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先禁為快?呱吉:南迴、蘇花改禁行機車相當不智

  • A-
  • A
  • A+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還記得嗎?一周前,有位機車騎士,在蘇花公路上被雙黃線逆向超車的大貨車奪去生命。對此,網紅呱吉、台北市議員邱威傑今(2)天表示,雖然聽起來像是一場普通的交通事故,責任也是在違反交通規則的貨車駕駛之上,但背後真正的理由卻跟台灣的道路設計有關。

▲先禁為快?呱吉:南迴、蘇花改禁行機車相當不智(圖/翻攝自呱吉臉書)

呱吉指出,蘇花公路過去一直詬病於不斷的坍方與大量砂石車造成的公共危險。為了用路人的安全,我們興建了蘇花改,但卻禁止機車族群使用。雖然理由是蘇花改的長隧道可能造成機車騎士的呼吸問題,但卻沒有可信的實證,導致機車族群普遍質疑這項政策。被迫繼續使用舊蘇花公路的機車騎士再度被大貨車駕駛撞死時,這股長期的憤怒就爆發了。

▲圖/翻攝自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

呱吉直言,機車是我們使用量最大的交通工具,或許有些人覺得不雅觀、混亂,不符合他們對「進步」、「未來」的想像。先不論所謂先進國家其實大多有雪季,不適合騎車而導致的偏差印象;不可忽視的,機車在公共運輸不發達的地方仍扮演重要角色,也相對便利、其產業鏈也提供了許多工作機會、和外銷的空間。

事實上,台灣人依賴機車是有歷史淵源的。在1950年代,機車國造是政府基礎工業的扶持重點,加上當時國民黨政府混亂的都市規劃、短時間湧入大量的移難民、和缺乏公共運輸系統,導致通勤極為困難,進而產生了機車的廣泛使用。

後來,頻繁的使用產生了綿密的產業鏈,進而讓民眾有了科技依賴性。根據交通部最新的機車白皮書,有超過7成的台灣家庭擁有一台汽車和一台以上的機車,更有將近4成的人不會因為任何的大眾運輸改變使用機車的習慣。

「推廣大眾運輸系統使用,減少私人載具上路,是我一貫的觀點」,不過呱吉也說,然而,在完整的公共運輸網絡建立起來之前,我們必須同時維護機車使用者的權益,「支持機車騎士,就是支持你我,也不代表不支持大眾運輸系統」。

然而,機車族群的路權,真的是很近期才被大家重視到的議題,在過去,廣被大家使用的交通工具,卻長期受到交通官僚及公路總局的排擠和歧視。

▲圖/翻攝自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

呱吉說,我們都知道,禁行機車、車種分流與強制兩段式轉彎等規則,已經陸陸續續被最新的研究證實,對改善交通並沒有幫助、可能還有負面影響;「相反的,按照車速、車向來做交通分流、而非按照車種分流,才是較好的,我個人完全支持」。

呱吉說,他在競選市議員的時候,就曾提出改善機車路權當作政見,上任至今也陸續爭取了復興南路、西園路等馬路塗銷內側禁行機車道,以及開放許多巷口取消強制兩段式轉彎。

他指出,昨天大家冒著大雨齊聚於公路總局,發起這項運動,最主要的目的其實只有一個,就是無論使用那種交通工具、甚至是步行,都能平安回家。

呱吉直言,公路總局今天蓋了一條更安全、更新的道路,目前應該是讓所有用路人、而不僅僅是開車的用路人安全上路。更別提違法、毫無根據的禁止。機車行駛長隧道會產生意外這種事,根本毫無根據,不然大家也應該禁止開車的人在長隧道開窗戶;更別提,省道本身應該是開放所有車種的,這些禁止不僅違法、毫無理由、更是害死了無奈守法上路的騎士們。

既然公路總局無法避免大貨車違規,那就應該提供更安全的道路讓騎士上路,呱吉說,南迴和蘇花改禁止機車騎士通行是相當不智、也缺乏科學根據、缺乏理性政策考量的結果。事實上,禁止機車已經變成中央到地方交通官員的慣性思維,有隧道、先禁,有高架橋、先禁,有內側車道、先禁,不然就是把你趕到有分隔島的慢車道。這些種種對機車駕駛錯誤的知識灌輸及限制,以及針對機車族的種種不公行政作為,已經成為毫無理由、先禁為快的不平等政策。

▲圖/翻攝自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

呱吉表示,他要呼籲相關的交通部長、公路總局及負責單位,應該要拿出魄力,針對這種道路設計的思維、政策規劃的邏輯,全面盤整及檢討。另外,也很欣慰的看到騎士們也重視行人路權,他也曾多次要求警局和台北交工處針對禮讓行人多次開罰及改善行人穿越道設計。

呱吉說,希望讓我們一起努力,讓機車族群的權益受到重視、讓行人的路權受到重視,而非僅僅關注汽車的通行、塞車和停車問題,這也是公路總局的責任,因為公路總局不是汽車總局,而是所有人都會使用的公路管理單位。由衷期盼台灣的各級政府和交通官僚可以重視這個問題,並積極地做出改善和檢討。

 

▲圖/翻攝自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

 

米克拉颱風登陸福建 最快下午2時海陸警報齊解除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