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蟑螂抗藥性怎來的? 昆蟲達人「神比喻」網友秒懂!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蟑螂讓人想尖叫,而且不分男女老幼,就在大家以各種慘烈的方式送牠上西天之際,誰會想到這種從數億年前就存在的「地球原住民」仍然在演化當中,牠們歷經了上億年的天擇,如今更在人類社會中接受「人擇」(殺蟲劑、農藥)的考驗。「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在人類的化學血洗之下,倖存的蟑螂持續繁衍、重塑基因,抗藥性升級了,特定殺蟲劑在未來將派不上用場。

▲人類若持續濫用殺蟲劑,能抵禦化學攻擊的「超級蟑螂」指日可待。(圖/Pixabay)

「超級蟑螂」恐怕是人類製造出來的!痛恨蟑螂卻又十分了解蟑螂的昆蟲達人珍妮花指出,「抗藥性」是一種人為的適者生存,打個比方來說,A蟲對於A藥的忍受度原本是0,當我們用濃度2的A藥噴下去,照理說A蟲應該要全死,但可能1萬隻A蟲裡面有1隻是基因突變,這隻A蟲可以忍受濃度3的A藥,牠一旦活了下來、交配繁殖,生下來的就有一定比例的後代能夠忍受濃度3的A藥。

「久而久之,我們就會覺得A藥怎麼突然變得不好用了,因此再加強到濃度5來使用,一陣子之後又會有十萬分之一、百萬分之一的突變出現,產生能夠抵禦濃度5的A蟲後代。就是這樣的過程,產生了的所謂的『抗藥性』。」珍妮花提醒,演化是不停止的進行式,只要我們持續用藥,形同一直在加速這個過程,「就像恐怖片一樣」。

珍妮花進一步指出,其實不只是蟑螂,很多害蟲對不同的農藥早已產生抗藥性。「害蟲產生抗藥性滿普遍的,大家農藥用太兇!」珍妮花過去在台灣田間做過害蟲的抗藥性監測,大家常吃的蔬菜上面那些主要的害蟲,對於幾種常見農藥的抗藥性,已經強烈到難以想像。民眾如果實際走訪這些蔬菜產地,可能會嚇到:原來台灣過量使用農藥的後果如此嚴重!

▲中興大學昆蟲碩士珍妮花目睹農業害蟲產生抗藥性的後果。(圖/Pixabay)

「不管是農藥還是殺蟑藥物,多數人都抱著『有用有保庇』的心態!」珍妮花說,消費者喜歡立刻見效,看到蟲蟲馬上死翹翹就覺得「這支超有用」。對昆蟲來說,一個世代很短,又能夠大量繁殖後代,所以形成抗藥性的速度超乎想像。珍妮花當年進行昆蟲抗藥性研究的時候往往大驚:「都這樣的濃度了,你竟然還不死!」珍妮花更警告,昆蟲不只對一種藥有抗藥性,如果突變的地方在某個重要的接受器上,同一類作用機制的農藥,效果可能全都會變差。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