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晶彩大人物/別叫我台灣之光!郭彥甫揭「行李箱」之謎

  • A-
  • A
  • A+

記者簡若羽/綜合報導

走進位於淡水的工作室,映入眼簾是一大片玻璃落地窗,伴隨著片片陽光灑落,投入繪畫創作4年的郭彥甫指向遠方,對著鏡頭說道,「看著外頭的自然美景,看大、看遠,心胸寬闊下筆就不會猶豫了。」

▲郭彥甫位於淡水的工作室。(圖/郭彥甫提供)

從歌手、通告藝人到外景節目主持人,出道逾10年,郭彥甫以活潑風趣、陽光大男孩的形象,擄獲不少粉絲的心。2015年,他毅然褪下明星光環,轉身投入繪畫的世界,對於這樣的轉變,外界都感到相當意外,但郭彥甫卻堅定表示,自己從未改變,「大家覺得我有變,其實我是沒有變的。(因為鏡頭前面的你原本是很歡樂、很嗨),對,但其實,一卡了之後,攝影機沒電了之後,我也停了。」

▲郭彥甫分享從藝人轉行當藝術家的心路歷程。(圖/郭彥甫提供)

相較於雙胞胎哥哥郭彥均,郭彥甫自小性格就較為沉靜、不愛笑,對於過去在節目上的誇張表現,他坦言,那都是配合工作所需,因此,當身邊親近的人得知他將重拾畫筆,都相當支持。然就現實而言,要放棄穩定且偏高的收入,他也一度糾結,「我覺得做每件事情都真的需要勇氣,剛開始的時候也是很掙扎,以前還沒有賺錢的時候會想趕快賺錢,但賺到錢之後你會發現,然後呢?」

意識到金錢並不是生活的目標,郭彥甫決定重拾對繪畫的熱情,開始全心全意創作,就在去年,他的「行李箱」作品獲得策展人青睞,受邀到法國羅浮宮展示,也因此被譽為「台灣之光」,不過,對於外界給他的封號,郭彥甫卻拒絕得十分乾脆,「不要叫我台灣之光!大家認定的羅浮宮,好像就是放在蒙娜麗莎旁邊,但羅浮宮其實是個文物館,它不只是藝術品的殿堂,也是個展示中心。」

▲對於人生道路的轉向,郭彥甫起初也有過一番掙扎。(圖/郭彥甫提供)

對於這個創作路上的「意外」,郭彥甫進一步解釋,「當時是一個策展人看上我的作品,他說彥甫,我覺得你的行李箱很特別,那我們要去法國展覽你有沒有興趣?」他說,當初的念頭非常單純,只是很開心自己的作品有人欣賞,沒想到後來會被部分人曲解,「很多人說我要操作,如果我真的要操作,是不是該搭個飛機去那邊(畫旁邊)比個YA,但我沒有去啊。」

那麼為什麼會以「行李箱」作為創作主題,他說,是希望藉此反映人性真實的一面,「我覺得藝術家要忠於自己生命的本質,過去我是外景主持人,在機場看到很多人的行李箱,我發現從中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工作、感情狀態,還有現在面臨的人生抉擇,有些人可能是要去環遊世界,有人可能是失業、感情不順利要出去散散心,行李箱兩個框框,重要東西你會放哪裡?靠近輪子還是靠近上面,常出國的人會帶什麼,不常出國的人會帶什麼,帶你需要的還是想要的,它是人生面面觀,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

▲運動型女孩。(圖/郭彥甫提供)

▲在家整理中有狗。(圖/郭彥甫提供)

▲行李箱塞滿菸。(圖/郭彥甫提供)

「有一些貴婦(行李箱)打開來,真的就好像阿里巴巴的珠寶盒一樣,也有一些大明星的打開來之後你會發現,他生活是滿樸實的,並沒有什麼大名牌。」享受用畫筆描繪人生百態的過程,不過,究竟是哪一刻愛上畫畫?郭彥甫回憶道,「最早的時候我畫了很多馬,因為我小時候是看到馬之後,才開始愛上畫畫這件事,第一次拿起計算紙畫,我就發現,哇!這個事情太酷了,小小一張紙,竟然可以讓我容下全世界。」

▲郭彥甫是因為馬才愛上畫畫。(圖/郭彥甫提供)

儘管對繪畫有著極大熱忱,但郭彥甫透露,為了全心投入創作世界,他也犧牲了許多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機會,「進入創作世界很難完全抽離,我今天在畫的時候沒有想太多,那我沒有在畫的時候都是在為下筆的那一刻做準備,所以思考時間是非常長的」,對於不久前引起討論的直播事件,他也解釋道,「我把全部作品趕完之後,我覺得必須要跟大家聊聊,因為太久沒出現了,動機是很單純的,至於落淚則是一種喜極而泣,因為感謝大家的幫忙。」

卸下藝人身分,郭彥甫大方分享創作歷程的高低起伏,對於這樣不同以往、毫無保留的態度,他認為,這是身為藝術創作者的必須,「我覺得藝術就是那麼坦白,創作者要老老實實,很真誠、很真切地去創作,就會出現自己的風格,因為你的內心沒有人可以複製,你的想法也沒有人可以複製。」細細體會生活,攫住每一個值得留下的瞬間,現在的郭彥甫,激勵自己不斷從生活中學習,也以此寫下人生座右銘,「要先準備著,機會就會來。」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