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選戰熱區》2個摩羯男受訪前 都先關小房間畫重點

  • A-
  • A
  • A+

文/管婺媛/商業周刊

商議周刊 蔣萬安與吳怡農

▲現任立委蔣萬安(左)與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右)(圖/商業周刊)

全國最受矚目的立委選區在哪?答案是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兩大黨參選人因為高顏值、高學歷,被媒體稱為「雙帥對決」:國民黨中生代明星、現任立委蔣萬安,對上因外型與亮眼經歷暴紅的民進黨新人吳怡農。

兩位摩羯男有很多共通點,斯文有禮,還很「矜持」,把摩羯座事事要求完美的性格,充分發揮在對細節、發言、文稿的龜毛挑剔上。接受商周專訪前,兩人一致的動作是,把自己關在小房間,在訪綱與擬好的答案上來回畫線、畫圈,紙上布滿事先寫好、密密麻麻的親手筆記。

但他們也有很大反差。蔣萬安在2016年就當選立委,是藍營最有潛力的政治新星,多次被點名為下屆台北市長人選,但近日他的網路與媒體聲量,卻被突然竄出的對手給強壓過去。反之,吳怡農在年輕族群間的人氣爆棚,但在傳統市場拜票、掃街時,對於多數選民來說,他仍是張陌生臉孔。

頂著美國耶魯名校光環、高盛金童資歷,加上放棄美籍回台、34歲進特戰部隊服役,之後環島旅行、當公民記者研究國防、進入政府當幕僚⋯⋯,曲折經歷的吳怡農,投入選戰不過兩個月,討論度遠超過黨內所有立委參選人。

吳怡農》特戰風格打不可能選戰!

「我們做事不是只有一種做法」

問他為何放下高薪投入政治?「為什麼不?政治在我家,從來不是壞事,而是一個很好的志業。」他9歲就跟著父親(吳乃德,中研院學者)上街遊行,從政的種子,當時就埋下。

追求理想前,他先準備好「麵包」。從事金融業的積蓄與投資,讓他得到財富自由;到今年辭去工作正式投入選舉前,他已算好,失業半年,不會喝西北風。

想在9月啟動參選的4個月內,打敗已在地方經營4年的政治明星,還主打非民生的國防議題?這像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特戰部隊向來不打常規戰,「有彈性、靈活,我們不受任何環境拘束,做事不是只有一種做法。」他解釋特戰的特色。

要在短時間提高能見度,當然也不能只有拜票掃街一種戰法。

過去兩個月,他做了不少跌破親友眼鏡的事:徒手剝柚子、用胸肌爆襯衫、單手伏地挺身,各種「秀肌肉」樣樣來。臉書粉專發文底下的網友留言,經常因著重在他的外型、身材討論而「歪樓」,連不用臉書的老爸,也聞聲跟友人抱怨:那些留言是不是都很色情啊?讓了解網路年輕文化的親友啼笑皆非。

有別於肌肉男形象,熟識吳怡農的親友、同僚給他的形容卻是:Old banker、好孩子、暖男、一板一眼,還有,細節控。

金融業10年訓練,細節控大爆發!

「對手有4年優勢,我一定越精準越好」

採訪當天,他剛結束南京公寓市場掃街拜票行程,一踏進門,劈頭就對身旁的幕僚說:「今天掃市場竟然掃了3小時,要『檢討』一下⋯⋯。」

我們疑惑,檢討什麼?「9月4號去同一個市場,一個小時就走完,因為沒太多人認識;今天走同一個市場,走3小時,表示大家認識你了,那排市場(掃街)的時間就要調整,」他抓著眼鏡認真解釋,一個大市場約可握到1千人的手,小市場大約百人,「我們會計算,這樣才知道時間如何分配⋯⋯。」

甚至,朋友忘了何時與他結識,他會調出7年前檔案查到確切時間;老爸投書報紙的評論即將送印,他也硬要把文章叫回來修改不準確之處,讓報社人仰馬翻。

龜毛作風,來自他在金融業的10年訓練。「大方向是最重要的,但對手有4年優勢,我只有4個月,一定是細節越精準越好,錯了一件事就浪費很多時間,」吳怡農尷尬笑說,自己從22歲就被這樣訓練,「現在40歲把團隊搞得很⋯⋯。」競選團隊通常在辦公室待到11、12點才收工。

相較其他參選人主打經濟、民生議題,他也偏偏選擇一般人不容易入口的「硬」路線:國防政策與國家安全。黨內同僚勸他多講經濟、民生,但他認為當前最要緊的是國安,「國防重視資源分配、(要找)對的人⋯⋯,」他正經八百的解釋,從政就是要做好資源分配問題。

在高盛負責亞洲投資期間,他常跑中國,反倒讓他更珍惜台灣市場,「有商業糾紛不需要靠賄賂解決,光這個就差很多。」他認為國安與經濟不衝突,但也強調,「如果知道經濟依賴會導致國家安全被迫犧牲,我們就應該減低經濟依賴。」

對於年輕人去中國工作,他認為累積視野是好事,但也要小心言論風險,「不要帶手機去⋯⋯,」他也以自身經驗,建議年輕人的第一份工作,要選最少休息時間、不要朝九晚五的工作,「因為趁年輕,可以更早上班、更晚下班,累積更多能力、學得更多。」

訪談中,提及同學為填飽肚子而念藝校,讓他一度紅了眼眶;聊到最近看電影《陽光普照》是否哭很慘?他一臉尷尬:「你怎麼知道?」是個愛哭的硬漢。

戰士能否突襲成功尚未可知,但以他的從政熱情和目標明確,未來的政壇,想必還看得到他。

蔣萬安》背老黨包袱的青年代表

「很多事,有決策權的人不願改變」

即便對手「空戰」(網路聲量)來勢洶洶,蔣萬安靠著現任立委的優勢,形象好、「陸軍」(基層組織)強,外界預期他仍能輕騎過關。但,要再往高位,百年老黨的招牌也可能成為包袱。

年輕人很難在一個重視論資排輩的百年大黨裡出頭,4年前,「蔣家」招牌,確實讓他順利踏出政壇第一步。但,要以一己之力推動老黨改革,又是另一回事。

蔣萬安自美回台參選時,曾坦言年輕人認為國民黨仍存在「宮廷文化」,因資深者占太多重要職位,必須要改變,這也是他投入政壇的動機。但,4年後,各項民調數據顯示,這個百年老黨仍不得年輕人的心。

「當然也不是太大的Shock(震驚),就是感覺年輕一輩的聲音比較少,我可能算是最年輕的前3個中常委之一⋯⋯,」他描述幾年前參與中常會時的場景,回答得小心翼翼,「這也不是不好,但如果今天只有一個青年代表進入決策機制,聲音都沒被聽到,更不用談實際參與討論或做決策。」

我們好奇,曾在2年前因《勞基法》修法,站在質詢台發言論述兩個半小時不間斷,改寫國民黨在野抗爭模式的他,是否也覺得有心無力?「國民黨終究是個百年歷史的黨⋯⋯,很多時候不是一蹴可幾,」他講得很委婉,說得最「重」的一句,不過就是沒指名的說,「很多事,『有決策權的人』,在決定事情時覺得要照既定標準,不願意去突破跟改變⋯⋯。」

不當乖乖牌!投下同婚同意票

「壓力大,但我覺得是對的,就做」

乖乖牌、溫和、不躁進、謹言慎行,是同僚與國會資深幕僚對他的形容。「他不是『很衝』的人,」一位藍營資深幕僚如此形容,他不常在敏感政治議題上表態,也甚少參與政治談話性節目,「這跟他出身外交官家庭的教育有關(父蔣孝嚴曾任外交部長),他對黨內醬缸文化有不滿,但不會因此大鳴大放。」

「我不是(乖乖牌)!」對此封號,蔣萬安一秒否定。他的「破框」方式,是在黨的體制內做「微調」。

今年立院表決同婚法案時,他也與黨內青壯輩立委在關鍵條文表決時「脫黨」,投下支持票。事後,他辦公室電話被「打爆」,選民當面抱怨,甚至有反同團體點名要用選票把他給「換掉」。

「壓力不大是騙人的,但同婚是關乎基本人權的,我覺得是對的事情,就做,」蔣萬安說得很淡然,但黨內人士描述,在當時關鍵的黨團大會上,蔣萬安與青壯輩立委,幾乎和意見不同的資深立委「開戰」,一度鬧得氣氛很僵。

他說,自己身為立委所能推動的改變,是透過立法平台來展現,如主動接觸過去與國民黨較有距離的勞團、環團,替其發聲,「坦白說不容易,但跨出這一步是重要的,讓大家感受到國民黨跟以前不一樣,不是只跟資方靠攏。」

老黨能否新生?他用時間換取空間,「破框」緩慢,但進行中。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70期。

【延伸閱讀】

60歲「被失業」,應該存夠錢,為何要擔心家計?被刻意掩蓋的中年失業真相

零負利率時代真的來了!領薪水的你一定要認清:活愈久,錢被偷走愈多

一個故事告訴你》找朋友買東西最大好處:不是「便宜」,是拿到「買得起的好東西」

55年老公司,把膠水變年營收146億生意!南寶小白膠,黏住Nike、Adidas的4經營秘密

大腸癌、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都跟它有關!避開2種最常見的「環境毒素」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