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書摘/走過肺腺癌 陳文茜曝愛情觀:搶來的愛情寧可不要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少女情懷總是詩」,是陳文茜此刻對自己的看待。走過肺腺癌,陳文茜更愛自己,在《終於還是愛了》最新著作中,她提到她的愛情,「對我這種愛情信仰的人來說,搶來的愛情,有時寧可不要。」。提到進開刀房前,竟然還把自己「SADO」的漂亮如走頒獎紅地毯。她的座右銘是,【亂世中,老去時也要當佳人】,只為自己打扮,不為他人眼光穿衣。這就是陳文茜。

▲陳文茜說:即使身處亂世,老去也要當佳人。(圖/有鹿出版提供)

雋永深刻處 不知不覺中隨她的文字熱淚盈眶

一場大病,讓陳文茜明白,生命輕如雲。生命的紙或許已褪白,但非純白,留下殘存的墨痕;紙也早已不平整,但留下一道道摺痕。我們的一生都是回不去的進行式,如果好好想著愛,就不用怕凋零。關於愛,關於生命,關於你,關於我,。她說,盼有一天,回看往事,可以像目睹雲朶飄過般,輕輕地、慢慢地,終而散去。

▲畫家羅展鵬創作的陳文茜,優雅深邃。(圖/有鹿出版提供)

不論是大愛、小愛,盼是真愛,不論是年輕、年老,仍有至情雋永深刻之處,看書人可以不知不覺中,跟著她的文字、故事、疾病、揮別,而熱淚盈眶。陳文茜說,「這本書,是我一生虧欠自己性別的書籍。『她』與我共生一輩子,而我給她的,那麼少。」

與病同行 陳文茜愛上罹癌的自己

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生病。疾病的世界裡,根本沒有你逃避的空間,只要一口氣在,找到正確的醫療,就該快樂地走下去。生活中有一些事確實沉重,但你可以讓它變得輕一點。

▲陳文茜說:即使身處亂世,老去也要當佳人。(圖/有鹿出版提供)

得知肺腺癌要開刀 陳文茜第一個行動竟然是做這件事

得知肺腺癌要開刀了,但我想了一下,開刀是醫生的事,交給醫院,但住病房要美美的,是我的事。立即車行美容院去剪頭髮,告訴他們,我要住院開刀了!「什麼病?」「肺腺癌。」她們認識我十多年了,當場說不出話,我催他們趕緊剪個好整理的頭髮,而且要用護髮染,染成紫色,這樣住在病房時臉色才會顯得紅潤可愛。美容院熟悉我的老闆盯著我,以為我那一根神經接錯了。我也沒浪費時間,中間趕緊聯絡聘請特別護士,好讓家人放心。

▲陳文茜說:即使身處亂世,老去也要當佳人。(圖/有鹿出版提供)

病床上一定要最美 陳文茜才不要黑色壽鞋歸天

剪染髮之後,先到晶華酒店地下室Anne Fontaine專櫃,宣告這次我要開刀,不只需要寬大白襯衫,還要墨鏡,愈cool愈好。又轉到夏姿買了一件蘇繡披風,想到自己躺病床上,一定得搖曳生姿,下床時可不要穿藍白拖,再買了一雙鍛面黃色繡花鞋。這叫買保險,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可不要穿著黑色壽鞋歸天。

動刀那一天 戴新墨鏡亮紫頭髮為候術室帶來歡笑

進入開刀房準備動手術那一天,我戴著新墨鏡、口罩,亮紫頭髮,推入候術室。準備開刀的病人一長串,大概百來位,有些已病重到睜不開眼,有些看到我,高興地打招呼。

▲陳文茜說:即使身處亂世,老去也要當佳人。(圖/有鹿出版提供)

依據規定,開刀前要核對身分,問幾個制式問題,包括了解你是否意識清楚。那是一個開放大空間,護士問:「妳叫什麼名字?」「陳文茜。」居然有準備開刀的病患在旁鼓掌。「妳的性別是?」「目前是女的,想當男的,尚未成功。」護士開始笑。「年齡?」「國家機密。」「身高體重?」「哇,宇宙機密。」笑聲傳遍候術房。

謝謝醫護堅守崗位奉獻一生 陳文茜接受癌症

真的推入開刀房,躺在手術台上,眼前斗大的燈,有點工藝風,開刀團隊準備下針了,想起台灣這麼壞的重症科醫療環境,健保給付那麼少,資源分配受各界利益左右,外科醫師簡直是不要命的行業:卻仍有那麼多了不起的重症科醫師,一直努力,出國研習,一天開刀十二小時。

他們把人生及青春,全部奉獻病患。在他們無私的照顧下,我們用他們的生命,換來自己疾病可以改善,活得長一點。於是打下麻醉劑及插管前,我趕緊先向他們致意,用我盡可能最感激的聲音告訴他們:「謝謝你們堅守崗位,謝謝你們奉獻一生。」然後才在麻醉劑下昏迷過去。

我接受了癌症,我樂觀地迎接未來每一個太陽、月亮,感恩所有關心我的人。

【文茜語錄節選‧關於人生】

「你以為腳踩的地獄,其實是天堂的倒影;而我唇角的皺紋,其實是智慧的積累。」

「記得,老了,也要冒險。因為……你,還會更老!」

「我們的人生是為了好好愛這個世界,不是來凋零的。」

「你以為『錯過』只是一件短暫的事,其實就是一生,於是滄桑感,油然而生。」

▲陳文茜的愛情觀,搶來的愛情,有時寧可不要。(圖/有鹿出版提供)

【文茜語錄節選‧關於愛情】

「情,是一個很脆弱的東西。它像半透明的玻璃,不要把它看透,不要把它當成實物……因為它一摔就破。」

「人們說愛不釋手,我認為愛要放手。對我這種愛情信仰的人來說,搶來的愛情,有時寧可不要。」

「我不打算聽到你的回音/打開窗,所有的星星/我只選那一顆/從此我與夜同眠」

▲陳文茜的愛情觀,搶來的愛情,有時寧可不要。(圖/有鹿出版提供)

劉若英vs陳文茜的對話 因為我們都有殘缺才彼此欣賞

難道女人承認她需要愛情,就表示她是個不成材的女人嗎?—陳文茜

如今終於可以慢慢地把「年紀」放在人生中次要的位置,或是別人看我,不會把它當成最重要的評價標準。大家接下來看的,應該是我累積了這麼多生命經歷後,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劉若英

承認我在情感裡的失落,就代表我是一個loser嗎?即使如此,那也是一個美麗的失敗者。—陳文茜

人只有一生,怎麼可以把人生寄託在社會框架空無自我的軌道中,然後把自己放進絞肉機,塑造成一根看似美好的香腸,並稱之為成功?—陳文茜

人們會覺得……陳文茜妳居然可以把傷口展示給別人看,可見妳有多強。我希望所謂的堅強,是誠實的,不是偽裝的,偽裝完美,偽裝強者,偽裝沒有傷口。何況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丟臉。—陳文茜

有時候我們看到堅強的人,但多堅強就有多脆弱、有多愛就有多痛。—劉若英

生病徹底扭轉了我的態度。看到那些大病一場、癱瘓,得靠人家餵食、靠別人攙扶的人,跟他們比起來,我簡直是美少女。—陳文茜

人到了一個年齡,一定要訓練出一種慈悲;慈悲地看待這個世界跟自己的關係。這一串下來,每個人都是傷痕累累的戰士。我選擇的工作,傷痕一定比一般人多。如果沒有足夠的慈悲,我怎麼跟老去的我、傷痕累累的我,什麼都愈來愈少的我相處?—陳文茜

為什麼愛這麼迷人?這麼讓人又愛又恨?在愛裡令人受傷,卻又得到快樂,它是世界上最沒有辦法估量、去計算的深。—劉若英

你以為「錯過」只是一件短暫的事,其實就是一生,於是滄桑感,油然而生。—陳文茜

▲陳文茜的愛情觀,搶來的愛情,有時寧可不要。(圖/有鹿出版提供)

陳文茜認為比兜著嫩女的男人們  更優秀的十大點

我是一個女的,老去的女人,而且還真老,六十二歲。依循古禮,這樣的歲數,公開討論愛情,顯然是個既不得體也貽笑天下的事。

不過古禮向來和我沒關係,天下離我也愈來愈遠。我的生命年數當然是倒數的,如果我渴望愛情,那些古禮、目光、議論,當我閉眼的時候,比腸蠕動,比放個屁還不重要。

是的,我的身體的確沒有年輕時豔麗。這些都是事實!可是再怎麼糟,我總比那些兜著嫩女的男人們,

1.出色;

2.聰明;

3.有智慧;

4.眼界寬;

5.脾氣尚屬溫和;

6.擅長所有賢妻良母之事;

7.年幼時偶爾會紅杏出牆,現在牆爬不動了;

8.我比年輕時更明白珍惜愛我的人;

9.我早已歷鍊了一身不佔有、不嫉妒、不勒索的愛情高情商;

10.不會禿頭。

總之,我的優點,比其同年男子,實在族繁不及一一備載。所以我為什麼要向這個歧視女性的社會現實投降?我為什麼不可以在千千萬萬人中,尋一人,長伴人生?尤其我,怎麼可以叛逆一生?老來卻變成妥協的笨女人?

▲陳文茜的人生觀,只為自己打扮,不為他人眼光穿衣。(圖/有鹿出版提供)

不給大齡女性們「自由戀愛」的權利 簡直是一場精神謀殺

他們又說:妳是公眾人物,走在街上,人人盯著妳,再喜歡妳的人也會有壓力。

我說:我早已過氣了,何況即使我仍是公眾人物,我也不是這個社會的囚犯。何只是我,這個社會四面八方都不準備給上了年齡的女性「自由戀愛」的權利,甚至連渴望、想像,也連根拔起。那是對老女人苟延殘喘活下來,擺明的貞節牌坊,精神上徹底的謀殺。

生命有一種絕對。「在愛情中,我可以瀟灑如男人,也可以痴情如女人。」這是拜倫的名言,我十六歲時牢牢記住。別當傻女人,被情當標本釘得死死的。

陳文茜談愛情 佯裝堅強無可救藥

但我終究有自己的弱點,一旦跌入,連我也不明白為什麼突然成了痴情女子。痴情到可以三十年心中總留了一個角落給他!

我的勇敢使我以手術刀型的方式快刀分手,他淚流滿面,我冷靜以對。我很快選擇奔入另一段情感,但這挽救不了我。就這樣,年年歲歲,時光滴滴答答地流過,那個當年選擇不流淚的我,只是一個佯裝堅強的女孩,她並不知道命運的捉弄。她甚至不是自己心中的主人,那個她控制不了的心,總留了一個位子給那位特定的人,無可救藥地想像他回來。

▲陳文茜的人生觀,只為自己打扮,不為他人眼光穿衣。(圖/有鹿出版提供)

已為愛情流浪太久 陳文茜說自己的歸宿是平靜的心

愛情,我已為你流浪太久。【請把我的心還給我,讓心與我共舞】。我經歷的愛情,我走過的人生,太殘酷了,走到盡頭時,我有太多遺憾。

我想叛逆這個世界給老女人的審判,但我的深夜如此誠實,無論相伴者是誰,我的歸宿,就是我平靜的心。

▲陳文茜在敦南誠品熄燈當天的演說,感動讀者。(圖/有鹿出版提供)

我們的人生是為了好好愛這個世界 不是來凋零的

我的生命價值不是用來花時間,揮霍如此的世俗之愛。我盼望自己殘餘的人生,可以愛那些在敘利亞的孩子,愛那些顛沛流離的難民,愛因為世間混亂而失去許多人生機會的下一代,愛那些從童年起就面對重大疾病的孩童……。如果我對所謂的愛情,仍有期昐:

當死亡一旦前來敲門,我只盼望此生所愛之人,以他的目光填滿我最後看到的世界,是他的吻,是他的愛,是他的溫柔,擋住了即將前來的黑暗。在逐漸死亡的儀式中,終於,我,還是愛了。

關於陳文茜

曾經年輕,不認老去。曾經從政,瀟灑告別權力。曾經文藝,不躭溺文藝。她的書寫包含世界財經、國際政治、小品散文、女性與愛情、生活感悟及哲學思辯。

人生橫跨學術、電視主持人、廣播主持人、作家、藝術策展人。曾授課台灣大學財經系教授「小人物的國際政治」,在政治大學文學院擔任講座教授,在東海美術研究所教授「儀式美學」,在亞洲大學擔任講座教授至今。

李敖曾經笑她,除了沒唱歌仔戲什麼皆包辦。她回李敖:至少擔任過EMI唱片公司台灣總經理,而且主持一檔「文茜的音樂故事」。

問文茜為什麼轉折如此多的人生,她的答案:我只有一生。問她為何活得和許多女人不同?她説:女人的責任就是悦己。成為公眾人物的她,只為自己打扮,不為他人眼光穿衣。

文茜的座右銘:亂世中,老去時也要當佳人。

▲陳文茜說,我們的人生是用來好好愛這個世界的。(圖/有鹿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有鹿出版之陳文茜《終於,還是愛了》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