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練4年刺60友人!為開工作室 曾一餐不到50元苦撐 | 社會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苦練4年刺60友人!為開工作室 曾一餐不到50元苦撐

  • A-
  • A
  • A+

詹千雁/台中報導

詹岳霖的工作室鄰近台中火車站,一樓擺滿他的手繪作品還有沙發、櫃台,二樓擺放三張躺椅和上百支顏料,陽光從窗戶灑進打造出明亮空間感,獎盃一一擺好放在櫃子上,這是十年來詹岳霖的改變。

刺青師詹岳霖 拿朋友皮膚當畫布

▲詹岳霖赴美獲獎作品(圖/記者詹千雁攝影)

採訪這天見面,詹岳霖就是個大男孩,也會和朋友打屁聊天玩滑板。每個人身上的衣服都無法掩蓋皮膚上大片刺青,因為這些「作品」全是詹岳霖的多年好友,「沒有他們願意提供乾淨的皮膚,我不會有今天」

談到怎麼學刺青?答案令人驚訝。詹岳霖說「我沒拜師學藝,就看網路影片自學」不像傳統做法拿豬皮練習,詹岳霖找朋友當白老鼠,直接「畫皮」。大膽行徑沒想到朋友更大膽,「雖然剛開始刺得不好,但他們也沒怪我」。「刺朋友」刺了四年,超過60位朋友的皮膚成了詹岳霖的畫布。

刺青師詹岳霖 拿朋友皮膚當畫布

▲詹岳霖靠朋友相挺,提供皮膚讓他揮灑。(圖/記者詹千雁攝影)

十年前,腦中閃過一個「不要浪費時間」的想法,開啟了小型刺青工作室。剛開始創業沒錢也沒客源,詹岳霖說「每個月有一兩萬就要偷笑了,扣掉房租根本所剩無幾」談到是否曾經想放棄?他說「我還想過乾脆去送報紙算了,最慘時一餐要控制在50塊以內」撐下去的動力,就是怕「對不起朋友的皮膚」加上長時間苦練刺青,沒時間陪家人,「我得對他們有個交代,沒他們支持,怎麼走到今天?」

刺青師詹岳霖 拿朋友皮膚當畫布

▲原本的小型工作室,如今換過兩間已經有多項設備。(圖/記者詹千雁攝影)

談到家人曾反對嗎?詹岳霖坦言,普遍大眾對於「刺青」仍有刻板印象,認為好像就是做壞、混幫派,家人親戚們思想較保守一開始並不支持,直到後來在國際上得獎才轉變態度。

十年後的詹岳霖,現在已是成熟的大男孩,盡情揮灑著手上的刺青筆,眼神中更透露出對作品的無比自信。擔任模特兒的朋友,就怕「影響作品」,還得「控制飲食保持體態」,讓詹岳霖有塊「品質好的畫布」。

刺青師詹岳霖 拿朋友皮膚當畫布

▲詹岳霖苦練6年後終於在國際上得獎(圖/記者詹千雁攝影)

挺過網路霸凌!詹雅雯趕場選舉商演獻唱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