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觀察/頑童攝影師失明照拍 女體、裸露、綑綁、痛感

  • A-
  • A
  • A+
打賞星星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陳怡秀

一位攝影師,該怎麼面對失明的挫敗?日本著名攝影師荒木經惟因病右眼失明,他一個轉念,在5月的攝影展中,將作品的右半邊全塗成黑色,展覽名稱為「左眼ノ恋」(左眼之戀),以「写真 = 人生」(攝影等於人生)的概念,創作不輟,他說,「沒有辦法不攝影呢」。

圖片說明:位於東京的Taka Ishii Gallery,於5月25日至6月21日展出荒木經惟的65幅作品,展覽名稱為「左眼之戀」。(攝影/陳怡秀)

去年10月因為前列腺癌導致視網膜動脈阻塞、進而造成右眼失明,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他描述,早上刮鬍子時,突然「啪─」就看不見了,「啊勒?是垃圾跑到眼睛裡了嗎?」當時還這麼想著,「明明就什麼痛感都沒有啊」,但從此半邊的世界黑暗一片。

接受朝日新聞訪問時,他戴起右邊鏡片塗黑的眼鏡,「看起來還滿時尚的,對吧?」荒木經惟笑了笑,事隔七個多月,他於5月25日在東京都的Taka Ishii Gallery舉辦展覽,命名為「左眼之戀」,展出的65幅作品,創作時間從去年底到今年初,右半邊皆刻意塗黑,象徵著再也看不清的右眼。

圖片說明:荒木經惟右眼失明,在新的系列作中將照片右半邊全塗成黑色。(攝影/陳怡秀)

被稱為日本攝影界頑童的荒木經惟,可說是荒誕不羈的代名詞,充斥著女體、裸露、綑綁、痛感、隱晦或者赤裸裸的性暗示都是他的作品特色,這次的作品仍包括這些元素。總是不諱言自稱「天才」,老實說,我沒有特別喜歡他,但在玩世不恭的皮膚底下,骨子的浪漫與深情卻也在過去的攝影集如《東京愛情》、《東京日和》等中體現,對於妻子陽子的愛戀和憐惜,與妻子相處的點滴(無論妻子生前或死後),細膩紀錄之,輕輕靠在大腿上的陽子、蜷縮在小船上睡著了的陽子、作在陽台小椅對著鏡頭微笑的陽子、妻子死後重返陽台和陽子遺照的合影...,有陽子的影子存在的作品,雖然帶著死亡的陰影,卻很柔軟,總是能觸動人心。

圖片說明:妻子陽子死後,荒木經惟在陽台拍下和妻子的另類合照,以懷念夫妻之情。

(來源:http://zahyo.sakura.ne.jp/agx/agx-books/araki-toukyo-biyori.html

所以在荒木經惟那些鮮豔卻晦暗的慾望之作中,還是看得到一絲光,光點、光芒、光彩,在悲劇到來時,衝擊是必然,經過時間的沉澱(雖然我們無從得知其內心的糾結與苦澀),再回到大眾面前的荒木經惟,又是那個嘻笑怒罵不受拘束的老頑童了。有被綑綁的赤裸女性、有常用的蜥蜴模型、有天空、有街道、有和自己影子的自拍,但半黑半明的65張照片,象徵著接下來的人生,荒木經惟得向右眼道別,與左眼持續相戀了,他用一種自嘲又帶點感傷的味道,呈現了未來的創作方向

(攝影/陳怡秀)

根據畫廊的資料,左眼之戀的名稱其實是出自荷蘭攝影師Ed van der Elsken於1954年出版的寫真集《Love on the Left Bank》,日文譯名為「セーヌ左岸の恋」,即「塞納河左岸之戀」。荒木經惟在20歲左右看了這部攝影集,甚至模仿攝影集中女性的pose拍了照留念。

荒木經惟病痛纏身,當死亡朝他的方向走來,他心想,別往這啊,但死亡仍是到來的話,「不把它吹飛的話不行吧」,荒木經惟笑著說。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