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街賣到手曬傷」全盲視障討生活 竟還遭路人辱罵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高雄報導

手上拿著幾包芝麻軟糖站在悶熱的高雄街頭,頭上臉上全是汗水,但他始終待在那裡,希望有人能為他停留。他是38歲的阿德,在街頭賣芝麻軟糖將近2年了,只要有停下來的人一定不難發現,他雙眼已經看不見東西,其中一隻眼睛幾乎緊閉,另一隻眼睛已經不見黑眼球,為了養活自己,他站上街頭叫賣,從早上9點多到深夜11點左右,一站就是12、13個小時。

全盲視障人士街賣(記者郭奕均攝影)

▲阿德在高雄街頭賣芝麻軟糖。(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為了讓自己能更靠近人群,也怕影響到行人通行,阿德街賣時不站在騎樓下,而是站在太陽會曝曬到的街區,雖然記者來訪這天,阿德的手臂已經復原,但在之前一個禮拜,他已經被太陽曬傷,左手臂脫皮,阿德自己回到家後才發現,「因為我撐傘都是用右手拿傘,左手臂難免會被曬到,但還好啦,就像每個人工作都會有工作傷害嘛」,阿德很樂觀,因為比起身上的病症,曬傷對他來說已經算不了什麼了。

全盲視障人士街賣(記者郭奕均攝影)

▲阿德曾因為曝曬在太陽下,左手臂曬傷脫皮。(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阿德從國中畢業那年就發現視力有異樣,檢查之下確診是青光眼,接著上高職時視力快速惡化,導致他念到高2下學期就無法繼續讀書,改到啟明學校就讀,到了25歲左右,兩眼就幾近全盲,再也看不見周圍的世界,「我那時只是要去超市買個東西,我就因為看不到摔進水溝裡,手都骨折了,但也因為摔過一次,以後就會更小心。」

但不只兩眼全盲,阿德還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看著他拿著芝麻軟糖,手指關節都明顯彎曲,或許就是因為很用力聽著周遭的聲音、很努力拿著手上的商品,記者從看到阿德開始,他身上的汗就流個不停,但問他拿東西會不會吃力,他很堅定回答:「不會啦,習慣就好,習慣就不覺得吃力了。」

全盲視障人士街賣(記者郭奕均攝影)

▲阿德還有類風性關節炎,手指關節明顯彎曲。(圖/記者郭奕均攝影)

阿德自己一個人住在高雄,因為他的父親行動不便,母親也和他一樣,有青光眼和類風濕性關節炎,為了不增加家裡負擔,他決定出來靠自己討生活,但賺錢已經很不容易,沒想到出來街賣還會受到路人無情侮辱,「有些人看我走路很快,覺得我眼睛其實看得到,就會跑過來質疑我啊」,但阿德沒有任何責怪,他說應該是大家對盲人的了解不深入,所以他不會放在心上,只是除了質疑聲,「還有人就是看我不順眼,會過來罵我,罵一些我眼睛看不到的話」,阿德不願意說出那些人罵了哪些字詞,因為那些話對他來說多少已經造成傷害,「但是社會上什麼人都有吧,我就學著不理他就好了。」

雖然眼睛看不到,身體還有其他病症,但阿德從來不怪上帝不公平,反而一字一句都透露出堅強,而他的堅強不只如此,「我每天早上9點多從家裡出發去賣芝麻軟糖,大概要走20分鐘吧」,只是這20分鐘,可不是每天都這麼順利,「當你眼睛看不到時,你的平衡感會偏掉,所以有時候我以為我是走直線,但我已經走錯路了」,只要一走錯路,阿德就得花一到兩倍時間才能走到街賣地點,「但走錯,就回頭就好啦,總是會走到的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