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反年改大將」當寄養父 驚爆性剝削少女…已遭檢方起訴!

  • A-
  • A
  • A+

社會中心/彰化報導

寄養爸爸變成「寄養狼」?彰化縣一名強力反對年金改革、多次率反年改團對抗議,堪稱「反年改大將」的吳姓男子,本身也是寄養家庭照顧人,和妻子在10年前開始照養社會處通報的安置兒少個案,至今已照養10多名的小朋友、少年和少女,不料現在卻傳出吳男和安置少女發生性關係,於今年3月已被檢方依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起訴。對此,吳男今(31)日受訪時面露無奈,表示從頭到尾都沒這件事,怒批「若政府真的要硬拗我,好啊,不然我進去受刑啊!」

「反年改大將」涉性侵安置少女;縣議員黃盛祿/記者許書維攝

▼▲縣議員黃盛祿今日召開「縣府拿錢餵狼」記者會。(圖/記者許書維攝)

「反年改大將」涉性侵安置少女;縣議員黃盛祿/記者許書維攝

積極參與反年改抗議活動的「反年改大將」吳男,10年前他和妻子經社會處審查通過「寄養家庭照顧人」資格,所以這10年間他們接受縣府委託,每個月由社會處支付每名每月2萬2千至2萬7千多的經費,請他們幫忙照養社會處通報安置的兒少個案,照養至今總計約10多名。不過現在卻傳出吳男和安置將近2年的少女發生性關係!縣議員黃盛祿今日召開「縣府拿錢餵狼」記者會,他表示,「據我了解,在我們彰化縣的寄養家庭,竟然發生了我們寄養家庭的這個監護人來對於這個受寄養、受保護的這個孩童來做性剝削及性侵害的事情發生,那早上我問了我們社會處的同仁,他們也證實已經在最近的時間起訴,所以這個案子是確定的。」

「反年改大將」涉性侵安置少女/記者許書維攝

▲「反年改大將」吳男傳出性剝削安置少女,已被檢方起訴。(圖/記者許書維攝)

縣議員黃盛祿說,其實自己對於這件事情感到相當痛心,因為在寄養家庭中的孩童、少年和少女是必須要更保護的,但當公部門單位花錢請寄養家庭照顧、保護和輔導後,想不到反而遭受到更嚴重的傷害,「這是我們感到非常遺憾的,所以我們要求縣政府趕快全面來做檢視,來對寄養家庭的資格審核,全面來檢視這些小朋友,這些必須要受保護的一個孩童有沒有類似的情形。」

對此,彰化社會處保護服務科長黃荻受訪時表示,這起案子會曝光被發現,其實是他們在去年時接獲通報,表示少女和吳姓寄養監護人有不公平的性對待,經社工訪視、查證後發現確實有此事,所以緊急做了後續的處理,包括立即撤銷照顧人資格,還有將少女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同時給予心理輔導等。但黃荻強調,這起事件並不是性侵,而是「性剝削」,「雖然兩人是合意發生性關係,但因為少女是在寄養家庭,加上年紀是16歲以上、18歲以下的未成年少女,所以一切還是得依法處理,檢方在今年3月已依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起訴吳男。」

「反年改大將」涉性侵安置少女;彰化社會處保護服務科長黃荻/記者許書維攝

▲彰化社會處保護服務科長黃荻。(圖/記者許書維攝)

因目前願意擔任寄養家庭的人越來越少,黃荻也盼不要因為這件事給予寄養家庭太低的評價,「寄養家庭非常的不容易,他們願意這樣投入這樣的工作行列,我們希望多一些鼓勵和支持。那對於這個管理機制,我們一定會加強的,發生這個事情之後,我們對於寄養家庭的那個管理,我們除了加強在照養的過程,會審慎的再評估、再評估外,也會加強教育訓練,然後在孩子到寄養家庭裡面後,我們也加強對於訪視的頻率,比如說我們孩子剛進去的時候,前一個月,每個星期都會進行訪視,然後下個月就隔週會訪視一次,那再來就是每個月會訪視一次,那還會有不定期的訪視機制去了解他們的寄養狀況。」

「反年改大將」涉性侵安置少女/記者許書維攝

▲吳男強調自己是清白的,對於安置的小孩都相當照顧,「我都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圖/記者許書維攝)

究竟有無和安置少女發生性關係,吳男受訪時面露無奈表示,「檢察官沒有證據就跟我起訴,就聽...我不知道他(檢方)聽他們怎麼講啦,就是依據他們講的啦來起訴我,我請他(檢方)去問我以前帶過的所有孩子,我每一個都當自己的孩子在照顧。」吳男強調,自己一直秉持著初衷要幫助別人,至於為什麼傳出這樣的事情,吳男激動表示,「她(少女)是我的孩子,我認為她還是我們孩子,因為我照顧她,我不想傷害她,所以我不想從我口中講出孩子的是非。」吳男說,自己沒做的事情就是沒做,他除了無法接受外也不會因此低頭認罪,「我只能說我心知肚明,其它你們自己想...我只能說我問心無愧。」(編輯:張雅筑)

★ 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任何人在依法被判決有罪確定前,均應推定為無罪。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