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廖永來挺工會女兒:廖以勤嬌生慣養 連看玫瑰瞳鈴眼都會哭

  • A-
  • A
  • A+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長榮空服員罷工來到第12天,勞資關係仍未見曙光。常常出現在螢光幕前為空服員發聲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理事廖以勤,其實是前台中縣長廖永來的愛女。廖永來最近三度到罷工現場力挺女兒,將罷工活動形容為「如此美麗的隊伍對抗最顢頇最保守的團隊(長榮航空)」。

▲廖永來6/27赴罷工現場為空服員打氣。(圖/資料照)

廖永來6月27日來到南崁的空服員罷工棚為空服員打氣,稱讚女性色彩的罷工抗爭是過去沒看過的,更是航空史上最久的一次罷工,「如此美麗的隊伍對抗著最顢頇、保守的團隊」,他進一步對空服員喊話,下一波要繼續抗爭,創下歷史佳話。廖永來也批判長榮航空「擺了一副老大的樣子」,沒把空服員當作自己的夥伴,呼籲抗爭應該要繼續下去。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理事廖以勤。(圖/資料照)

「我作為廖以勤的爸爸,我現在還在公務單位上班,所以我非常小心,也知道關係的釐清,一定要下班之後才來這裡。我愛廖以勤,她是我的女兒。」廖永來真情流露,對於女兒的支持不在話下,他呼籲社會大眾不要將廖以勤為勞權發聲一事扯上參政企圖,「廖以勤很單純,她看〈玫瑰瞳鈴眼〉也會哭,她是一個同情心容易被激起的人」。廖永來強調,廖以勤從小看著他從政一路走來風風雨雨,早已看透政治,這次她帶頭爭取勞工權益,動機非常單純,他期盼外界能多給予廖以勤支持。

廖永來也不諱言女兒從小就「嬌生慣養」,即便嫁作人妻也備受呵護,如今廖以勤身為工會重要幹部,為空服員權益衝鋒陷陣,受到委屈和壓力,大家都看在眼裡。廖永來今(1)日特別在臉書專頁「一起陪長榮空服罷工」發出1千多字的長文,指出自己以父愛看待罷工,長榮卻以父權在處理,身為長榮空服員的家屬,他有話要說:

長榮空服員罷工以來,我每天都關注各種訊息。本來以為這種勞資爭議可以很快落幕,殊不知由於雙方各不相讓,演變如此。也以為勞方在繼續罷工投票意見出爐,可以順利進行團體協簽。沒想到,雙方又因意見不一而致協商破局。自己是長榮空服家屬一員,在這件事情上,要說幾句話。

工會的組成相信是產業民主、勞動民主的一環,但由於人民對此,尚不具有如此認知,加上航運業又是特殊行業,涉及消費者權益,罷工啟動,資方往往拉攏消費者來譴責勞工,質疑空服員憑什麼影響乘客,說員工進入公司應知該做的工作與該負的責任,憑什麼抗爭?空服員是高級勞工,有什麼抱怨可言?許多血汗勞工沒抗爭,空服員憑啥抗爭,此種附和資方觀點的反勞工行為,充斥媒體、網路,甚有一面倒現象。相信上述質疑,已經都有不同觀點,其餘也停留在對空服員的刻板印象。我不在此贅言,我要從我對協商前後,觀察長榮資方的反應,來檢視資方所安的心,他們想著什麼?

長榮公司是個很保守的資本財團,從張榮發創立開始,就是從父權方向管理,公司在招考空服員時,就在筆試中設立陷阱題,淘汰想組工會的應試者,不想工會成立,工會成立後,不想工會可以順利運作,也萬萬想不到工會竟然可以走到罷工這條道路。這就是長榮的父權心態。尤其是協調期間,動用各種資源,威脅利誘分化工會,就以十天期內,資方施出誤判,請勞動部出面,召集工會代表入公司誤判,由董事長親口答應協商內容,其中很重要的一條便是禁止秋後算帳,向工會理事長廖以勤善意表達誠意,希望促成罷工投票通過。工會理事長相信資方,就在內部進行處理,希望罷工能儘快停止,才促使投票在總數一千八百多票中,驚險過關。停止罷工投票後,馬上進行團體協約簽訂。資方態度趨於強硬,第一條上馬上卡關,在十八位臨時罷工的空服員及員工福利取消部分,沒有達成共識協商破局。

長榮公司從招募會員開始,就擺出一副父權心態,這心態的養成從已故張榮發先生始,謝金河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就很清楚指出,面對長榮空服員的罷工,如果張榮發在,絕對是寧可賠錢也要戰到底,長榮公司的沿革,歷經幾次改組,最後是老臣的大兒與二兒,掌控了長榮。所以,現在的長榮資金完全是私人,心態上如此父權,作法上,呈現的就是如此,也是見怪不怪了。

女兒的事情,我本來就不宜介入,但基於父親的角度,我兩度默默到罷工現場關心,看到一群平時光鮮亮麗的空姐,他們面臨風雨澆淋,面臨烈日曝曬,集結抗爭,罷工爭權益。第三度我終能上台呼籲為空服員講話,加油打氣。事後,媒體報導一些,有人關心傳來簡訊慰問,有人就直指我是暖父。

父親關心女兒是天經地義的事,對此於長榮公司將員工當成兒子,其實只要大家在勞資關係上處理好,讓公司業務回穩,就好像一個和樂的家庭般充滿幸福。可是,長榮的管理高層較欠缺,這些胸襟與修養,視員工為工具,薪資、福利皆是公司賜給,員工縱然有意見,也只能選擇噤聲,絕對不喜聽到員工的任何抱怨,甚至抗爭。

看似一場企業與勞工的紛爭,走到這地步,是我或一般大眾所不樂見。作為一個罷工者的父親,我以父愛看待這件事,長榮公司卻以父權在處理這件罷工案。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