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週刊/中國網紅墜樓喪命 「每個觀眾手上都沾了血」

  • A-
  • A
  • A+
打賞星星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鏡週刊

中國一位專門在網路播自拍高空驚險特技的「網紅」最近在直播過程墜樓身亡,驚悚畫面引發網路的熱議。許多人認為玩命只為在網路求出名,實在不值得。不過更有人指出直播的巨大商機和廠商贊助的推波助瀾,也都是直播的網紅們內容失控的背後原因。

在中國社群網站熱傳的影片裡,一名年輕男子在長沙一棟62層高樓外沿進行各種特技動作——沒有吊鋼絲、底下沒有安全護網,什麼都沒有。

但是當他嘗試爬回頂樓時,他動作暫停了一下,往下看了一眼然後掉了下去。他手中正在直播中的智慧手機,拍攝下了他失手落下的最後一刻。

他是26歲的吳永寧,號稱「中國高空極限第一人」,是極限運動Rooftopping(或譯頂樓攝影,徒手爬上大樓、高塔、大橋頂端自拍的玩命活動)的新添亡魂。這個運動隨著社群網站如火如荼的傳播而成為一時風尚。

吳永寧的微博「極限-咏寧」所張貼的過去極限高樓自拍照片。(圖/取自微博)

▲吳永寧的微博「極限-咏寧」所張貼的過去極限高樓自拍照片。(圖/取自微博)

一些中國官方媒體針對吳永寧的死亡在社論上呼籲,要對手機直播內容加強管制。英文版中國日報說:「要不是吳永寧在直播app上如此大受歡迎,他或許就不致送命。有些app鼓勵更聳動、淫穢和危險的內容,它們目的在吸引更多眼球增加更多的收入。這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一般高樓自拍的愛好者,可能只是喜歡闖進新蓋好的摩天大樓,站在頂端自拍驕其網友一番。不過吳永寧過去的影片又更進一步,只見他雙臂或甚至單臂掛在大樓的邊緣,間或進行各種危險動作。一名不願透露本名的中國頂樓極限女性運動員Claire向CNN記者表示,她認為吳永寧的死不能該怪他過度大膽冒險,更該怪的是贊助他們從事這個活動的一些公司企業。

她說:「這些公司付錢給製作影片的人,」只要運動員同意他們在自己的影片上登廣告,「如果你跟這些公司簽了約,他們會幫你付機票錢,打點一切,讓你到另一個城市表演一些瘋狂的事。而且合約裡會清楚說明,有任何的意外,他們不負任何責任。」

Claire不會做像吳永寧的那些極端動作,不過她的Instagram照片也足夠證明這份工作的危險性。

根據吳永寧家人的說法,他製作一支的酬勞是十萬人民幣,他原本打算做為籌備婚禮之用。他的父母原先並不知道他的工作內容,只知道他想成為演員。

高樓攝影在中國社群網站掀起熱潮前,在世界其他地方已經持續了幾年。過去由於YouTube這類社群網站在中國的禁令,一般民眾對這個運動並不熟悉。不過中國各地的摩天大樓隨經濟崛起而如雨後春筍般聳立,加上社群網站的快速興盛,為這個極限運動的風行提供絕佳的環境。社群網站讓成功成名,似乎不再那麼遙不可及,也促使了許多像吳永寧這樣的人冒險一搏。

不只是高空極限自拍搏命,直播市場如今也是廝殺競爭極其慘烈的競技場。南華早報介紹了一名中國的網紅「范范」。她每天工作看似輕鬆寫意,每天就是穿著光鮮亮麗,對著手機唱歌、跳舞、吃東西,間或介紹一些美容秘方。不過,按照她自己的說法,她平日時間超過10個小時,週末還比平常日更忙。今年到目前為止,總共只有農曆年休息了三天,以及動手術休息了兩個星期。

她承認自己做過美容手術,還跟網友虛報了年齡,她覺得中國「網紅界」激烈競爭的緊張壓力把她催老了,也倦了。

范范說,女直播客成功的三大因素就是:年齡、臉蛋和身材。「不管你怎麼努力,靠直播維生頂多只能做個五年。」在中國,網路直播的工作,收入來自粉絲的「打賞」以及廣告和其他贊助。自然有些博主會不惜採取各種極端方式,只求吸引人的注意。范范在訪問中說,吳永寧的死「每個觀眾手上都沾了血」。她說:「人們會做一堆吸眼球的事來滿足好奇的觀眾,這是背後造成他死亡的一部分原因。」

點我看更多詳細內容

 

Chocolate-flavored Hongkong

📸 Claire He | 🌍(@claireschilling)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鏡週刊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