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遇到流血事件 119救護技術員「關鍵六點提醒」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一起自強號補票風波,讓台灣社會痛失年輕有為的員警李承翰,舉國同悲。我們可以從悲劇中得到甚麼樣的啟發和教訓?線上119救護技術員羅光廷在個人臉書專頁「羅光廷的凝視-攝影X救護」撰文,以其第一線緊急救護的經驗為基礎,細述國人遭遇意外事件的重大救護須知!

▲119救護技術員羅光廷以其第一線緊急救護的經驗為基礎,細述國人遭遇意外事件值得參考的救護須知。(圖/羅光廷提供)

◆立刻報案

一旦發現攻擊事件有人受傷,務必遠離攻擊現場再打電話報案,若現場有超過兩位民眾,一位打119、另一位打110。雖然119和110之間有轉報機制,但轉報的資訊往往不甚清楚,所以不建議只撥打單一報案電話,建議兩支都打比較妥當。

119派遣員會問你現場狀況,請冷靜說清楚,尤其「幾人受傷」「確切地點」至關重要,在攻擊事件中傷者可能不只一人,像是鄭捷殺人事件共有4死24人輕重傷,但第一時間的報案電話都沒有人告知需要十台以上的救護車,而是由後來到達的119再請求支援。第二批到達的救護車可能會晚個5到10分鐘,搶救時間因此一點一滴流逝了。

另外,能跑到月台或是大廳的人,都不會是最嚴重的傷患,重傷者早已躺在車廂內奄奄一息,所以如果沒有事先告知119「嚴重傷患的確切地點」,或是119到達時沒有人帶領救護人員,最嚴重的患者就無法優先被救治。到安全的地方正確告知119/110現場資訊,是遇到攻擊事件最首要的應變事項。

◆現場安全

如果你決定伸出援手,而不是轉頭就走,請先評估「現場是否安全」,現場安全性是緊急救護的首要條件,在攻擊事件的現場,可能分為以下三種狀況,每種狀況都要考慮不同的應變方法:

一、如果凶手尚未受到任何壓制,且手上還持有武器,你也沒有武器或能力壓制他,建議先遠離現場,因為冒險挺身極可能讓你變成下一個受害者,這樣不值得;二、如果凶手已被壓制當中,但又還未完全被制伏,搶救受害者還是會有一定的風險,那到底要不要救?就取決於你的勇氣和決心了,沒有標準答案。如果能救到人,請立刻將他帶離危險現場,再開始急救;三、如果凶手已經被民眾完全壓制或被警察上銬,現場相對安全,請立刻幫患者施行急救。

◆評估患者

接觸患者之後,首先應評估患者有沒有意識、呼吸,有意識或沒意識但有呼吸,就找出血點作「加壓止血」;沒呼吸就直接壓CPR。

◆施予急救

在攻擊現場的患者,可能會有穿刺傷、切割傷、撕裂傷等大量出血的傷口,止血之前如果能先戴手套最好,民眾可能一時找不到手套無妨,找個塑膠袋充當手套,隔著塑膠袋幫患者加壓止血,如果真找不到,為了救他一命也只能先徒手了。

持續性出血傷口的急救原則,就是「加壓止血」,首先你要先把傷口附近的衣物盡可能脫掉,並用衣物擦乾血漬,尋找出血點(可能不只1處),再用乾淨衣物或毛巾(甚至昨天火車上有民眾很聰明將窗簾拆掉)覆蓋傷口,並「用盡吃奶力氣」壓住,在119救護人員抵達接手之前,不要輕意放開。因為大出血的傷口只要一放開血就會繼續流。

如果為「顏面創傷」,患者血液可能會造成呼吸道阻塞,所以建議將顏面有明顯出血的患者呈「復甦姿勢」(頭側一邊),盡可能不要讓血液影響到呼吸道。

如果為「胸部創傷」,可能會引起開放性氣胸、大量血胸、心包膜填塞等致命傷勢,教導民眾判斷張力性氣胸和三面貼處置可能太困難,建議看見胸部有出血點就執行加壓止血。

如果為「腹部創傷」,患者可能會大量出血、臟器外露,能做的就是加壓止血,如果臟器外露「不要把器官塞回去」,找乾淨的衣物、毛巾來覆蓋,小心護住不要再讓它更往外掉就好。

如果為「肢體創傷」,患者恐大量出血,請盡全力加壓止血,如果還是止不住就再找衣服、毛巾等覆蓋第二層再用力壓住,除非現場有專門的戰術止血帶,不然現在已不建議使用皮帶、鞋帶等急造止血帶,因為皮帶上的皮革太硬無法有效的轉緊來控制出血,鞋帶則是太細會把壓力集中在同一個點上,容易造成神經傷害,所以建議徒手用力加壓止血就好。

如果患者已失去呼吸,請直接開始壓CPR,不用30:2,好好的壓2分鐘(5循環)找人換手就好。若還有旁人可以協助,請一個人幫忙找出血點加壓止血,另一個人去找AED,並輪流換手做到119救護人員接手為止。

第一時間的急救止血,對於失血患者來說絕對是最重要的事情,想學習更多急救技能,可以去上EMT-1初級救護技術員的課程,另外也請關注臉書專頁「安妮怎麼了」,現正推廣民眾版的急救教育,接下來也會有民眾版的急救教育短片陸續上線,其中有一篇就是在講如何幫傷口止血。

◆協助119

在類似攻擊現場,極有可能是多重傷病患甚至大量傷病患,第一時間不見得會有足夠的救護人員能應付棘手狀況,就算只有一位患者,可能也是多重創傷的患者,119救護員2~3人還是會需要旁人的協助,所以如果民眾願意一起拯救眼前這條正在消逝的生命,請盡可能在現場協助119救護人員,直到初步處置完成,推上擔架為止。不知道要幫什麼沒關係,只要大聲說:「我可以幫忙!」相信絕大多數的救護員都會感謝你,並立即指導該如何伸出援手。

◆心理健康

「事後的心理健康」,這點是多數急救教育不會提到的,但卻又是很重要的一點。因為如果你不是醫護人員,也沒看過任何血腥場面,在經歷這種攻擊事件後可能會極度不適,出現害怕、哭泣、頭暈、嘔吐甚至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如果你經歷了這一切,請在平靜下來後,找個信任的親友聊聊內心想法,把情緒盡可能釋放出來。如果事發幾天過後,仍一直回想當時的畫面、感到情緒低落、失眠等等,建議求助身心科或心理諮商師,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因為每個人都會有需要協助的時候。

另外,之前在做國外的大量傷患事件報告,發現2016年柏林恐攻後,第一時間除了警方、醫療單位到達現場,還有心理衛生單位即刻進駐,為現場民眾、家屬提供第一時間的心理協助,這方面是台灣非常缺乏的,也是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