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書摘/林青霞紅樓夢造型曝光 嫩版東方不敗竟被她嫌嘴歪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林青霞是千年難得一遇的美女,更特別的是她造型可男可女。在著作《雲去雲來》中,她親自回憶1972那一年正在拍《窗外》,有一天被導演宋存壽要求穿古裝,直到1977年才知道要拍紅樓夢,演林黛玉。萬萬沒想到開拍時,卻又和張艾嘉互換角色,張艾嘉演林黛玉,林青霞演賈寶玉。還透露當時邵氏電影公司高層方逸華女士嫌她嘴歪。

▲李翰祥導演說林青霞「玉樹臨風」。因此演林黛玉變演賈寶玉。(圖/時報出版提供)

如今回想起來,似乎跟《紅樓夢》結下了不解之緣

林青霞在《我也夢紅樓》篇章中這樣描述,「如今回想起來,似乎跟《紅樓夢》結下了不解之緣,彷彿前世曾是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被赤霞宮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的絳珠草,和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那塊無緣補天的大頑石。」

▲李翰祥導演說林青霞「玉樹臨風」。因此演林黛玉變演賈寶玉。(圖/時報出版提供)

話說十七歲那年,八十年代電影公司在台北拍《窗外》期間,有一天,導演宋存壽叫我化古代裝、梳上古代女子髮型、換上古裝裙子,然後拍了幾張照,我沒敢問為甚麼,也沒人告訴我為甚麼,只是覺得奇怪,為甚麼拍《窗外》要扮古裝。

奇怪的古裝竟為紅樓夢  甄珍林鳳嬌差點同紅樓

五年後邵氏電影公司決定開拍《紅樓夢》,聽說最初的人選是甄珍演賈寶玉,林鳳嬌演薛寶釵,我演林黛玉,張艾嘉演紫鵑。後來與甄珍、林鳳嬌沒談成,改由張艾嘉演賈寶玉,米雪演薛寶釵,狄波拉演紫鵑,我還是演林黛玉。

▲李翰祥導演說林青霞「玉樹臨風」。因此演林黛玉變演賈寶玉。(圖/翻攝自時報出版之「窗裡窗外」)

 

 

玉樹臨風林青霞 賈寶玉劇照見嫩版東方不敗

一九七七年我到了香港,導演李翰祥約我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座見面,他見我紮着馬尾,白色直條襯衫配白色牛仔褲,挽着母親遠遠走來,第一句話就問我願不願意跟張艾嘉交換角色。我一口答應,因為自己也曾想過演賈寶玉,只是沒料到他會認為我也可以反串男角。他送我四個字「玉樹臨風」。

▲李翰祥導演說林青霞「玉樹臨風」。因此演林黛玉變演賈寶玉。(圖/翻攝自時報出版之「窗裡窗外」)

《紅樓夢》林青霞演戲生涯中重要的一部電影

林青霞在《雲去雲來》中描述,《紅樓夢》是我拍過唯一改編自中國文學名著的戲,也是我唯一和李大導合作的戲,還是我第一部反串小生的戲。

有一天李導演約我到錄音間聽錢蓉蓉錄賈寶玉的歌,我才知道我們要邊演邊唱。因為對古裝戲毫無概念,不知道手該怎麼擺、腳該怎麼走,李導演卻胸有成竹毫不擔心。我和張艾嘉還是不放心地請了京劇老師,晚上輪流到他家學走台步。拍攝前,導演請我們到他家二樓迴廊的小剪接室,看大陸演員徐玉蘭和王文娟演的越劇《紅樓夢》。我清楚記得他看着那黑白片裏的寶玉和黛玉,讚嘆她們演得好。他說只要戲演得好,觀眾入了戲,就不會要求演員的外形。

▲梁山泊(凌波)遇見賈寶玉(林青霞)。(圖/時報出版提供)

金玉良緣說名著  紅樓夢終情未了

《紅樓夢》人物很多,所以演員也多,回想寶玉娶親那場戲,除了演黛玉的張艾嘉不在場,幾乎所有女演員都到齊了,有演襲人的祝菁,演賈母的王萊阿姨,演王夫人的歐陽莎菲阿姨,演王熙鳳的胡錦姊,還有演薛寶釵的米雪。邵氏片場沒有冷氣,熱得厲害,打燈的時候,所有演員都脫了戲服,只剩穿在裏面的白色水衣,坐在尼龍椅上一邊搧着扇子一邊閒話家常,好不熱鬧。就這樣,在邵氏片場待了三個月,戲拍完,人也散了,大家各奔東西,有的人再也沒見過面,導演和莎菲阿姨先後去了另一個國度,真是《紅樓夢》一場。

▲林青霞與蔣勳是摯友,喜歡蔣勳說紅樓。(圖/時報出版提供)

邵式電影高層方逸華女士  初看試鏡照嫌林青霞嘴歪

《金玉良緣紅樓夢》上演之後,宋存壽導演才告訴我,十七歲那年拍的古裝照,是拍給李翰祥導演看的,那時候李導演已經想拍《紅樓夢》了。好笑的是,他說方逸華小姐嫌我嘴歪。後來我看那張照片好像真的有點嘴歪。

紅樓夢經典  蔣勳用青春王國來形容大觀園

林青霞說,蔣勳老師很喜歡用青春王國來形容大觀園。林黛玉進賈府時不超過十二歲,賈寶玉大約十三歲,薛寶釵大一點,不超過十五歲,王熙鳳管理賈府時也不超過二十歲。

基本上大觀園是十五歲上下青少年組成的青春王國。當年我二十二,張艾嘉二十三,米雪和我們年齡差不多,胡錦姊二十六、七,幾乎所有演出的演員,平均都比書中人大十歲。很難相信《紅樓夢》裏十五歲上下的青少年,詩文如此傑出,性格如此成熟。

▲林青霞與蔣勳是摯友,喜歡蔣勳說紅樓。(圖/時報出版提供)

蔣老師說,他們從小吟詩作詞,會寫詩也不足為奇。《紅樓夢》裏的每個人物,經由蔣老師的分析解讀,都變得立體般活在你的腦海裏,感覺非常熟悉,彷彿是你周邊的人。

床邊一本《紅樓夢》,睡前聽蔣老師導讀,有時半睡半醒間,老師磁性的聲音一會兒傳入耳內,一會兒淡出耳外,就這樣聽見與聽不見之間,讓平時難以入睡的我,幸福的進入夢鄉,夢裏還做着《紅樓夢》。

文章末了,林青霞感動的說,我們有《紅樓夢》很幸福。「蔣老師說如果在一個荒島上只許帶一本書,他會帶《紅樓夢》。我想如果不准帶安眠藥的話,我會帶蔣勳老師細說《紅樓夢》的有聲書。」

▲林青霞文筆樸實真誠,傾訴自己的故事動人。(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之《雲去雲來》

 

 

 

 

【安安大明星】萬眾期待全新八點檔 《天之驕女》演員群登場
大數據推薦
【安安大明星】萬眾期待全新八點檔 《天之驕女》演員群登場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