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新聞深一度/「地下衛生所主任」 默默守護貢寮19年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謝璧蓮、賴興俊/採訪報導

台灣人生病老愛往大醫院跑,其實厝邊不起眼的小診所裡也有仁心仁術的大醫師,新聞深一度要帶您來認識這些默默付出卻又超級重要的白袍天使!台灣東北角的貢寮常見到一個穿格子襯衫、牛仔褲、拎環保袋的鄰家大叔上門噓寒問暖,其實這是章殷超醫師出診了。19年來,每星期三天,走著同一條路,從台北市開車到貢寮看診,風雨無阻,還曾因為太累而撞車,在當地幾乎沒人不認識他,因此被封為貢寮的「地下衛生所主任」。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章殷超已經到貢寮服務19年。

章殷超醫師:「阿姨啊,你睡覺了嗎?吃飯,我來檢查妳的藥。」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章殷超到府看診。

電視劇都是這樣演的,古早年代的醫師拎著醫師包出診,章殷超醫師:「現在站起來給我看看,有進步了,但是我跟你講你坐著的時候都沒有練腳力,所以你腳還不夠力。」

鏡頭裡穿牛仔褲的章殷超不是在演電視劇扮醫師,他是在新北市貢寮區執業的家醫科醫師。章殷超醫師:「這顆是維他命,這顆是維他命,這顆是維他命,她其實現在都是吃維他命,我在幫她保養身體。」「剩下的藥在隔壁 ,都是中午給妳吃藥。」

一週只看三天門診,其他時間要安排到府看診,服務無法出門到診所看病的老人。病患吳李惜林老太太:「頭好痛啊。」

章殷超醫師:「身體不舒服就叫人幫妳針灸,針灸好了身體就會舒服。」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家住台北市木柵的章殷超,開車到貢寮單趟至少要花1個小時,他自嘲從木柵到貢寮的馬路建設他也有貢獻。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章殷超曾太累出車禍。

章殷超醫師:「真的就睡著了,車就擦撞到這一塊,這一塊是新的,所以這一塊是我買的。」

不幸中大幸是車毀人幸運逃過一劫,章殷超醫師:「雖然撞得稀巴爛,修理了1個多月,那保險公司賠慘了40多萬。」

即便這樣,章殷超依然不減守護貢寮的情感,1995年在台大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練,第一次支援貢寮衛生所的醫療工作,他開始喜歡上貢寮。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章殷超第一次到貢寮衛生所工作,就愛上這裡。

章殷超醫師:「離開都市你能看到什麼?你能感受到什麼?你說要我講出為什麼,要繼續在這邊做,當然有很多因素,其中一個是這個環境因素、人的因素。」19年來心力全奉獻給貢寮,貢寮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還有鄉民勸他出來選議員。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章殷超和病患互動。

章殷超醫師:「把球傳給我,慢慢來。」

章殷超醫師:「人跟人的接觸中間,像看到老人家本來悶悶的,突然間看到她笑了,開始笑了可是後來又悶了,打她一下跟她身體接觸一下她又笑了,那種快樂你要用什麼來衡量?」

不過來到貢寮之後才知道這裡的醫療資源有多匱乏,章殷超常以貢寮狹長地形說明,章殷超醫師:「人口大概7成都集中在海線,衛生所的服務集中在海線,山線這邊我們當初在做醫療服務健康評估的時候,就發現這邊是供給不足。」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貢寮幅員廣大,章殷超發現醫療資源的分布不均,選擇到山線開立診所,更像是貢寮的第二間衛生所。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貢寮醫療資源相當不足。

章殷超醫師:「需要我的地方,哪邊需要我,現在貢寮需要我,所以我就繼續做。」

貢寮鄉親很習慣章醫師的到府服務,繼續把他當成衛生所主任,很擔心他會不會有一天不做了。貢寮病患吳太太:「我怎麼上次好像聽說主任沒有想繼續待在我們這邊,是不是主任?」章殷超醫師:「就累啦。」

問章醫師會不會覺得累,其實他也和多數人一樣,需要一個支撐自己繼續堅持的理由。章殷超醫師:「你要到偏鄉服務,你要從偏鄉去找到你覺得有價值的東西。」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在貢寮這麼久的時間,章醫師隨時都在協助居民對抗疾病與傷害,但是他最難以抵擋的就是核四廠。章殷超醫師:「當如果核四要運轉的時候,其實我會離開,我原先給我私底下想的設定就是核四運轉我要離開。」

小診所大醫師 同一條路走了19年

▲章殷超說只要核四運轉他就離開貢寮。

核四的陰影,就像潛伏在貢寮體內的癌細胞,一旦發作,再好的醫師都很難治療,看著隨時都在政治角力的核四,章醫師說出自己的無奈,希望能夠用這樣的呼籲不讓這裡受到核污染的傷害,讓他可以繼續守護貢寮的土地和鄉親。(整理:實習編輯李芷萱)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