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高階警泳池掐童脖 家長心碎爆「他給2百塊醫藥費」想和解

  • A-
  • A
  • A+

地方中心/綜合報導

桃園某間泳池的兒童戲水區25日發生一起疑似發生虐童事件,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掐著男童的脖子,不斷表示「誰的小孩?」更將男童的頭往水中,轄區分局事後循線通知雙方到案製作筆錄,並依傷害、誣告等罪嫌將雙方函送法辦;事後該名中年男子身分曝光,竟是新北市瑞芳警分局兩線三星中高階警官,對此,瑞芳警分局回應,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尊重後續司法判決;而受害男童的家長與眼鏡男也出面說明了。

▲新北市瑞芳警分局兩線三星中高階警官25日與一名男童產生糾紛。(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事件引起譁然,該名戴眼鏡的爸爸身分也跟著曝光,竟是新北市瑞芳警分局兩線三星中高階警官,對此,瑞芳警分局證實此事,並表示,該名警官前天下午休假期間,與妻小至中壢某泳池遊玩,於戲水時和民眾發生衝突,並已進入法律程序,後續並由桃園市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處理中。

男童家長今(27)日也匿名在「爆料公社」表示,自己當天身體因車禍受傷,所以並沒有陪同孩子下水遊玩,而是在外頭等待孩子玩完水,原PO接著提到,因為孩子是獨生子容易感到寂寞,所以常找尋自己年紀相仿的小朋友玩,當天在和其他人玩水時,踢水潑到一位家長,對方起身用手撥水潑小孩,小孩則用水槍反射回去,後來對方更拉住小孩的游泳圈,不讓他走,右手抓住小孩的脖子,「還把頭強壓在水底不放手」。

▲家長爆對方在警察局外問要不要和解,表示提告對雙方沒好處,可以給「200元醫藥費」。(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對方隨即大喊「誰家的小孩,家長呢?」救生員也立馬衝過去制止,事後則報警處理,但對方卻在警察局外問要不要和解,表示提告對雙方沒好處,可以給「200元醫藥費」,此情況也讓原PO傻眼,並質問「如果發生是你,可以原諒嗎?」

接著該名高階警官,也在「家長指控」的貼文底下留言,還原事發經過澄清,「泳池壓童入水,這指控真的太沉重...(我是)2位小孩父親」他說當時自己帶著2個孩子在兒童池内休息,突然這名陌生的男童,跑過來旁邊說「我們講話很吵,我和他說:不好意思!我們並不吵喔。」稱男童之後對著他的2位小孩潑水,「我見小朋友間互相潑水也就不再理會,但該名男童,隨後拿出了『長棍型』水槍,開始吸水並噴向我2位小孩的臉部,2名小孩已經露出明顯不舒服的表情」高階警官立刻制止,但對方並不理會,甚至拿著浮板,作勢要丢他們。

高階警官嚴正地向男童說「我們不想跟你玩了,結果他又離開一下後,再次拿起浮板丟過來,這次我的左眼就被砸到了,於是我非常嚴正的對他說了好幾次:我們真的不想跟你玩了,請你離開。但是過了10秒左右,他又拿起水槍朝我的臉部射擊,我的頭部下意識地往左邊轉,竟然看到我3歲的女兒,也被他用水槍射擊到眼睛部位(我女兒表情非常難受),於是我就大聲地喊:你太過分了,你不要走,你的父母親到底在哪?」高階警官接著就站起來,要去攔住該名男童,並且大聲地詢問周邊泳客,到底誰是他的父母。

高階警官說,「當我攔下該名男童時,在水中有一度重心不穩,該名男童全身進入水中大約1秒(都有監視器畫面可以證明),我立即把他拉起來,並用手「提著」他的脖子(力道有控制不至於會成傷,有成傷的話,對方的診斷證明書,就不會是『自述外力導致之頸部擦傷』,而且我要傷害他的話,也不會一直大喊詢問他的父母親到底在哪?)接下來就是因為我大喊,而被吸引過來目光的其他泳客,他們只見到我在大聲,紛紛指責我欺負小孩,但是該名男童的父母完全沒有在泳池內出現,我被眾人指責下,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轉身回去安慰我的女兒和兒子。」

▲中高階警官也在該篇文章底下留言澄清。(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最後在泳池的大廳見到該名男童的父親,他很憤怒的指控想殺他兒子,「他要告我殺人未遂,可是這位父親從頭到尾都沒有在泳池照顧自己的兒子,更沒有目睹我兩個小孩被他兒子欺負的過程,因此情緒確實出現失控狀況。」

高階警官文末,結論強調,「本人擔任警務人員深知『知法守法』,絕不會欺負弱小,若泳池願意提供影帶,真相即可大白,孩子還小,面對泳池裡的戲水玩過火該如何處理,我也還在學習,我告訴孩子『不可以動手打人』,但也要記得『保護自己』」。

由於雙方各說各話,目前中壢分局表示已依法受理並通知雙方到案說明,因雙方皆提出告訴,警方將函送桃園地檢署偵辦。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