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挑戰「殺人峰」K2失利! 呂忠翰、張元植僅差400公尺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台灣登山雙傑呂忠翰、張元植6月14日從台灣出發前往巴基斯坦,挑戰從未有台灣人登頂,有「殺人峰」封號的世界第二高峰K2(喬戈里峰),儘管登山隊距8,611公尺山巔僅剩下400公尺,出於安全考量,一行人最後選擇在8,200公尺處折返,鎩羽而歸。

▲呂忠翰(左)與張元植(右)差一點就征服K2。(圖/臉書《K2 Project》提供)

有人說登聖母峰玩的是「錢」,登K2的是「命」,一點也不誇張。與世界之巔聖母峰相比,K2危險之處在於坡度,中上段垂直的部分比聖母峰更多,冰川、冰錐形勢也更複雜,峰部更呈現金字塔形,上頭冰崖壁立、雪崩頻繁,光看就令人背脊發涼。K2因居高不下的死亡率而廣為人知,2003年9月之前登頂者有198人,其中53人死於山難,死亡率一度高達26.77%,即4人上山就有1人無法下山。

▲喬戈里峰又稱K2,世界第二高峰,地勢遠比聖母峰更加凶險。(圖/wikimedia commons)

台灣登山雙傑呂忠翰、張元植5月才成功攀登世界第五高峰「馬卡魯峰」,返台沒多久,於6月再度啟程遠征,挑戰難度超高、超危險的K2。這次也由詹偉雄發發起募款,希望在國人的資助下,幫助兩位台灣登山家站上K2之巔,而「滅火器」主唱楊大正,也為兩人創作主題曲《K2,We Too》。

▲台灣登山雙傑呂忠翰、張元植最終決定不要冒險登頂K2。(圖/翻攝自呂忠翰臉書)

然而,這次的K2遠征隊原訂7月12日攻頂,一路上考驗不斷,加上天候因素延宕攻頂時程,17日一行人再次挑戰,卻因架繩隊遇上雪崩、雪巴人受傷、部分氧氣瓶受損,攻頂日再度往後推。返回基地營後,登山隊開始思考是否仍要放手一試。

呂忠翰在臉書上說,7月17日那天他以為自己將成為第一隊登頂的人群之一,他把狀態調整得非常好,「沒想到天時、人和對了,卻在地利上架繩隊發生了99.9的誤判」,以為有機會攻頂,卻造成當晚7、80位登山客在8千出頭公尺處折返。呂忠翰回憶,他站在隊伍最前面,看了兩個小時,架繩隊不斷在8,300公尺處徘徊往返,然後得知雪深及胸或腰,且還有一條大裂隙要繞,無法在當天攻頂!

呂忠翰提到,由於17日前兩天,在8,300公尺處的「瓶頸」(bottleneck, 登頂前一處極凶險關卡)發生小雪崩以及登山高手滑墜的意外,加上下撤的路繩被大量登山客使用後已經嚴重磨損,許多岩釘雪樁也都已經脫出。前方最後的三百多公尺,還需要多少路繩、是否還有雪崩危險因子,都必須加以考量。於是他們18日回到基地營後,展開重新評估與安全考量。

根據經驗豐富的雪巴人提供的資料,呂忠翰明白持續攀登的風險相當高,「當然還有機會,但是我們要不要賭命」。呂忠翰強調,這是非常困難的決定,關係著4個家庭,還有一大群人的關注,但他們必須客觀地為團隊著想,因此決定結束攀登,不再跟進另外一波衝頂的機會。

呂忠翰最後向大家致歉:「很抱歉讓大家的期待落空或失望,我會努力再讓自己更強壯一些…我知道我有在進步,期待未來能更加油!」看到呂忠翰作出艱難的抉擇,臉書好友紛紛為他打氣:「不論如何,你們都為台灣登山史寫下了新的一頁,謝謝你們」、「選擇不登頂超不簡單」、「登頂和斷然做出放棄的決定一樣偉大,加油」、「山永遠都在,但平安最重要,加油」、「山依舊在,下次再來」、「安全最重要」、「不容易且勇敢的决定」。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