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觀塘案那些沒投反對票的「賴兒」們!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二大一廣場/觀塘案那些沒投反對票的「賴兒」們!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魏水秀

有一個老笑話是這麼說的:某個老醫師很高興他的兒子從國外拿了醫學學位回來,並繼承家業讓他退休。某一天,兒子很高興的跟老醫師說:「你看,我醫術比你好,都給你看病30年的陳伯伯被我醫好了!」老醫師怒罵他:「笨兒子,你以為你去國外讀書的錢哪裡來的!」

這雖然是個老掉牙的「以專業霸凌非專業」故事,但最近台灣政壇跟醫界都環繞在Liar這個詞上,今天看起來格外諷刺甚至有點恐怖,因為,原來「專業」不只會傲慢,還會冷血。

衛生及環境委員會審查空污法,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列席。 圖/記者林敬旻攝

▲副署長詹順貴對觀塘案態度轉折

談到專業的傲慢,近日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用FB請辭,並與中油公司計畫興建的第三天然氣接氣站的環境影響評估案掛鉤,整個事件的進行方式,要比醫界的專業傲慢,更是不遑多讓。詹前副署長突襲長官,並與一同缺席的學者委員們,想用開會人數不足的方式拖延此案,不只是專業的傲慢,更是對民主投票制度的霸凌。

環評委員,總共21名,官方代表7名,非官方代表14名,全部都是專家學者。然而,日前環評通過的票數,官方6票同意(因為1票擔任主席未投票)、學者1票同意、2票無效,總數以7票通過(3名學者因利益迴避)。不出席的專家學者委員共8名,因為沒出席,當然沒有投票。

未出席的8票對7票,哪個票數多?小學生也看得出來。如果這些學者專家,對此案有疑慮,應該投反對票,讓此案劃下句點,也讓中油公司有時間提出其他方案。但這些人卻沒有這麼做?而訴求呢,跟去年10月幾乎相同,要更多時間、更多資料,就是一個拖字訣。

看整個觀塘案的大事紀,可以發現,這些委員跟詹前副署長,開會可以事前要求不得表決;而中油提出的替代方案,他們可以一再重複要求補資料;甚至,中油的方案,已經迴避觀新藻礁,把開發面積縮小到剩十分之一不到(232公頃變為23公頃),這還是由詹前副署長建議的修改。即便如此,最後還是要用開會人數不足的方式來杯葛表決。

衛生及環境委員會審查空污法,環保署署長李應元、副署長詹順貴列席。 圖/記者林敬旻攝

▲環保署長李應元答應環評委員會所有要求,卻得到不出席,不投票的結果

如果從頭到尾就沒有通過環評案的條件,那麼,詹副署長擔任官方代表,在不記名投票的情況下,也可以投反對票。另外,因不滿而缺席的8名專家學者,同樣隨時都可以投反對票。以日前的票數來看,如果照正常的開會決議走,票數會7票贊成對8票反對;甚至詹前副署長以他個人專業投票,可能會是6票贊成比9票反對,這種票數差距,任何人都會心服口服。然而,這些反對的專家學者們與詹前副署長,卻選擇最沒有民主精神的方式,不出席、不投票、不負責任。

還原觀塘案環評會議,看出誰在耍賴

李應元署長,應環團要求延後會議、應要求對藻礁環境影響研議、應要求開會不得表決、應要求調整成迴避藻礁與柴山多杯孔珊瑚方案、應要求縮減非常大的開發面積。應了那麼多要求,但這些人很明顯從頭到尾就沒想要接受這個方案。甚至有像管中祥之流的人,把大桃園市沿岸的藻礁保育無限上綱,模糊觀新藻礁保護與開發區的迴避方案,從旁掩護這些耍賴的學者專家。

不能接受也沒關係,既然是環評委員,拿出「專家的良心」投下反對票,「7票對8票」或「6票對9票」,真正讓環境保護主義獲得勝利。但結果也不是,這些人二度沒有站出來投反對票,只想讓會議流會。到底圖的是什麼?繼續再開會?繼續當環評委員?繼續對社會予取予求?

這種違背民主投票精神、違背人情義理的處理方式,難道不是專業的傲慢、對民主的霸凌?從頭到尾就沒有想要合議出可行方案,卻透過議事規則,這樣一直耍賴、一直耍賴的專家學者,難道不也是一種「賴兒」嗎?

《作者簡介》魏水秀,經濟學博士,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市長進行式】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專訪!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