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點出台灣死刑三大問題 苗博雅:某些地方還是跟中國很像

  • A-
  • A
  • A+

記者張之謙/台北報導

本月1日晚間,縱火燒死6親人的死囚翁仁賢,於台北看守所槍決伏法。對此,台北市議員苗博雅今(2)日指出,台灣當前的死刑執行有三個問題,因此當我們努力告訴世界台灣和中國不一樣,法務部卻用一套從中國帶來、跟中國很像的死刑執行標準,不小心讓世界看到,台灣和中國還是有某些地方是很像的。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圖/資料照)

苗博雅表示,他想起2014年執行死刑的杜氏兄弟案(杜明雄、杜明郎),那是在馬政府聲望最低迷時,被時任法務部長羅瑩雪挑選槍決的兩名死囚。簡單來說,他們的案子在一審曾經獲得無罪判決,而且最終判決有罪的證據,大部分來自中國公安局的鑑定,以及一份找不到證人,無法在法庭上對質詰問驗證的中國公安局筆錄。

「我只講一個最新發展。」苗博雅指出,2012年最高法院說,來自中國公安局的證人筆錄是可以直接採信的,因為這個關鍵的認定,杜氏兄弟被判處死刑定讞。然而近年來最高法院變更見解,認為法院必須透過司法互助、遠距視訊等方式,竭盡一切所能,境外證人仍然不能作證,才能符合「難以傳喚」、「證人無法到庭不可歸責於國家」的要件,而採信中國公安局的證人筆錄。

白話講,如果杜氏兄弟的案子依照現在最高法院的見解再審理一次,那份致命的中國公安局筆錄和其他公安局鑑定可能被排除,可能獲得和一審相同的無罪判決。杜氏兄弟在2012年判的死刑,按照2020年最高法院的最新標準,如果重審有機會獲判無罪。但羅瑩雪在2014年做了一個永遠無法補償的決定。

苗博雅說,昨晚被執行死刑的罪犯,坦白講,罪行非常兇殘,個性也相當令人厭惡,他能理解那種人人皆曰可殺的情緒,支持死刑的人心中,每個死刑犯都是這樣人人得而誅之的可惡至極。「但為了除掉可惡至極的人,你是不是同意可以付出像杜氏兄弟案這樣的代價?」

苗博雅分析,自從2010年恢復執行死刑至今,中華民國政權處決了35個死刑犯。其中就有杜氏兄弟兩人是高度可疑的冤錯案,約等於5%,台灣的死刑制度,絞碎95%你認為的人間垃圾,但要付出5%像杜氏兄弟這樣可疑的案件做為代價。「這樣的比例可以接受嗎?或許你覺得是可以接受的。但我認為生命的珍貴,不能開這種5%的玩笑。」

他並表示,有人說「罪證確鑿就該死」,但如果現在的制度真的能夠精準分出誰是真正罪證確鑿該死,請問杜氏兄弟怎麼會在2014年被處決?杜氏兄弟會被處決,正好就證明了現在的罪證確鑿判斷正確率,並不是你想像的100%。

苗博雅認為,不管是支持死刑的人,還是反對死刑的人,應該都有一個共識:「如果死刑要存在,執行的程序必須極端嚴謹,以符合正義原則。」目前死刑的執行有三個問題:「審核不夠嚴謹」、「執行順序隨機,沒有具體標準」、「執行時間隨機,視政府需要而定。」

上屆立法院三讀通過總統公布新的《監獄行刑法》,新增第145條規定,法務部必須制定「執行死刑之方式、限制、程序及相關事項之規則」,並於今年7月15日施行。也就是說,按照新監獄行刑法,我們在今年7月,法務部會訂出一套新的執行死刑程序規定,但法務部因為某些大家不知道的原因,似乎等不到七月中新程序的誕生。

苗博雅說,最近台灣人很努力防疫,保護自己和心愛的人,很拼命想讓全世界知道,台灣和中國不一樣。然後法務部拒絕等到自己新制定的死刑執行程序出爐,用一套從中國帶來、跟中國很像的死刑執行標準,不小心讓世界看到,台灣和中國還是有某些地方是很像的。

他強調,「我只希望大家能認知到,你要的死刑正義,是有代價的。這個代價,可能是那5%的生命。這份生命的重量,應該值得宣稱要追求正義的你放在心上。」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