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後被小燈泡律師質疑:指責被害人? 高院:勿過度解讀 | 社會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澄清後被小燈泡律師質疑:指責被害人? 高院:勿過度解讀

  • A-
  • A
  • A+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高院昨針對內湖女童命案的殺人被告王景玉開延押庭,法官諭知被告將配合速審法,預計7月宣判,報導一出,引發女童母親質疑要看新聞才知道進度;高院今(17)日上午澄清表示,此次開庭是延押庭而非審理庭,結果又引發小燈泡家屬的告訴代理人透過媒體質疑「現在反過來指責被害人?」。對此,高院表示,基於公平審判,法院希望被害人能到庭陳述意見,更不要「過度解讀」延押庭處理的程序。

《聯合報》報導,小燈泡家屬的告訴代理人李宣毅律師表示,昨日開庭,法官很認真地想要與辯護律師擬定後續審理步調,可惜法院未通知告訴代理人到庭,站在被害人家屬立場想,他們會想要知道多一點庭訊內容,告訴代理人不在場就無法轉達;希望法院往後在每個庭期,包括延押庭,都通知告訴代理人到庭,讓告訴代理人作為一個被害人家屬與法院溝通的橋樑,透過轉達讓家屬知悉開庭內容,建立完整信賴關係,讓他們能信賴司法程序。

另名告訴代理人丁穩勝律師質疑「羈押庭根本未通知被害人與告訴代理人,就算延押常不通知告訴人,但審理庭的審判進度以及完成第二次精神鑑定,我方完全不知,然後,現在卻反過來指責被害人?」

小燈泡的母親王婉諭、小燈泡媽媽/中央社

▲小燈泡母親。(圖/中央社)

小燈泡案件告訴人及告訴代理人聲明:2018.4.17

親愛的司法,原來我們近在天邊遠在咫尺

       台灣很小,我們每個人都很近,但資訊落差有時真的拉大了距離。我們國人可愛的地方也在於常常能為他人設身處地著想,這就是為什麼當小燈泡出事時,每個台灣媽媽或家長的心都在淌血。

      我們是如此靠近,有時卻又如此遙遠,如果溝通可以更簡單明確,誤會當不至於再次發生:

1. 我們感謝合議庭之前對被害人的重視,以及這幾次維持羈押的裁定。
2. 我們理解合議庭基於過去慣行,及預期被害人出庭勞費而沒有特別傳喚被害人方。
3. 我們感謝法官在延長羈押庭中,積極與辯護人交換意見,意圖穩定未來程序及節奏。
4. 我們更感謝聯合報記者在庭內鉅細靡遺的第一手報導。

    那為什麼法官、記者都很認真的狀況下,被害人會有受傷的感覺?

    因為在這一個僅僅是關係到被告是否延長羈押的庭期中,不可避免地會牽扯到整體訴訟程序進行的訊息。而當被害人方,掌握訊息的時間晚於公眾時,被害人在偵查程序中的經驗就立即被喚起了,我們離被害人實質參與審理程序的願景感覺又遠了一點。

    如何解決?根據告訴代理人於其他案件,作為強制辯護案件辯護人的經驗中,許多法官也都會發出通知,邀請被害者方一起參與、觀察羈押程序之進行。如昨天(04/16)告訴代理人有機會可以參與程序,被害者那在偵查中永遠晚於媒體知悉訊息的痛苦就不會再度被喚起。

      一個枝微程序中的一紙通知書,就是連接起被害人重新信賴司法的強力工具。一個重視被害人的司法改革,應該從這裡開始。

      請社會各界理解被害人家屬難以面對兇手的傷痛。又按告訴代理人的辦案紀錄中,本案準備程序與審判程序告訴代理人皆代替告訴人出庭,且將合議庭意見帶回,並提出書狀說明告訴人意見,也一併向公眾報告。

告訴人王婉諭
告訴人劉大經
告訴代理人陳孟秀律師
告訴代理人吳君婷律師
告訴代理人丁穩勝律師
告訴代理人曾威凱律師  共同聲明
告訴代理人李宣毅律師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