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曾碰壁整年「零收入」小薰不放手直到希望到手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張弦、林詳澤/綜合報導

從《我愛黑澀會》出道的小薰,近年跨足戲劇演出,演戲實力越來越受肯定,她從小就有星夢,立定志願闖進演藝圈,亮眼外型很快就擁有演出機會,但不夠純熟的演技也讓小薰不斷被罵、甚至一度面臨空窗,頻頻試鏡卻都被打槍,怕父母擔心,每天還假裝出門工作,但小薰沒有輕言放棄,終於盼到機會!

小薰懷夢闖星河 曾碰壁整年"零收入"

▲小薰星夢成真,但演藝生涯剛開始實在艱辛。

演出個性冷傲的檢察官,小薰眼神霸氣,但當大顆眼淚直直落,又哭得觀眾好揪心。情感收放自如,小薰花了十年自我淬鍊,其實她從小就有星夢。

小薰:「這邊!我搭船的地方,就是轉彎進去就到了,山的另外一面、山的另外一面,從小長大的地方。」泰雅族的小薰小時候住在石門水庫湖中央的「仙島」,得靠爸爸開小船接送,靠岸常被遊客盯著瞧。

小薰懷夢闖星河 曾碰壁整年"零收入"

▲小薰小時候出門得靠船接送。

小薰:「在我小時候的心靈裡面,我覺得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就會一直看,指指點點、指指點點,我其實很不喜歡,就覺得不要再看我了。」家裡也在石門水庫經營活魚餐廳,小薰收拾碗盤動作俐落,但比起接班,她一心嚮往演藝生活。

小薰:「小時候我就跟媽媽說,媽媽,以後我一定要去演戲。我小時候做格格帽喔,然後我還說,媽媽,請叫我格格,然後媽媽說好了你不要再想了,不可能!我說你叫我格格嘛!好、格格好,退下!我小時候就會跟媽媽玩這樣的事情。」16歲的小薰決定追夢前進《我愛黑澀會》,亮眼外型,堪稱男藝人殺手,還獲得戲劇演出。

順利拿到演藝圈門票,演藝路卻沒有想像中好走,一邊拍戲,小薰還要兼顧節目一波波的淘汰賽。

小薰懷夢闖星河 曾碰壁整年"零收入"

▲小薰參加《我愛黑澀會》節目。(圖/翻攝自網路)

小薰:「演到半夜12點、12點多我還去練舞練到天亮,我最後面是整個人趴地說天啊!我在幹嘛!我好累,我整個哭了,我說為什麼我要學跳舞,我就是不會跳舞,我不要參賽!把我送走開好了!我不要玩了。」而就連有新戲上門,演技根本不純熟的小薰也越演越受挫。

小薰:「我從開鏡第一顆鏡頭被罵到殺青最後一顆鏡頭,我每一天真的覺得好想哭,因為我在裡面是演一個比較活潑的女生,所以我們的節拍都要撘搭搭這樣才好看,可是我通常都是落拍的那個人。」小薰在這之後更面臨了長達一年空窗,天天試鏡,試了五、六十部戲就是試不上。

小薰懷夢闖星河 曾碰壁整年"零收入"

▲小薰一度撐不下去,思考要回家幫忙端盤子。

小薰:「我每天都跟爸爸媽媽說,爸爸媽媽我要去試鏡但其實,好,我是有去試鏡,可是我知道我試鏡是不會上的,然後有時候或是根本也沒有戲要試,我就這樣跟爸爸媽媽講,然後就在家裡面的周圍先晃,我還在認真想說我是不是該回家去端盤子。」不想讓爸媽擔心,小薰默默拚,終於接到《我租了一個情人》的演出機會,但光是這場和宥勝的對手戲就足足拍了四天。

小薰:「我的手沒有那麼的自然、我的表情太硬、我講話的語速巴拉巴拉一堆的,你演出來的樣子就會讓男孩子認為說是一個心機很重的人,可是他要的是我我不要這樣子,我應該是要很單純無害的人,可是我整個就是走歪了。」

小薰懷夢闖星河 曾碰壁整年"零收入"

▲小薰媽媽驕傲把女兒的海報擺在餐廳。

現在笑著說,但當時小薰就怕機會再從手中溜走,其實很緊張,租電影、租電視劇仔細揣摩一個禮拜終於抓到感覺,甚至還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更在國片《只要我長大》素顏上陣抱回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爸媽還把海報貼在餐廳內看得出很為女兒驕傲,小薰一路闖過來辛苦、卻不輕易打退堂鼓,小薰唱這首給情人的歌,或許也唱出小薰對演戲的愛。(整理:實習編輯陳霈安)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