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廣場/我們很會用恨來選舉,但何時學會用愛來執政?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二大一廣場/我們很會用恨來選舉,但何時學會用愛來執政?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吳崑玉

江湖走久了,更深刻體會「愛有排他性,恨有連結性。」這句話。今年選舉,這句話的應用面更大了。

這句話原來是在描寫人際關係。你愛一個人,就會想佔有他的全部,當他也愛別人,或別人也愛他,你就會吃醋,想要爭寵,想要把他包起來保護他,想要向別人炫耀「他是我的」。因此,一個太愛老公的妻子,太愛老闆的機要,反常成為老公與老闆的人際殺手,想要幫他過濾掉一切不好的風險,讓他依賴你,卻反而幫他得罪了一票人。

▲作者認為「恨」創造反政府兵源

「恨」卻是相反的運作模式。當兩個人都恨同樣一個人,很快就能變成無話不談,同進同出的好朋友。至少是立場一致的盟邦,利害相同的戰友,不管原來有多麼的不同,在強大敵人的面前,一切的差異都變得渺小,因為我們需要1+1>2,需要敵軍3倍以上兵力才能展開進攻,5倍才能包圍。

過去二十年,台灣的政治主題,就是切割。藍綠都學會切割敵我,累積恨意。最重要的,這樣才能收集敵人愛不到,或不被愛,或被過度的愛排出來的排出物,加上勝利的敵人發洩恨意所製造的新敵人,快速累積反抗的能量。

2004年開始,用恨選舉,已成為台灣政治的主流。馬英九第二任開始,連續把不同族群的人都得罪光了。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前,各種社運團體已在相互支援,搞工運的、搞健保的、反旺中的、反服貿的….,到處串連,他們是怎麼串起來的?答案就是「恨」。

所以,韓流之能在高雄形成風潮,一點也不意外。這兩年,執政黨一下弄毛了勞工,轉頭又砍向了軍公教,連卡車司機都被戳到上街頭。跟第二任馬總統一樣,同時開好幾個戰場,就等於同時在幫「恨」創造兵源。同婚的、反核的都轉向失望與沉默,反同婚的卻「恨」意滿表。不同來源的「恨」,就像歷史上各地的幫會、軍閥、散兵游勇,為了打倒共同目標,結成同盟會,有個不怕死的陳勝、吳廣出來帶頭,便鋪天蓋地的擁上,管他什麼執政能力?先燒光敵營再說。

這二十年來,台灣連原本的安善良民,都學會了用恨選舉。但執政者們,完全沒有學會「用愛執政」的技巧,任由排他性、支配性、掠奪性的「錯愛」,把原本善戰的班底,穩定的政策,良善的美意,全都打進冷宮,趕進山林,甚至變成敵軍。身邊只留下貪婪的親信,謀利的權臣,和只會拍馬屁的豬八戒。

認清「愛有排他性,恨有連結性」這個定律,執政者或上位的人們,就必須放棄過去以來「政治就是這樣幹」、「天下是我們打下來的,為什麼大官要給別人做?」「您爸就是好運,無你細妹安怎?」的幫派心態,在策略制定前,先壓下「淮西勳貴,驕兵悍將」的排他性,花點工夫去多交點朋友。策略制定時,一段時間內就只開一個戰場,逐次清理問題,排除障礙。政策難免有得有失,關起一扇門,就該開啟另一扇門,以愛人民為本,對基層苦難能鬆手就鬆手,能幫忙就幫忙,避免累積恨意,製造民怨。過於清晰的理論,過於完美的包攬,過於獨享的分配機制,過於計較的政策作為,都不如「身在公門好修行」的心態,更能贏得人心。

彼德‧杜拉克在<總統的六個守則>這篇文章中說過一個故事,杜魯門總統曾告誡過剛當選的甘迺迪:「在你當選那天,就要忘掉選舉。」因為總統不是幫主,施政的對象是全民。正義是絕大多數人都認同的遊戲規則,而不是相對多數人所想要的完美勝利手段。

很多人此時一定在想,那想辦法拆解恨的連結,日子不就又可以過了?但問題是,恨的連結性出自人性,網路時代,更無法用阻斷通路來制止連結。正在糾結不已時,跑去師父那喬五十肩,師父正跟旁邊一位滿身橫肉趴著的大哥聊天:「小良是誰啊?」

「什麼小良?」

「就你背上刺的字啊!一定是很重要的人,才會刺在背上…」

「X,那是我年輕時候不懂事,刺的『恨』字啦!年輕時很瘦…」

旁觀的我立即頓悟:「是啊!把人們都養得肥肥的,『恨』字自然就連不起來了。連不起來,社會自然就『小良』了,道理在此啊!」

如果大家都豐衣足食,週末上館子、泡溫泉都排不完行程,那誰要去造勢場子看禿子唱軍歌啊?!

《作者簡介》吳崑玉,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淡江國際及戰略所碩士,曾任親民黨發言人、哈佛企管突破雜誌副總編輯。

關鍵字: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