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北漂2年沒進步!小煜低調返台「演劇」遭釘爆…認:很痛苦

  • A-
  • A
  • A+

記者李依純/台北報導

從「棒棒堂男孩」出道的小煜(楊奇煜)北漂到大陸拍戲兩年多,接了幾部網路劇,演了幾次主演,卻在去年底悄悄返台,默默接下音樂劇《飲食男女》的演出。不少觀眾在6月初看完戲後才驚覺「原來他是棒棒堂的小煜」、「原來他是會唱歌的」,小煜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坦言沒有特地張揚自己的近況,「連我朋友都不知道我回來,大家都以為我在北京,可是我就默默回來,因為我覺得在大陸這幾年,就演技來講,自己沒有進步。」

小煜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小煜返台接演音樂劇。(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這兩年多來,小煜總覺得自己在演技上沒有完全發揮,沒能百分之百詮釋角色,讓他深感空虛,於是毅然決然返台,跳脫電視戲劇圈改而嘗試舞台劇,重新打磨自己的演戲技巧。但要從小螢幕轉到劇場,不只小煜不適應,合作夥伴也難免帶著質疑的眼光去看他,「他們會覺得『演偶像劇不過就是對鏡頭做表演』,我把我以為的演戲演給他們看,結果他們把我所有的東西都打破」。小煜隨著劇團在3個月內排練80多次,在在給導演不同演法,琢磨角色性格,他形容這3個月是「痛苦的過程」,但他也說:「畢竟學習就是痛苦的,每次去排練就像是去上課一樣累。」

小煜《飲食男女》圖/翻攝自臉書

▲小煜形容排練過程是「很痛苦的」。(圖/翻攝自臉書)

雖然是第二次演出音樂劇,但小煜自認仍是隻「菜爆了的菜鳥」,他笑說:「每次排練完之後,全部都是我被糾正,我都會在老師開口之前先說『我坐到前面好了,反正我一定是全場最多問題的』。」而相較初次演出音樂劇、戲份還最重的聶雲,小煜深感自己比他還不上手,像是劇團習慣在每次排練後都會以條列式點出問題叮囑演員,小煜自嘲:「聶哥大概2條,我就8條吧。」他承認在被糾正時心裡很不舒服,在排練的過程也會感到痛苦,但這3個月內,他卻從來沒有一刻後悔接下這份工作,「因為光是這3個月就感受到比過去兩年進步了4、5倍,所以現在如果問我以後要在台灣還在大陸發展,我寧願多花時間好好把自己再磨練一下」,他也笑說每次去劇團排練都會被虧「小煜又來偷東西了」。

小煜《飲食男女》圖/翻攝自臉書

▲小煜自認在劇團中是「最菜的菜鳥」。(圖/翻攝自臉書)

頂著撕也撕不掉「棒棒堂」光環演出音樂劇,雖然承受的質疑不少,但小煜卻反而認為是加分的,他說:「很多人現在會說『欸?原來他會唱歌』,但其實以前在『棒棒堂』我就是主唱,只是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因為沒人在乎。」就連後來他發單曲、發個人專輯也都稍縱即逝,總會被一句「不就是個偶像」給簡單帶過,很難真正被注意到唱功和歌喉。而如今多了個音樂劇的舞台讓他發揮,小煜卻仍將自己定位成偶像,他解釋:「劉德華6、7前寫過一張生日卡片給我,上面寫『小煜你要加油,我願意支持你』,雖然他可能根本不知道我是誰,但我每天看著那張卡片,就會覺得要更認真工作。」而同樣的力量,小煜也想帶給自己的粉絲。像是他曾經收過一封粉絲私訊,內容是對方的爸爸長期臥病在床,近日即將動刀,小煜看到以後立刻回訊「要加油」,並承諾替對方禱告,因為他深信:「這股力量是比起朋友之間、同儕之間的鼓勵都有幫助。」

小煜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小煜朝實力派演員之路邁進的同時,仍樂於當個偶像。(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小煜樂當偶像,除了期許自己能成為粉絲的避風港之外,他也願扛起偶像的責任,「我覺得偶像的渲染力很大,不是說我做什麼你們就要做什麼,而是我覺得要傳遞對的事情,帶給你們正面力量。」不過他也坦承,曾因教育粉絲而掉粉,再加上自身不太愛和粉絲互動,因此至少跑了一半的粉絲數,但小煜淡然地說:「我覺得無所謂。如果因為我不互動就不追,那我也不會勉強你。我不喜歡粉絲在那邊炫耀、爭寵,或是要我一定要回留言,我對每個人都一樣,如果不喜歡就不要喜歡。」

小煜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記者林士傑/攝影)

▲小煜稱自己的得失心越來越小。(圖/記者林士傑攝影)

就算出道13年,掉了一半的粉絲,小煜似乎都沒有太在意。他坦言年紀越大,得失心越小,對事情的在意度也越來越低。像是他返台的這半年內,幾乎每月都有戲約上門詢問,但卻始終沒有「真正上門」,小煜說,過去的自己會很在乎落榜原因,甚至會主動關切後續發展,但如今他能豁達看開,用一句「沒有緣分」自我交代,甚至再自嘲「就和感情一樣」,相當豁達。

◆《飲食男女》將在6月28日起於國家戲劇院演出。

關鍵字: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