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二八 呂秋遠:這是永遠的悲劇,要一提再提

  • A-
  • A
  • A+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今(28)天是二二八紀念日,對於多數人來說,228就是四天的連續假期,但律師呂秋遠說,二二八從來沒有過去,也不是任何政黨的提款機,這是所有台灣人的集體印記。大多數事不是過去了,而是算了。可是有些事不能算了,即使過去了。否則,我們的下一代只會記得「歡慶」二二八連假,而忘了這是永遠的悲劇,要一提再提。

嘉市追思二二八 民眾紀念碑前獻花二二八事件72週年前夕,嘉義市27日在全台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前舉行追思活動,現場與會人士陸續在紀念碑前放上鮮花,向每位受難者表達敬意。(嘉義市政府提供)中央社記者黃國芳傳真 108年2月27日

▲嘉義市27日在全台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前舉行追思活動,現場與會人士陸續在紀念碑前放上鮮花,向每位受難者表達敬意。(圖/中央社)

呂秋遠昨天深夜在臉書發文,他說,「和平島是我的家鄉,但是我從來不知道和平島的名稱怎麼來的。最早原住民叫她tuman,後來叫做大雞籠嶼,又改名為社寮嶼。到此為止,我不知道我的家鄉為什麼會改名叫做和平島?為了誰的和平?哪裡的和平?何時的和平?」

1947年2月28日。這是改名的起點。3月8日,國民政府假意談判和平協議,卻全面調兵來台,21師與憲兵第4團約7000人從基隆港登陸。當天晚上,基隆市宣佈戒嚴,登陸時就開始以機槍掃射,並大肆鎮壓「亂民」,有數百人以鐵絲綑綁並推入海中處決,單人則裝入麻布袋丟入海裡。3月11日,軍人開始逮捕與殺害島上的琉球民眾與造船工人、民眾,許多居民失蹤或被殺害,也揭開台灣白色恐怖的序幕。政府為了祈求和平,才把社寮嶼改名為和平島。

呂秋遠說,和平島,早在西班牙統治時期,就已經築聖薩爾瓦多城,遺跡就在台灣造船公司的場區內。在回家的時候,會把車子停在一片空地上,那裡竟然曾經是天主教堂,還發掘出先民埋葬在那裡的遺體。和平橋是台灣第一座連結離島與本島的跨海大橋、1626年由荷蘭人蓋的龍目水井,現在還持續在供水。「我的家鄉有四百年的水井,但是小時候的我竟然只記得秦嶺、淮河、大興安嶺,當時我不知道,我家有這麼多的歷史寶藏與悲傷的故事」。

他強調,二二八從來沒有過去,也不是任何政黨的提款機,這是所有台灣人的集體印記。大多數事不是過去了,而是算了。可是有些事不能算了,即使過去了。否則,我們的下一代只會記得「歡慶」二二八連假,而忘了這是永遠的悲劇,要一提再提。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寶島神很大】鬥陣與太平媽守歲團圓迎新春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