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千年一問重現鄭問人生 作畫最愛唱空笑夢

中央社
  • A-
  • A
  • A+

風靡亞洲的已故台灣漫畫家鄭問,回顧他的作品總是走在時代前端,為創作燃燒生命,鄭問弟子在紀錄片「千年一問」也提到,鄭問每次畫到渾然忘我時,最喜歡唱「空笑夢」。

▲紀錄片千年一問重現鄭問人生風靡亞洲的漫畫家鄭問2017年因心肌梗塞過世,身為鄭問迷的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左),找了曾拍攝音效師胡定一紀錄片「擬音」、參與拍攝作家周夢蝶紀錄電影「化城再來人」的紀錄片導演王婉柔(右),以細膩的視角拍攝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盼透過鏡頭拉近觀眾與鄭問的距離。(圖/中央社)

影響力橫跨台灣、日本、香港、中國的漫畫家鄭問,2017年因心肌梗塞過世,身為鄭問迷的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找了曾拍攝音效師胡定一紀錄片「擬音」、參與拍攝作家周夢蝶紀錄電影「化城再來人」的紀錄片導演王婉柔,以細膩的視角拍攝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期望透過鏡頭拉近觀眾與鄭問的距離。

王師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鄭問的漫畫文學性質高,找了念清大中文系的王婉柔擔任導演,認為她能再現鄭問畫作裡的藝術意涵。

「千年一問」前後拍攝了近一年,訪談50多人,片中以2D動畫的方式讓鄭問現身,從一開始在家中訪談鄭問太太,接著到日本、香港、中國拍攝,動畫版的鄭問一路跟著拍攝團隊,以旁觀者的角度,跟著觀眾一起重新走訪過往的創作足跡。

王婉柔表示,原想過要找人扮演鄭問,但怎麼樣都不會比鄭問的兒子鄭植羽還要更像爸爸,因此直接請鄭植羽化老妝、裝上肚腩扮演父親,後製再用動畫描繪成2D樣貌。

過去有許多拍紀錄片的經驗,但這是王婉柔首次挑戰拍傳主不在世,她表示,拍攝傳主在世或不在世都有優缺點,「傳主在世,有時當事人的意見想法較多,傳主不在世,許多問題都得不到當事人的說法,最後只能問天」。

不過這次也因為傳主不在世,「千年一問」才能呈現許多漫畫家都不願意曝光的畫面。鄭問在畫圖之前,都會用相機拍出想要的分鏡圖,再交由助理依此畫成漫畫,王婉柔說,若不是傳主不在世,這些畫面根本不可能看到,就連鄭問的弟子在紀錄片訪談時也提到,鄭問若在世,絕對不可能讓這些照片曝光。

片中鄭問的弟子也提到,助理們經常跟鄭問畫得沒日沒夜,但鄭問卻都畫得很開心,有時興致一來畫到忘我,會一邊唱歌一邊畫,最常唱的是蔡振南「空笑夢」。

王婉柔說,鄭問創作時喜歡聽跟故事內容相關的歌曲,畫「深邃美麗的亞細亞」時最愛聽「男兒當自強」,有趣的是,鄭問一首歌可以無限重複地聽,聽到助理都快受不了。

「千年一問」描述鄭問的人生巔峰與低潮,有時他走得太前面,許多作品要放到現在來看才合宜,紀錄片裡也呈現鄭問的孤獨,有些事,鄭問的家屬也是經過這次紀錄片才更了解他。

王婉柔表示,「拍這麼多片,這可能是我跟傳主最接近的一次,因為他不在,有時候遇到困難或無法決定的事,我都會在內心問老師,最後總能找到答案」。

「千年一問」以集資的方式募集拍攝、後製、上院線、國際發行等經費,目標要募資到新台幣800萬元,預計9月上映,截至今天為止,已募資600多萬元。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