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新新聞/「我是怪咖、我很榮耀!」你所不知道的王炳忠解密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撰文/羅芋宙(新新聞)

「正常人太多了,你不是怪咖怎麼留名青史?你不怪,媒體也不會理你!」從反旺中、教科書爭議到反服貿,這幾年風起雲湧的公民運動,新黨青年王炳忠一直站在主流輿論的對立面,面對外界的攻訐訕笑,他笑罵由人,不改其志,別人說他怪,他說:「當怪咖滿榮耀的!」

太陽花運動時,憑著一曲破音的《中華民國頌》一炮而紅。懷抱統一理想的他,講起話來滔滔不絕、國台語可快速轉換,加上一口特殊的京片子,王炳忠總是被當作學運明星的「對照組」,一個反襯英雄的甘草人物。

電視劇影響國家認同

惡搞王炳忠的臉書頁面,比本尊還受歡迎,而他本人的網頁則受到惡意檢舉近十次,檢舉理由千奇百怪,有人說他不是王炳忠,是王偉忠;有人說他是假的王炳忠;也有人說,他發表的圖片令人感到不悅。

自豪是演講比賽常勝軍,標準的國語捲舌音、過於莊重的穿著及中國大一統理想,王炳忠的言談舉止與政治信仰,在台灣年輕人中非常少見。在新黨工作的他,去年接受新黨提名,成為新北市板橋區市議員候選人,得票率一.五七%落選。選舉結束,他的服務處還保留著,那是父親的工作地點──南鯤鯓代天府玉旨代天堂。王炳忠是家中獨子。王爸爸是台南人,國中畢業後到大稻埕的布行做學徒,開過塗裝公司,因景氣不好收了起來,此後在宮廟專職維生;母親則在辦公室做些清潔工作。王父年輕時曾組「中華復興黨」,政治狂熱並不亞於寶貝兒子,王炳忠大發議論時,爸爸總是在旁用力點頭,報紙只要出現王炳忠,父親會一一細心剪報,貼在宮廟的牆上。廟裡長大的王炳忠,能說一口漂亮的台語。

童年時代,王炳忠不玩電動、不看漫畫,補習費也有限,最大的消遣是看電視劇,宮廷劇、神怪劇是他的最愛,八○年代的台灣電視劇諸如《唐太宗李世民》、《新白娘子傳奇》等,都在他的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王炳忠不諱言,這對他此後的國家認同很有關係。

師評:「天才與白痴一線間」

「我從小的娛樂是自導自演,這是不需要成本的娛樂。」沒有玩伴,王炳忠就跟自己玩。他喜歡一人分飾多角,有時模仿新聞播報,又當記者又當主播,有時又扮白蛇又扮法海,毫不在意旁人眼光,小學時,就有人說他是「怪咖」。他是「宮廷控」,常模仿慈禧太后,還為班上同學安排角色,封女同學為格格、貴人、嬪妃,也不管別人肯或不肯。從小學玩到大學,樂此不疲。

搞怪的行徑,衍生出他成長過程中的一段小插曲。「老師把我當神經病,因為我常自導自演,其實也不能怪他,他覺得我是不是人格分裂?勸我媽要帶我去看心理醫生。」學校並為此安排了輔導室,要王炳忠接受諮詢,但輔導室老師認為他沒有問題,「她的結論說我是『一線間』──天才與白痴在一線間!」

還有一次,朝會升旗時演奏國旗歌,他在音樂課本上看過歌詞,不懂為什麼不能唱國旗歌?於是開口就唱:「山川壯麗、物產豐隆」引起隔壁班老師
批評「朝會吵鬧」,王炳忠的父親認為老師支持台獨而找碴,跑去學校興師問罪。如此幾番折騰之後,校方建議王炳忠轉學,他才轉到離家較遠的老松國小。

很多人認為王炳忠崇拜秩序,其實他小時候是最犀利的抗議者。小學時老師偏心,他在國語習作抗議,「請老師不要偏愛老師的小孩與女生」;二○○○年政黨輪替後,讀國中的他總在聯絡簿寫政治評論,並成立網站,批評政府與學校,校方規定不能去網咖,他嚴詞批評網咖合法經營,為何學生不能去?因為炮火太猛烈,還曾被老師叫去「喝茶」。高一時,他叩應到本土色彩濃烈的電視政論節目嗆汪笨湖,台語流利到接電話的人以為他是「歐里桑」。

陳為廷陷醜聞,以獨特方式相挺

網上曾流傳一張王炳忠與陳為廷在建中校刊的「逍遙遊」對比圖,相差四屆的兩人,當時都只是十多歲的高中生,一個妖嬈、一個耍帥,同樣青澀搞笑。然而,不同於建中青年社對陳為廷的啟發,王炳忠在建青卻是個特異的存在。

「加入建青前,我想像的是愛國學生的樣子,是《未央歌》式的時代青年。但我同屆都是憂鬱的文藝青年,我是激昂的人,憂鬱不起來。」建青掌握實權的人是主編,社長有責無權,高一下,他硬是被同屆推舉當社長,「逍遙遊是傳統一定要有的東西,是有關笑話的,他們就慫恿我下海。」王炳忠一臉認真的說,不是他主動要貼滿個人照。

對於立場不對盤的帆、廷二人,王炳忠曾嗆林飛帆不該獲頒台大「社會利他獎」;但他鼓勵陳為廷勇於參選,陳爆發性騷醜聞時,王炳忠呼籲陳為廷的友人不要再神話他,否則形同「捧殺」,讓年輕人發現「炳忠其實很中肯」,紛紛叫好。不過這些話讓他受到很多同志指責,王炳忠表示尊重,仍用獨特的方式挺學弟,「我覺得為廷比較可愛,但林飛帆會走得比較久、比較穩。」

反國民黨浪潮鋪天蓋地,藍營青年集體噤聲,即使早知會被當炮灰,他還是想利用機會發聲。有人勸他小心,反而被罵,因為王炳忠認為,要幫忙就提供資料、協助論述,而不是勸他遠離戰場。「你可以理解很多人的心情是害怕,輿論環境是這樣,像我這樣個性的人並不多,我不怕被罵。」

戀愛經驗少,知心朋友也少

他待人寬厚,不知是神經大條或是EQ高。例如,他當初參選市議員,原因之一是受到網友鼓勵,「網友鼓勵與捐助並不成比例,但你也不能怪人家。」電視台愛播他唱歌破音片段,他認為有機會宣傳中華民國也不錯;他唱歌有喜感,每次接受訪問,人人都要他來一段,王炳忠說他偶爾也給對方軟釘子碰,之前參加「鄉民」座談,網友要他唱歌,他出了考題,點的歌他要會唱才肯唱,「對方有準備、有用心,我會唱就唱了。」

外界好奇他的感情世界,王炳忠說自己戀愛經驗少,只有一次感情經驗。「我很容易陷入曖昧或搞不清楚關係是什麼,或許跟我太霸氣有關。」他知心朋友也少,「我的知交在五位以內,我的朋友不一定跟我同班上課,可能透過網路書信,主要是理念價值觀契合。」言談之間,透露著身邊不像其他年輕人般熱絡喧鬧。

昔日的主流思想,今人已嗤之以鼻。誰被神化?誰被醜化?端看在歷史的浪頭上是否選擇了正確的立場。不過,比起充滿算計的投機分子,選擇逆勢說話、不畏譏笑的王炳忠,頗有真誠可愛之處,倒突顯出歷史的荒謬與蒼涼哩。(更多相關資訊,詳見1456期新新聞,或新新聞官網

追蹤三立新聞網 :
  • 王炳忠回顧2014:一場遊戲一場夢
  • 王炳忠:假如今天襲胸的人是我...
  • 讚陳為廷願卸神化光環 王炳忠被推爆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