國家,對歷史負責】全文:
台灣民主化的進程中,最為關鍵的國會改革法案,剛剛在我國立法院通過了三讀,我要對黨團同仁表達不盡的感激與無比的歉意。

我的感激,來自於所有民眾黨委員團結一心、以八擋百、持久不懈的努力,沒有各位同仁對追求改革無比的決心,國會改革法案不會通過三讀。

但同時,我也要向民眾黨的七位委員,珊珊、昭姿姊、玉珍、憶君、春城兄、國成兄、啓楷兄,以及黨團全體夥伴致上歉意。

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起遭受了非常大的壓力。民眾黨的委員們都很清楚,要肩負起我們的信念、承諾與責任,路上會有很多荊棘,但是,只要這幾天有到青島東路、濟南路與中山南路晃過一圈,大家都會很清楚:這不是一場反對國會改革的集會,這更是一場「討伐黃國昌」的集會。

我了解,近一兩個禮拜來到現場的公民團體、公民朋友,並不是所有人都反對國會改革,有些人是出於對我個人的不諒解。因此,即便我們的委員已經發揮出了百分之兩百的力氣恪盡職守,但大家更承擔了更多已並不屬於他們的責任。

因此,身為台灣民眾黨團的總召,我要再一次地向國人說明:國會改革的一小步,是民主進程的一大步。

國會改革,是所有國人、所有政黨一直以來都期待的改革,只是在台灣過去這二十年畸形的、極端兩極化的政治環境下,以國會聽證調查制度來說,在馬英九全面執政、國民黨在國會佔多數的時候,民進黨力推、國民黨則不願意推動;等到蔡英文全面執政、民進黨占國會多數的時候,民進黨忘掉了他們的承諾、也不願意有一個健全的國會來監督他們的行政權,因此就不願意推動了。

黃國昌強調,國會改革的一小步,是民主進程的一大步。(圖/記者楊澍攝影)

▲黃國昌強調,國會改革的一小步,是民主進程的一大步。(圖/記者楊澍攝影)

但在今年,台灣首次三黨不過半,為台灣的國會改革,創造了非常難得的局面,而這個非常難得的歷史機遇讓我們完成了過去二十多一年來非常多人——包括民進黨中的哲學家林濁水、以及2016之前的林佳龍部長、鄭麗君副院長、蔡前總統——這麽多人支持、想要推動的國會聽證調查制度。

我了解政治需要妥協,尤其目前台灣民眾黨在立法院只有8席,因此今年的國會改革,改革幅度比起當年民進黨所主張的還小得許多,對於台灣目前過度傾向行政權的失衡,只是稍稍往正常民主國家權力分立的樣貌移動了一點點。

國會改革通過後,雖然比起現在各個民主的國家,我們的國會仍然是數一數二弱勢,但是這部法案的通過,仍然有兩個很重要的意義:

第一,在台灣這個共同體的集體意志與歷史積累下,改革也許會遲到,但它絕對不會不到。今天只是改變的一小步,但因此我們看到了改變的可能,我們有信心,未來台灣將更堅定地往民主改革的道路上前進。

第二,相信民主、相信制度,無論我們藐視哪一個政治人物,我們都不應該藐視我們的民主制度。在台灣民主化至今,許多人說:獨裁比民主更有效率,但是我要說,因為我們的民主,台灣才能如同國會改革二十多年來的進程,自我改進、自我修正、自我超越。

去年,我加入柯主席所領導的台灣民眾黨,並接受邀請擔任不分區立委,而不分區立委的第一場政見發表會,主題就是國會改革。

今年1月14號,台灣民眾黨早上7點半如常開始工作,那天決定了我們1月15號早上第一場台灣民眾黨八位不分區立委的黨團記者會,那天我們宣布黨團所要推出來的法案,也是國會改革法案。

到了今天,我們不只達成了對選民的承諾,我們也達成了對台灣民主進程的承諾。

這一次國會改革的內涵,我們非常強調的就是「推動國會聽證調查制度」與「強化人事同意權的審查」這兩個核心。我們希望藉由台灣的國會聽證調查制度的建立,官員可以以美國、英國、法國與德國為標準,讓行政官員不再在國會說謊。

我們希望臺灣未來的司法院正、副院長、未來的大法官與未來的NCC委員、公平會委員,未來任何需要經過國會人事同意權審查的公僕,都不會再像過去一樣,草率地決定、執政黨極力地護航,就像近幾天來上街的公民所說的,「沒有討論、不是民主」。

我們如果要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我們必須先讓台灣有一個正常的國會,那是一個可以比現狀再更有效地監督權力龐大行政部門的國會。

2012年,我與許多學者應台灣智庫的拜託,為民進黨草擬國會改革法案,當年林佳龍、鄭麗君、陳亭妃全部都是民主進步黨的立委。當年眾多親綠學者所研究出來的結果是:無論是美國的總統制、英國的內閣制、法國的雙首長制、還是德國的總統總理制,這些國家的國會,沒有一個比台灣更弱勢。這些不同政治體制、民主政體下,共同的特色,就是國會有調查權,而且官員不可以在國會調查的程序當中說謊,這個是任何民主憲政的國家,當我們要去進行監督制衡的時候,所必要經歷的民主過程。那一年,法案沒有通過,但我完全沒有責怪民進黨,因為民進黨那時候是少數,他們要推動國會改革,但馬政府與擁有國會優勢的國民黨不可能同意,所以失敗是很正常。

2016年,蔡前總統與民主進步黨提出的政見,就是要建立國會聽證調查制度,聽到這個政見、這個承諾時,我非常非常地高興。結果呢?八年來,民進黨完全執政、國會過半,假裝沒有這件事。因此,我為當年一起協助民進黨的夥伴感到非常的不平:大家不計酬勞地投入時間、精神幫你們寫法案,交到你們手上,就是希望你們可以認真努力的推動改革,結果你們換取到了政治職位後,徹底地忘記、甚至自己背棄過去承諾,用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掩飾自己跳票的事實。我替所有當年的夥伴感到心寒。

然而,民進黨令我心寒的遺忘,並不只有國會改革、國會聽證調查制度。最近有許多人告訴我:有人認為我背棄運動、背棄改革。事實上,我心目中仍然記得的是這些承諾:2008年野草莓運動時,訴求制定集會遊行保障法、廢除集遊惡法;2012年、反媒體壟斷運動所要制定的反媒體壟斷專法;2014年太陽花運動結束以後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進黨完全執政八年後,2008年所承諾的集會遊行保障法、2012年所承諾的反媒體壟斷法、2014年太陽花運動所承諾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與長期以來推動的國會改革法案、國會聽證調查制度通通沒有通過。

我要向全國人民負責任地報告,自從2008開始重新參與街頭運動到現在,一直以來,我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對台灣民主改革的承諾。背棄運動、背棄改革的人,從來都不是我。

最後,雖然國會改革法案過去是多麽被全體不分黨派人民所共同支持,但針對這次法案修正過程中,作為黨團總召的我,還未能爭取到更多當下的社會認同、也沒有辦法與更多民眾進行更細緻的溝通,我必須檢討。
但是另一方面,為了對本黨競選承諾負責、也為了台灣民主改革負責,我想起當年民主前輩為了國會全面改選不惜流血的精神,我也必須祈求國民能夠諒解:為了改革成功,這些是我身為本屆國會黨團召集人,在盡可能降低社會紛擾的狀況下,仍然必須向歷史交代的責任。對這一陣子以來,可能因為修法過程而造成的社會紛擾、對立,我要向全國的人民為自己努力不夠而致歉。

我也要代表台灣民眾黨團對所有不分立場黨派的國民表達:台灣人民共同追求國會改革、民主改革經過了三十年,我們一定對歷史負責,我們也會遵守道德價值與是非的底線。這只是改革的第一哩路。接下來台灣民眾黨將繼續堅持推動改革法案,一步步把國家還給人民。謝謝大家。

 

加入 @setn 好友 #立法院大亂鬥

【#直播中LIVE】張學友康復今晚開唱 首露面身體狀況曝光
大數據推薦
【SETN12小時新聞現場 #直播中LIVE】每周一至周五早上10:00至晚間22:00
熱銷商品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