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郝柏村回憶錄》他的遺願是盼望兩岸能和平統一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臺灣人暱稱「郝杯杯」的郝柏村將軍,在2020年3月30日,以101歲的高齡過世,他在去年出版的百年《郝柏村回憶錄》的自序寫著【以此書紀念兩千餘萬為抗戰而犧牲的無名英烈在天之靈,致哀!致敬!並思念我的父母,勗勉我的子孫後代,】仿南宋大詩人陸游的詩作:【保臺反獨絕非空,但悲不見中華同;兩岸和平統一日,家祭毋忘告乃翁。】心中念念不忘的是,期待兩岸能夠和平統一。

▲1994年高希均教授(左一)與戈巴契夫夫婦及郝柏村(右二)合影於舊金山世界領袖論壇。(圖/天化文化提供)

郝柏村將軍勇敢剛強 回憶錄留下珍貴史料

我生於一九一九年,在二十世紀過了八十一年,基本上我的一生以二十世紀為主;然無論社會、政治、經濟、科技及國際局勢均變動快速,可能是有史以來,戰爭最多且規模最大的一個世紀,也是科技進步最突出的一個世紀。

就戰爭而言,有一九○四年到一九○五年的日俄戰爭;一九一四年到一九一八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隨後的中國內戰、韓戰、越戰。另如兩次大戰間的西班牙內戰及義大利侵略衣索比亞之戰;近五十年來的以阿戰爭、印巴戰爭、阿富汗之戰及波灣戰爭、伊拉克戰爭、敘利亞內戰,以及反恐怖主義戰爭。

▲郝柏村將軍的戎裝威武英姿。(圖/天化文化提供)

戰爭中倖存見證歷史 匆匆人生已100個年頭

綜觀這些戰爭,幾乎涵蓋整個二十世紀,戰爭直接死傷人數以千萬計,間接的人民死亡或流離則以億計,這是我一生親見親歷。我流過血,在波瀾壯闊、驚濤駭浪的世局裡,在間不容髮的生死之變中倖存下來,人生已邁入第一百個年頭了。

尤其科學空前進步,武器發展足以毀滅全人類;太空科學已將人類送上月球;生命科學的發展,消滅天花、瘟疫、瘧疾、梅毒等;醫藥進步,到了能夠複製牛羊或人類的地步。在二十世紀初葉,我逃過天花一劫;在以後的醫藥進步中,我享受到成果;如今一百歲了,不知老之已至,依然享受著健康的人生。

▲2014年7月7日前夕,接受香港鳳凰衛視專訪。(圖/天化文化提供)

從農業社會到網路社會 幸逢其時見中華振聲望

我三十歲以前生長於農業社會,電力與生活無關,而將終老在工商社會,斷電一日人民即無法正常生活,目睹了從農業社會到工商社會的變遷。我們二十世紀初年的這一代,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最悲壯慘烈的一代,生離死別的悲劇數以幾千萬計,我為其中之一。但我又何幸而生在這時代,經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範圍最廣、人類苦難最慘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洗雪了中華民族百年來奇恥大辱,重振了中華民族為世界強權的聲望,我們真是中華民族承先啟後,成就最輝煌的一代,我是其中的一員。

▲郝柏村將軍與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圖/天化文化提供)

保護臺灣大功臣 期待年輕人眼光放世界

從我出生的一九一九年,到一九七九年兩岸實質停火為止,是六十年的戰爭歲月;從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七九年的四十二年中,包括對日抗戰、國共內戰及保臺戰役,是我親身參與的戰爭。保臺戰役是內戰的一部分,自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九年三十年間,我肩負重要的責任;中華民國治權以臺灣為主體已七十年,保臺戰役的首要目標是在阻止中共統治臺灣,遠程目標則是建設臺灣為三民主義模範省,作為統一中國的範本,絕非為了臺灣獨立。保臺反獨更是我六十年來奮鬥的目標。

▲郝柏村組閣期間民間訪查,擁抱可愛的小男孩。(圖/天化文化提供)

抗戰勝利,內戰終止了,應是共享和平盛世,但事實不然,由於科學進步,地球實質縮小為地球村,任何一個民族再不能獨善其身,必須走向世界大同,要看年輕世代菁英的智慧了,我現在是不樂觀的看待。

八年抗日勝利 欣慰上對得起列祖列宗下無愧後代子孫

孟子說,「生,我所欲也,義,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捨生而取義也。」這是我們這一代年輕時候的觀念,所以贏得八年抗日義戰的勝利,上對得起列祖列宗,下無愧後代子孫。整體利益觀念第一,國家至上、民族至上是抗戰年代的思想。

民主政治如果失去整體利益觀念,必為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這是今後年輕世代所應深切思考的,年長一代應為年輕世代打下幸福基礎,但年輕世代的幸福要靠年輕世代的智慧。

▲郝柏村現身海峽交流基金會。(圖/天化文化提供)

忘不了戰場血流遍地 期待掌政者體民為民

中國兩千多年歷史雖是帝王專制,但基本上是讀書人的政治,我青少年時期雖出生於農村,當時絕大多數讀書人仍是走上做官的道路,所謂「天子重英豪,文章教爾曹,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然而,我總難以忘懷戰場上血流遍地、屍體橫陳、人民流離失所、逃難顛沛的慘象;更無法抹去政權敗亡時社會分崩離析、人民怒撕法幣的記憶。雪恥圖強是我這一代中國人的共同志業,我們曾經由恥辱到光榮,但初嘗抗戰勝利果實四年後,又陷入失敗的深淵,中國人的苦難並未隨抗戰勝利而結束,至少又延長了三十年。

郝柏村逃過飢荒與文化大革命 大時代大人物

我逃過飢荒及文化大革命的劫難,但手足分隔五十年才重逢,父母廬墓離鄉六十一年後才能親謁。凡此都是一般人生不尋常的遭遇。我從權力的高峰到一介平民,個人際遇起伏是巨大的,我在起伏中體察世事人情,所幸心如止水。歷史真相依附於權力似乎是幾千年來的定則;因此,歷史的真實性有時不免令人懷疑。縱然現在是言論自由、資訊發達的時代,為依附權力而掩蓋歷史或扭曲歷史,仍屢見不鮮。

▲郝柏村回憶花園口決堤與堵口事蹟,與碑文相比對。(圖/天化文化提供)

中華民國轟轟烈烈的八年對日抗戰 隨蔣氏權力消退被醜化得面目全非

權力只能創造當權以後的歷史,卻無權改變過去的歷史。中華民國轟轟烈烈的八年對日抗戰歷史,在大陸幾乎見不到;先總統蔣公在大陸失敗後,保衛了臺澎金馬免受共黨統治,連同他在臺灣的經濟建設、政治民主的成就,隨著蔣氏權力的消退,也被扭曲醜化得面目全非,幾一無是處。

 

▲正值壯年的郝柏村與前總統蔣中正與第一夫人宋美齡伉儷合影。(圖/天化文化提供)

無名小卒大將軍 親見歷史書留後人評價

中華民族與中華民國是我基本堅定的立場。我在歷史上固是一無名小卒,但在變動巨大的二十世紀中,確親歷親見若干重要歷史事實,將它發表出來,也許後世歷史家重新檢討海峽兩岸巨變真相,平反扭曲的歷史時,本書或有參考佐證價值。這是我終於提筆寫回憶錄的動機,其內容全是我個人的記憶,有關些微數字錯失在所難免,但大事變遷深信不疑,謹慎無偏。

無論我個人或所處時代,歷經危難而倖存,只能以命運解釋之,但我不是宿命論者,我的一生經歷了生死、榮辱、貧富及權力的巨大波瀾起伏,但我自省應為一個盡責的公職人員。

▲郝柏村將軍的戎裝威武英姿。(圖/天化文化提供)

退休後遊歷世界與大陸 中華民族強是盼望

我退休後遍遊世界及大陸名勝古蹟,對海峽兩岸中國人的成就深具信心。中華民族已經強了,但全體中國人生活達到富裕境地,至少尚待三十到五十年努力。和平、民主、均富、統一是擋不住的歷史巨流,中國必然躋身於富強之列,但不能獨善其身,在地球村時代,應循中華文化傳統,善盡濟弱扶傾的世界大同主義,這就是孫中山路線。中華民族若能走向孫中山路線,必為世界大同的領頭羊,而臺灣人不認同中華民族,必將帶來無窮災害,最令我憂心。

▲少年郝柏村站在大砲前的英姿。(圖/天化文化提供)

剛猛將軍是大孝子 遺願兩岸和平統一日

八年全面抗戰期間,生離死別的悲劇數以千萬計,我為其中之一,我一生僅有的遺憾是父母早逝且未能奔喪,子欲養而親不待是我的最痛。謹以此書紀念兩千餘萬為抗戰而犧牲的無名英烈在天之靈,致哀!致敬!並思念我的父母,勗勉我的子孫後代,乃仿南宋大詩人陸游詩作:

保臺反獨絕非空,但悲不見中華同;

兩岸和平統一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郝柏村的百年回憶錄,記錄他的一生與遺願。(圖/天化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出版之《郝柏村回憶錄》

 

 

娛樂關鍵字 - EP26 除舊換物 潘君侖遭棄被趕回家!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