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導演大揭密!製作《復仇者聯盟》電影 只要這11個步驟

  • A-
  • A
  • A+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電影《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創下電影史上最大的三天獲利,這也映證出漫威在連載故事上的強大功力。導演羅素(Russo)兄弟對於該劇「失控的成功」感到非常驚喜,但仍宣布暫時停止超級英雄類別的電影,特別是過去7年之中,他們已經製作了兩部《美國隊長》以及兩部《復仇者聯盟》的系列電影。

▲《復仇者聯盟》電影海報。(圖/翻攝自Marvel臉書)

兩位導演接受BBC的採訪表示:「我們學到最重要的事就是,當你拍攝兩部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電影,拍了又拍,這時候千萬不要繼續拍下去。」

該系列的前兩部電影編劇兼導演喬斯溫登(Joss Whedon)也對此表示贊同,「我為何還要製作其他的《復仇者聯盟》?這實在有夠困難的。」他回想起《奧創紀元》的DVD評價,「我現在發現這真的是一場錯誤。」

儘管如此,漫威的動畫宇宙仍然會持續進行,包含《蜘蛛人》與《銀河守護隊》的續集都已經確認開拍,因此新的復仇者聯盟配置機會定案。

萬一有天你有幸擔任導演的角色,你該怎麼做?BBC的記者特別回顧過去的製作團隊,並整理出11個關鍵訣竅。

註:以下並沒有包含任何關於《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的劇透,但會討論過去系列的情節細節。

1. 從電視劇開始

▲羅素兄弟曾以電視劇導演成名。(圖/翻攝自RohanBeg推特)

上述三位導演之名都曾出現在電視劇,喬斯溫登製作了《魔法奇兵》(又譯:吸血鬼獵人巴菲)、《螢火蟲》等影集,與此同時,羅素兄弟也著手製作《廢柴聯盟》、《家庭受阻》等B級喜劇。

喬羅素表示:「這些經驗對於掌握超過20個角色的卡司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這些劇都有交叉角色的組合。這些節目必須在21分鐘以內演完,所以必須要夠吸引人,又要有情節。《廢柴聯盟》某一集中共有30個對話的一幕,那就像是一種讓你在2小時內能容納越多角色的訓練。」

安東尼羅素也表示:「由於我們生長在義大利裔美國大家族,因此我們很熱愛團隊工作,這讓我們在拍攝的過程中可以吸取各種觀點或各種團體的動能。」

2.徹底了解角色

▲復仇者聯盟包含許多角色。(圖/翻攝自MjsGoat推特)

《復仇者聯盟》最大的趣味性就在於可以看到不同的角色,或這些演員如何互動。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的劇本作者馬克思(Chris Markus)根據去年的觀察表示:「當兩個不同系列的英雄放在一起,自然而然會產生較勁,而且是良性競爭,所以非常有趣。而交叉劇情最吸引的地方就是誰當老大。你想想看,這些角色都是英雄,都是原本自己系列的主角,但是一次把他們放在一起的時候,誰可以發號施令?這個梗我們玩了好幾次。」

不過,要讓23個獨立角色能夠在3小時的電影中都能夠有鮮明的聲音,仍然是一個挑戰。幸好有一個老派的劇本寫作技巧在這時候能夠派上用場:如果你的角色已經廣為人知,那你應該很容易推測假設他們掉到游泳池會如何反應。

安東尼羅素試想:「《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裡面的索爾可能會直接毀掉那個游泳池,至於火箭浣熊,由於他不太善於自嘲,我猜他應該會有點小怒,嘟著嘴並吐口水。」

3. 多跑幾次洗手間

▲演員在拍攝之外的互動。(圖/翻攝自Instagram)

《奇異博士》導演德瑞森(Scott Derrickson)最近在推特說自己在2015年製作《奇異博士》期間,有一次在洗手間遇到喬羅素的情境:「他跟我講了《無限之戰》跟《終局之戰》的基本故事,然後我跟他說如果他能拍出第一部的話,第二部會無法想像。」

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喬羅素當時到底跟他在廁所待了多少時間?

德瑞森笑道:「他大概跟我講了10分鐘而已,不過好笑的是,因為一般人都會以為我們總是待在漫威總部,然後開會討論故事主軸,但答案其實根本不是如此。這種情境總是發生在廁所,因為廁所就是每個人都會巧遇然後開始交換意見的地方。」

4. 故事盡量簡單

▲電影角色薩諾斯。(圖/翻攝自IMBD)

總結《無限之戰》引起的各種好評,整個情節可以簡單的用一句話來劇透:薩諾斯想要寶石。劇本作者馬克思在DVD評價中表示:「電影中有太多角色,所以我們知道劇情一旦複雜,就會需要花很多時間來解釋,那就會與角色與場景脫節。」

協同作者麥菲力(Steve McFeely)說,就連無限寶石的數量都是一個頭痛的問題:「如果一開始由我們憑空發明無限寶石,我保證我們絕對不會發明6個,因為6個麥高芬(指電影情節發展物)對於一部電影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開場,也就是薩諾斯痛扁浩克、殺死洛基、並且偷走一個無限寶石,其實就已經利用2分鐘敘述完3個情節了。安東尼解釋道:「這裡就建立了浩克的路,他被打敗,並不是特別想要幫助班納。同時也幫索爾建立了幫弟弟復仇的故事。最後建立了蒐集寶石的情節。」

5. 任何可能必須難以預測

▲超級英雄在劇外的模樣。(圖/翻攝自Instagram)

喬斯溫登在2012年撰寫第一部《復仇者聯盟》劇本的時候曾表示:「我想要避免超級英雄總是無敵的樣子,也就是挑戰要足夠困難,即使你已經強到頂了,但總還是不足以應付接下來的事。結局中角色是可以死亡的。」

6. 承認荒謬性

▲美國隊長與雷神索爾。(圖/翻攝自Instagram)

當英雄對抗有知覺的機器人、摧毀整個城市,這就必須承認這「一切都有點牽強」,所以在《復仇者聯盟:奧創紀元》的情節中,鷹眼評估當時的情況後說:「我們正在對抗一整個機器人軍隊,而我卻只有一把弓與一支箭,這完全沒有道理。」

喬斯溫登表示自己把這個技巧稱作「打預防針」(inoculation):「鷹眼說出了我們心中的想法,於是讓電影可以繼續。」

7. 與動畫師不斷溝通

▲《復仇者聯盟》有許多角色以動畫製成。(圖/翻攝自Marvel臉書)

《復仇者聯盟》是電影史上少數特效如此龐大的電影,其中有4個角色是以電腦動畫製作的:薩諾斯、浩克、火箭浣熊、格魯特。要讓這幾個角色栩栩如生是一項挑戰,所以喬斯溫登與羅素兄弟早在劇本開始編寫之前就與動畫師多次討論。

喬羅素表示:「薩諾斯非常棘手,我們知道如果這個薩諾斯不夠真實的話,電影就會搞砸。所以我們花了兩年進行研究,確保他能夠如計畫進行。」

浩克演員盧法洛(Mark Ruffalo)甚至在初次登場前寫信給特效團隊,強調他的動作捕捉只是角色創作的第一步而已。他寫道:「我們都在扮演這個角色,我已經盡我全力,我也希望你們盡全力,並且忘記我、假裝自己就是浩克。」

喬斯溫登表示那件事意外地提供動畫師許多靈感,他當時花了一整天解釋這個綠巨人的兩個面向,「一個是班納無知覺的面向,另一個是他自決的面向。」

他說:「我後來發現他們大多人,其實應該是所有人,根本沒辦法看劇本,所以他們只好憑空製作動畫,結果非常有效率。」

8. 永遠讓浣熊待在椅子上

▲火箭浣熊在電影裡的位置安排。(圖/翻攝自ughr0gers推特)

你們是否曾注意到:由庫柏(Bradley Cooper)飾演的電腦合成火箭浣熊總是站在椅子上?

安東尼羅素表示:「當你要處理一個明顯尺寸不同的角色的時候,這招是一個好點子,解決了許多螢幕中的問題。你開始會學到場景堆疊(blocking)的訣竅,讓所有人都能在相對的平面上,也讓你可以正常拍攝。」

9. 禁用T-shirts

▲黑寡婦有許多武打動作。(圖/翻攝自Marvel臉書)

當飾演黑寡婦的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第一次登場時,她被綑在椅子上、赤腳、穿著V領上衣,很明顯地被暗地俄羅斯軍隊拷問。確實,她突破了華麗的時尚,但這也讓她的裝扮成為動作場景編排中,最困難的挑戰。

喬斯溫登表示:「只要你跟動作導演說『她沒有袖子』的時候,他一定會欲哭無淚。很多動作如果沒有保護手肘與膝蓋的話,真的很難安排。」

10. 接受低潮期

▲拍攝整部電影是一段漫長的過程。(圖/翻攝自Russo_Brothers推特)

喬羅素直言,製作這些電影「非常耗費體能」,而且後面會接著數個低潮日。

喬斯溫登曾在2015年向BBC表示:「當你開始工作的時候,你的頭腦是全力以赴的狀態,而且當你跟演員一起工作的時候,狀況甚至更好。可是當你後來剪接到某個時間點的時候,你會突然問自己是誰?自己在做什麼?接著你會忘記你為何出現在這裡、忘記你想要說什麼,然後你開始感到厭世,那真的是很糟的體驗。」

11. 情緒大於動作

▲黑寡婦與鷹眼的互動場景。(圖/翻攝自IMBD)

喬斯溫登從巴菲這個角色開始,就習慣在原有的行動序列中增添角色的轉折,他在《奧創紀元》的高潮之戰就完美的善用他的手法,當時鷹眼停止追捕壞蛋,並開始談論家庭的改善。

他告訴黑寡婦:「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嗎?吃飯的空間,如果我把東面的牆打掉,這裡會是一個很好的工作空間。你覺得呢?」

喬斯溫登表示:「兩人討論重新翻修吃飯的空間,那個啟示比起其他任何行動都更能表達他們的情感。」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的團隊也做了類似的決定,電影最後一幕不是以一場鬥爭為結局,而是薩諾斯「一個彈指」引出情緒的宣洩點,這讓許多觀眾落下眼淚。那麼當這些角色結束《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時會怎麼想?

喬羅素回答:「情感宣洩。」他的兄弟也補充道:「我們知道《無限之戰》的結局效果如何,我們看到了當時的結局對許多人來說是多麼難以接受,我們很重視這個部分。所以我們非常努力想創作那樣的故事。」(編輯:袁康介)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