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怒籲判鄭捷死刑 林飛帆:若只為了復仇,無法輕易支持 | 社會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民眾怒籲判鄭捷死刑 林飛帆:若只為了復仇,無法輕易支持

  • A-
  • A
  • A+
值得深思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北捷殺人喋血事件震驚社會,兇嫌鄭捷年僅21歲,卻犯下如此兇慘的殺人案件!民眾憤怒情緒高漲,要求處以鄭捷死刑,讓他完成求死的心願。但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今(23)日在臉書PO文,表示「僅是因為想對鄭捷復仇的話,無法輕易支持死刑」。
 
若為復仇!林飛帆:無法輕易支持死刑
 
林飛帆_臉書
圖片來源:取自林飛帆臉書
 
捷運殺人魔鄭捷心狠手辣,用雙刀屠殺手無寸鐵的民眾,引起台灣民眾憤怒。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今(23)日在臉書PO文,表示「僅是因為想對鄭捷復仇的話,無法輕易支持死刑」認為單單只是為了復仇,將鄭捷處以死刑,台灣社會什麼也無法改變。但林飛帆自己內心也相當矛盾,認為若是自己親人遇害,恐怕也無法冷靜,但他還是呼籲民眾,好好思考整起事件給台灣的省思。(整理:實習編輯林顥宗)
 
▼學運領袖林飛帆臉書全文
 
看過東海大學祕書處的那一封公開信後,有些話真的想說。
 
大家還記得嗎?
 
就在4月29日晚間,不到一個月以前,五名死刑犯被執行槍決。
 
當時,正值林義雄先生的禁食行動將告尾聲,同時也是整個春天大家奮起抗爭之後,高亢的情緒漸歇。法務部長羅瑩雪執行槍決死囚,獲取了隔日各大報的主要版面。這五個人,現在鮮少人記得他們的名字。當時的羅瑩雪,在槍決執行後沒有多說,只留下一句:「拜託幫幫忙,社會已經夠亂了。」看似暗指執行死刑能夠穩定社會秩序,杜絕犯罪。
 
事隔不到一個月,是的,事隔不到一個月。鄭捷,在台北捷運上砍殺20多人,造成四人罹難。
 
網路上面支持死刑的輿論,要求處死鄭捷的呼聲排山倒海。誠實地說,我內心裡也很矛盾。
 
矛盾的原因是這樣,如果報導屬實,鄭捷真的宣稱「自己殺人就是為了求死」,那麼死刑的存在到底對於這類的事件的發生是鼓舞,還是遏止?如果,鄭捷真的是這麼想,那麼死刑真有嚇阻犯罪的作用嗎?
 
矛盾的另一面是,我記得大學時候曾跟我恩師討論過死刑這個議題,依稀記得當時他說,他很敬佩從事廢死運動的朋友,很支持他們,但如果刑案受害者是他自己的親人,他自己可能也很難做到不去仇恨,更別說寬恕兇手。那場對話之後,我也這麼想,如果事情發生在我的親人身上,我似乎也很難選擇原諒。
 
但,你要我說我支持死刑嗎?我會跟你說,不,我無法輕易支持死刑!因為,在很多案例上,我們已經發現過去的許多的死刑判決都是充滿瑕疵,很多冤假錯案,讓不少無辜的「死囚」枉死。同時,死刑能否真正預防犯罪?許多研究報告都已經顯示,執行死刑的國家其犯罪率並不會比較低。
 
不過,若是這事發生在我自己的親人身上,我會怎麼選擇?矛盾的是,我認為,我會很難輕易地選擇原諒。
 
面對如此矛盾的議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想的一樣?但我想,現在在網路上戰成一遍,在事件發生當下便提出槍決鄭捷,處以死刑的朋友,我們是否願意冷靜下來,多想一下,在要求死刑的背後,我們想達成的究竟是什麼?槍決那一刻,我們是否就認為正義達成了?我們是否就輕易相信,未來將不再有犯罪、兇殺案?如果不是,那麼我們要的究竟是什麼?
 
從昨日到今夜,我充滿矛盾。但也必須說,我明白死刑並不會遏止犯罪發生,更不可能預防下一起慘案發生,同時在過往諸多死刑判決中已被證明是誤判錯殺者也有相當多的案例,這是我無法輕易支持死刑的原因。然而我明白,面對鄭捷的作法,我們很難不替傷亡者及其家屬感到憤怒、悲痛,很難不對鄭捷的作為感到咬牙切齒,甚或厭惡噁心,希望他趕緊消失。
 
但或許正因如此,當我們悲憤難當之際,也更需要冷靜地思考,我們應該從這個事件中學習到什麼?此事件,除了其負面效果之外,我們可以正面的記取什麼教訓?又能對自己或未來有怎樣的反省?
 
在一遍喊打喊殺的過程中,我們是不是也忘記了,從事發到現在,我們還沒釐清的是,鄭捷為何如此作為?他的動機究竟是什麼?還是對我們來說,這些並不重要?我們也不在乎?只想著讓這個人儘快的消失?
 
很矛盾!很矛盾!
 
如果我今天是受害者家屬,我想我真的會想,讓這個人趕緊消失。但說真的,我也無法想像,死刑的存在,會在未來持續製造多少因冤假錯案而死的無辜生命。
 
此時此刻,我對鄭捷的作法感到憤怒,甚至厭惡。但我並不想花力氣跟著高喊殺鄭捷。我認為他的行為應該要付出代價,受到制裁。但我也在想,若我支持處以他死刑的目的,僅是因為想對他復仇,那麼並無法改變這個社會什麼;同時,若我支持殺他,結果卻是使得死刑制度繼續在未來製造更多無辜的冤假錯案的死難者,那麼我無疑也是幫凶。
 
所以,現在我僅想要呼籲大家,靜下心來,讓我們仔細思考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鄭捷殺人這個事件?這個事件應該對我們起怎樣的影響和作用,而那些作用是往好的、正面的方向前進?在討論死刑存廢的過程中,如何能正面的讓台灣社會繼續向前?而非在討論過程中,陷入仇恨的交鋒。
 
最後,對死傷者及其家屬,我不知道能夠說什麼。因為假若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此時此刻的我想聽的或許不會是再度譴責兇手泯滅天良,或許我會什麼也不想聽,也或許我並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怎樣的安慰。
 
我想,作為基督徒,此刻的我只能禱告,祈求他們平安、平靜。
 
也希望所有朋友,替死傷者和他們的家人代禱、祈福,並持續冷靜以對,靜心思考此事對於台灣社會的影響,和我們將來要如何向前?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