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資深護理師揭11型「超難搞病患」 你上榜了嗎?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醫院暴力案件層出不窮,加上第一線醫療人員人手不足,過勞問題多,讓在前線為民眾健康努力把關的醫護大嘆吃不消、有苦難言,如果又遇到難搞的病患,真的會萌生厭世情緒。《三立新聞網》訪問到一位化名阿信的資深護理師,她要分享超過20年醫護生涯(急診室4年、門診10年、病房7年)的所見所聞,列出11型讓醫護感到困擾的「難搞病患」,不知道您是否也上榜了?

▲護理人員工作量大,若再遇上難搞的病患,壓力更大。(圖/資料照)

◆比較型:

看完病當起評論家,比較不同醫院是如何處置,反問醫護:「XX醫院都會那樣處理,你們這家醫院為什麼只有這樣呢?」或者嫌東嫌西:「我以前這個病某醫師都是開什麼藥,你們醫師怎麼只開一種藥?」

◆插隊型:

燈號還沒輪到他,就上前拉著護理人員詢問「可不可以先看」、「我掛XX號,如果都沒有人可不可以先叫我」、「不是先來先看嗎」等問題。

◆攀關係型:

偶爾會有病患嚷嚷「我的親戚是XXX」,藉此希望在醫院獲得禮遇或插隊機會。我在跟診時曾直擊病患聲稱「我姐姐是衛生局的某某長官,你讓我先看診」、「你們院長是我好朋友」等關說性言語。

◆問不停型:

除了自己的疾病該注意的事項之外,還連珠炮似地詢問其他莫名其妙的小事,例如:「我懷孕期間,請問要離電腦幾公分?洗熱水澡要幾度到幾度?看電視一天可以最多幾個小時?」有的病人還會拿出小本子,列出一大堆要問的問題,但問題本身其實完全不重要,也無視後面還有其他病人在等待!

◆自大型:

一來看診還沒說自己的症狀,就馬上對醫護下指令:「我要做電腦斷層、我要做MRI檢查…」或者質疑醫護:「我google過了,這個問題應是怎樣怎樣,醫師請你開這個藥…」遇到這種的,我們醫療人員特別覺得無言。

◆質疑專業型:

「醫師你哪裏畢業的?有看過這種病嗎?你臨床幾年?護理師你有經驗嗎?」

◆暴力型:

「如果吃藥沒好,你們給我試看看!」「到底要等多久啦!醫生是比較大嗎?給我看快一點!」或是不耐等候,在門診外咆哮飆三字經。我還曾遇過有病人想逼醫師寫出一分令她滿意的診斷書,好讓她申請保險理賠,當醫師拒絕之後,她竟在診間毆打醫師,我的肚子也被重重踹了一腳。

◆酒醉胡鬧型:

我過去在三重某間中型醫院急診室服務多年,常常遇到喝醉鬧事的人。看過兩人在外面小吃店打架濺血,同時被送進來作縫合治療,只是冤家路窄,兩人又在急診室裡面打了起來,上演round 2,把醫院設備弄得亂七八糟!

◆不遵照醫囑型:

來看病卻不想遵照醫師的指示服藥及回診,不依正規治療,卻採用民俗療法或朋友介紹的秘方。這樣不但會延遲治療、危及病情,也害自己事後得反覆回診,浪費醫療資源。有些病患不遵照醫囑,卻又一直要回來看病。

◆手機上癮型:

來看病還要接電話甚至錄音、錄影!打斷醫師說話。

◆doctor shopping型:

逛醫師、逛診所、逛醫院。這種人喜歡比較醫院或醫師的好壞:是否下一樣的診斷、開一樣的藥或治療。他們會表現出不信任的態度,領取重覆、多餘的藥。

▲除了部分病患難搞之外,家屬也常令醫護人員頭疼。(圖/資料照)

其實,除了有些病患難搞之外,部分陪同就醫的家屬也給醫護人員莫大壓力。阿信曾在門診協處病人做內診(需要隱私的項目),家屬卻一直想進來陪同,被醫護婉拒就大發雷霆。阿信也遇過家屬數度插話,打斷醫師解釋病情。在病房執業期間,阿信發現有些病患家屬會跟前跟後,或是闖進護理站拿敷料、醫療用品。不然就是病人住院期間,家屬在病床邊喧嘩吵鬧,護理師再三提醒還是依然故我。

▲一名女性癌患結束手術和化療後,激動致謝護理師阿信:「謝謝妳把勇氣借給我!」(示意圖/Pixabay)

即便遇過很多令人傻眼的病患和家屬,阿信始終沒忘記有一位暖心的癌症病患,每逢住院化療就是不停道謝,關心醫護人員有沒有吃飯。在病房遇到可以按鈴通知的狀況,這名病患卻選擇默默走到護理站來通知護理師。無獨有偶,阿信在某大醫院服務期間經常為一名女性癌患打氣,病患結束手術和化療之後,跑到門診用戲劇化的口吻跟阿信道謝:「謝謝妳把勇氣借給我!」資深護理師阿信強調:「醫院就像戰場,病患一點點的體恤和善意,醫護人員其實會銘記在心。」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