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參選就是神功護體?侯友宜不能被針對嗎?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二大一廣場/參選就是神功護體?侯友宜不能被針對嗎?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傅硯翔

國民黨藉著媒體報導斷章取義的一段促轉會張天欽前副主委在內部討論的對話錄音,大喊民進黨政府透過「黨國資源」、利用「國家機器」對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進行政治追殺,並且用盡全力傾巢而出,試圖想要再次拉開漸被追上的新北選情。而這次事件發展也引發長期關注轉型正義的學者憂心,認為台灣轉型正義的腳步好不容易起了頭,卻在政治操作以及媒體渲染之後,徒留臭名一副。

是的,這確實是個歷史時刻,記載著轉型正義在台灣絕對不是一條好走的路,記載著轉型正義的芽根脆弱到稍微碰觸即可能斷根,記載著轉型正義不是成立促轉會或黨產會就能夠宣告結束,記載著轉型正義的社會溝通還需要更加努力,更重要的是,這也記載著國民黨尚未知反省,還有臉把這些威權詞彙加諸在政治對手身上、記載著當年的加害者還有臉發臉書宣稱自己「不會被打倒」。

▲作者認為侯友宜拒絕接受檢驗,正代表加害者不知反省(圖/資料照)

引發此次爭議的人事除垢議題,確實是許多國家在從事轉型正義政策時,必須面對的問題。以捷克為例,相關除垢法規規定,現任或即將擔任政府部門擔任高階官員者,都必須要提供兩份資料,一份是來自內政部的文件,證明未曾擔任過秘密警察或特務,另一份是當事人的宣誓書,宣示未曾擔任過前述職務或是共產黨的高階官員,兩份文件缺一不可,否則將終止職務或降調到其他單位,5年內也無法再擔任政府部門的高階官員;德國也是類似做法,最著名的例證是原本在東德體系的司法人員,約莫七成被禁止在兩德統一後繼續在國家司法體系中任職,不過德國並不像捷克是全面性禁止,而是針對相關人員個別調查,只有在當時任職於政府且確實有參與相關人權侵害的行為時,始在禁止在原單位續任之列。相較於此,波蘭的做法便較為柔性,只是透過資訊揭露的方式,檢視政務官、文官或是及將競逐公職的候選人過去的記錄,藉此讓民眾確認這些人是否跟舊政權有關連。

也就是說,人事除垢是否以及如何進行,各國有各國的背景,每個國家的做法也都不一樣。從最柔性的揭露真相,到最嚴格的全面終止職務或降級,或是僅就參與人權侵害者進行究責,這些政策方向都應該被討論。且德國模式的做法有關對象的範圍應該也要納入討論,例如是像吳敦義主席說的,「他的最上頭要處理鄭南榕,那應該是誰做決策的,很清楚嘛,應該去找那個做決策的人」,也就是只處理「決策者」;或是如同德國模式,也就是張前副主委所提的「參與侵犯人權者」的這種「中階執行者」,都應該進行理性的討論。

再舉個例子,網路上曾經流傳一張照片,時間背景約莫是1978年中壢事件發生之後,遠在波士頓的台灣人希望透過在美示威遊行的方式來聲援台灣的民主,也讓國際社會看見國民黨在台灣作票的惡質風氣。根據圖說,照片中貌似馬英九的人物,是領取中山獎學金赴美留學,並且被交辦從事特務工作,而這張照片是當時他在偷拍參與遊行人員的時候,被抓包後趕著離開轉頭時被反拍的情形。假若台灣能夠及早制定法律、進行人事清查程序,便得以證實並揭露當時這位學生是否有接受黨國指令從事特務工作、是否就是參與侵犯人權的威權助長者。只可惜當時沒有這樣做,而這位「嫌疑犯」後來竟然還當上了台灣總統,諷刺至極。

也因此到了現在,當初在台灣施行威權統治的政黨,到現在還在操弄話術,不思檢討也罷,還把「轉型正義」當做是髒話在貼標籤,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將曾經也參與侵犯人權的威權助長者,也就是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推上市長寶座。國民黨很清楚的策略是,只要把轉型正義弄臭,侯友宜就能順利當選。這或許也是個前哨戰,只要這次選舉操作成功,未來國民黨只要做一件事就好:「自己清查當時的加害者與執行者」,接著再把這些人推上市長、立委甚至總統級選舉,並且推選這些人的後代參與地方選舉,大啖「轉型正義自助餐」,只要參選就是神功護體侯友宜也完全不能被針對,否則就是政治追殺?

▲打壓民主運動的特務學生,竟成政府高官或國家領導人(示意圖/資料照)

轉型正義的內涵與作為需要政府持續與社會溝通,偏執的叫罵對和解與面對傷痛毫無助益,否則未來也只能卑微地透過國民黨每次提名公職人選的方式,促成轉型正義所要求的人事清查效果,而這是對台灣最悲哀的一種結局。

《作者簡介》傅硯翔,法律工作者,曾任國會助理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